面對台灣今日局勢 前總統馬英九的話術邏輯——建立在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不敢各表的「投降式和平」

馬英九基金會舉辦「國家不安全」研討會,馬英九說,蔡英文不斷親美,是選擇錯誤的國家路線,輕率的把國家推到戰爭邊緣;國安會前秘書長蘇起說,台灣安全繫於北京一念,若台海發生戰爭,美方愛莫能助。對於馬英九和蘇起的言論,總統府、行政院、外交部和陸委會都回應駁斥。馬英九下午在研討會主持圓桌會議時表示,民進黨政府從來沒有這麼努力過,代表他們打到要害了,他覺得這是件好事情,歡迎民進黨的批判,讓或許被隱瞞的、沒有被發現的,可以重見天日。(新聞轉貼到此)

(延伸閱讀:政府大動作駁斥言論 馬英九:代表我們打到要害了)

呂祖謙在《東萊博議‧鄭莊公共叔段》說:釣者負魚,魚何負於釣?獵者負獸,獸何負於獵?莊公負叔段,叔段何負於莊公?且為鉤餌以誘魚者,釣也;為陷穽以誘獸者,獵也。不責釣者而責魚之吞餌,不責獵者而責獸之投穽,天下寧有是耶?

台灣今天的處境,就跟呂祖謙的舉例很像,從馬英九與蘇起的言論,我們還可細分略有不同。

馬英九說的是「蔡英文不斷親美,是選擇錯誤的國家路線,輕率的把國家推到戰爭邊緣」,這是把被打的責任歸於被打的人,被強姦的責任歸於被強姦的人,有一種奇怪的邏輯話術像是,裙子別穿那麼短不就好了嗎?半夜幹嘛不乖乖待在家裡呢,諸如此類。

蘇起是馬英九請去的來賓,說法就公正了一點,我們也別誤會人家,畢竟蘇起家沒有女兒女婿在香港發大財,蘇起的全家也應該沒有綠卡或美國籍,他說的是「台灣安全繫於北京一念,若台海發生戰爭,美方愛莫能助」。

前總統馬英九。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前總統馬英九。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或謂這兩人說的話差不多啊,仔細分析,馬英九是罵蔡英文,把被打責任歸於蔡英文,蘇起是陳述事實,台灣會不會被打,是北京要起心動念,而且北京若動手打,美國天高皇帝遠,會愛莫能助。

英文基本句型S+V+O,但別以為只要是主詞,加上動詞,最後加個受詞就是英文。比如說I BITE A DOG,「我咬隔壁家的小狗」,文法雖然對,但實情絕無可能,沒人發神經去咬隔壁家小狗,是吧?馬英九就是在基本英文文法犯了大錯,說成我咬小狗般的「是蔡英文把國家推到戰爭邊緣」。蘇起說的才是正確英文,是小狗咬我,「北京想在台海發動戰爭打台灣」。

其實,面對台灣今日的局勢,這可不是台灣有能力造成的。

有個人去非洲觀光,一頭獅子向他撲來,只好拿起手上的洋傘,傘尖對著獅子,連喊三聲,碰,碰碰。獅子竟然額頭多個血洞,汨汨流著血的死了。那這頭獅子會是那人射死的嗎?一個人看到獅子撲來,甭管洋傘有沒有作用,都只好想像成霰彈槍對獅子發射了,何況有個人平常就能壓著獅子打,他說要幫你,那是救命之恩,你能說不,我要等上帝來救,有如此荒誕不經的事情嗎?

或謂中共不是獅子,或是睡獅,愛好和平的獅子,馬英九任上八年,中共對台好得很,馬英九甚至把女兒嫁到香港。

有個春秋的故事說一個大國想吞小國,小國把女兒嫁大國,大國國君故意問大臣,國力這麼強,想吞併鄰國,哪一個最好,大臣說這個小國最好,因為它是我們的親戚之邦,兄弟之邦,大國國君震怒,豈可對親戚,兄弟,血濃於水的同胞下手,把大臣殺了,小國因此甚麼貨出去,人進來,小國發大財,或是簽啥服貿協定的樣樣來,還拒絕別的大國的保護,毫無防備的被大國吞併了。

何況馬英九的那八年和平,是建立在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原則之上,這叫投降式的和平。

金庸在《射鵰英雄傳》開頭就借張十五的嘴說:「紹興十一年十二月,岳爺爺被害,只隔得一個月,到紹興十二年正月,議和就成功了。宋金兩國以淮水中流為界。高宗皇帝向金國稱臣,你道他這道降表是怎生書寫?楊鐵心道:『那定是寫得很不要臉了。』張十五道:『可不是嗎?這道降表,我倒也記得。』高宗皇帝名叫趙構,他在降表中寫道:『臣構言:既蒙恩造,許備藩國,世世子孫,謹守臣節。每年皇帝生辰并正旦,遣使稱賀不絕。歲貢銀二十五万兩,絹二十五万匹。』他不但自己做奴才,還叫世世子孫都做金國皇帝的奴才。他做奴才不打緊,咱們中國百姓可不是跟著也成了奴才?」(轉貼金庸《射鵰英雄傳》小說到此)

這種投降式的和平,代價是他自己先給人家當奴才,見面矮一截,人家說九二共識是一中,他也跟著說,一點也不敢各表,回頭呼嚨記者跟台灣人說他(馬英九)跟習近平說了很多遍一中各表。以及出賣台灣,讓台灣人世世子孫都做中國共產黨專制獨裁皇帝的奴才。

2015年11月7日的馬習會。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5年11月7日的馬習會。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因為台灣民主化太久,不知道給人做奴才的慘,以為人人都能當高級的奴才,後來看到香港,GOOGLE新疆或西藏,才略知一二,像是給共產黨當人體農場做真人假髮(還是有其他的),用葉克膜割器官做移植,不聽話的,不是打爆肚子,打瞎眼,就是把人被跳樓或跳海,全身赤裸成浮屍。

古羅馬有一本奴隸管理秘笈《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古羅馬管理學聖經》(智富出版)

主人親自述說一個故事,我們當時在我別墅後院一起閒逛,我正以簡單的拉丁文向客人解釋,廣大花壇裡的各種大理石雕像,是代表神話中的哪一位英雄,以免他聽不懂。然後,事情就發生了。由於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雕像上,沒有注意到小路上躺著一把鋤頭。我一腳踩到金屬頭,木柄瞬間彈起來擊中我的小腿,我哭叫出聲,求救兼喊疼。有個奴隸站在附近,想必鋤頭是他的,他看見我痛得單腳跳,訕笑了一下。我當然怒不可遏,這個沒用的白痴,只不過是會說話的工具罷了,怎可嘲笑主人的不幸。我立刻叫管理人員。

「這個奴隸覺得腿受傷很有趣,打斷他的腿,看他笑不笑得出來!」他的臉上頓時失去笑容,沒有人理會他的哀求,那是他應得的報應,管理人員帶著兩個強壯的隨從,把奴隸壓制在地上,後面一個人帶著一根沉重的鐵棍跑過來,高高舉起,正當此時,我的野蠻客人喊著:「不!」我轉身面對他,看到他臉色蒼白,有如身上漂白的長袍。「什麼事?」他吞吞吐吐。我追問:「當然,你也會這樣處置你的奴隸吧?」「我們沒有奴隸。」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之外。

想想看,一個社會竟然沒有奴隸!簡直匪夷所思!這樣的社會要如何運作?粗鄙的工作又有誰來做?不就是那些比最低階自由人還要低賤的奴隸嗎?你會怎麼處理戰爭中獲得的俘虜?你要如何展現你的財富?我的腦海裡翻騰著這些無數的問題,憤怒也隨之消散。

「主人,拜託,求求你……」奴隸悲慘地哭著。「哦好吧……」示意警衛停止,改用木棍小懲大戒。我知道,我知道,我心太軟。但如今奴隸不過輕微冒犯,卻有太多主人不分青紅皂白,迅速了斷奴隸,實在太過殘忍。因此,我寧願先數到十再行動。(分享《如何豢養一隻奴隸》內容到此)

明白甚麼是做奴才,做人奴隸後,也許有人會說,那我做奴才奴隸就好,何以世世子孫都要做?

其實這是古今中外的一個定理,舉例來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 希特勒以橫掃全歐洲之姿,把英國30萬全陸軍困在敦克爾克,要叫英國投降,英相邱吉爾此時得到英國所有軍民的支持。邱吉爾發表了著名的「永不投降」演說。(延伸閱讀:八旗文化《最黑暗的時刻》

甚至有的人不到世世子孫,自己為奴久了,也會有奴性,日前我才講到台灣的一種奴性,一般平民百姓違反防疫規定受到重罰,甚至查扣財產,而有某大官疑似大規模違反防疫規定,政府才說要查,竟有百姓問政府「該大官是哪裡錯了。」

另一種奴性,在金庸小說《神鵰俠侶》第三十三回風陵夜話。

有一群販夫走卒在閒聊國家大事,有個中年婦人說起她表妹看過神鵰俠的義勇行為,因為神鵰俠「救了她母親,殺了她父親」,有人問:「神鵰俠怎麼會又救人又殺人?」婦人說「她姑母表妹跟姑丈失散,後來找到了,在敵國大官手下為奴。當她姑母表妹拿銀子要幫她姑丈贖身時,敵國大官覬覦表妹的美色,把她表妹抓了,姑母正在大哭,姑丈卻說:『敵國大官既然看上了咱們閨女,那是旁人前生修不到的福份,你哭甚麼?』又問姑母贖身銀子怎麼來的,一問是母女倆去當妓女賺的,竟把姑母休掉。她姑母傷心欲絕,跑去上吊,被神鵰俠救了。神鵰俠再去救她表妹時,姑丈竟然正在幫敵國大官遊說表妹:『妳當妓女這些年,又不是良家閨女,難道還想起甚麼貞節牌坊麼?』神鵰俠聽完,一拳打死姑丈,救了表妹,神鵰俠說,他一生最恨的就是『負心薄倖之人、奴顏事敵之輩』。

馬英九這裡,一面罵蔡英文像在罵姑母,又像在勸台灣人,像在勸表妹,他把獵人獵獸怪罪獸,釣者釣魚怪責魚,明明是小狗咬我,說成我咬小狗,這邏輯與話術,一般人真真辦不到。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