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補選對柯文哲和台灣民眾黨的意義:台灣沒有「親中政黨」生存餘地

這次高雄市長補選,陳其邁沒有懸念的大勝,雖然得票比不上罷免韓國瑜的94萬票,也比不上他自己在2018年的得票,但在這種無論是黨政、資源不對稱的情況下,其他候選人敗選意料中事的情況下,有這麼多選民願意投票,也證明陳有極強的支持度。值得注意的是,國民黨候選人李眉蓁極弱,代表柯文哲出征的吳益政卻只拿到3萬8960票,得票率只有4.06%。

這代表在未來2022的九合一選舉中,柯文哲勢力不可能從大型政黨民進黨及中型政黨國民黨搶下一席縣市長,更預告了柯文哲必然在2024總統大選中出局。

柯團隊連環爆,市長柯文哲(中)最信任的幕僚是立委蔡壁如(左)。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柯團隊連環爆,市長柯文哲(中)最信任的幕僚是立委蔡壁如(左)。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柯文哲當初選台北市長是一個偶然,原因是臺大醫院失誤移植愛滋病患器官案,後來藉著白色力量的風勢而起,無論什麼議題他都參一腳表示他的意見,他自稱「墨綠」而獲得民進黨對他在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的禮讓,竟然在「天龍國」打敗了連勝文,這也預告了國民黨從此永遠失去了台北市。

時間來到了2018年,柯文哲當市長的「兩岸一家親」與維繫「上海台北雙城論壇」都與民進黨格格不入,被蔡英文總統攤牌式的質疑「台灣價值」後,民進黨終於派出姚文智參選市長,柯文哲與民進黨形同決裂。在公投綁大選之下,台北市「最長的投開票」迎來柯文哲對丁守中的險勝。但不論選舉過程引起的爭議,丁守中仍然無法突破「連勝文防線」。

同年,國民黨也出現了「新星」韓國瑜,他以「韓流」之姿率領國民黨在九合一大選大勝,在一些媒體及支持者勸進下,整個2019年上半年的媒體焦點聚焦在「韓國瑜要不要帶職選總統」,此時,柯文哲「選總統」選項當然也浮上台面。

在光譜極右的選民眼中,對於韓國瑜路線的任何偏離,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光譜極右的選民眼中,對於韓國瑜路線的任何偏離,都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柯文哲畢竟不是韓國瑜,習近平在年初把九二共識推入一國兩制的深淵、香港反送中的爭議,都讓柯文哲覺得勢不可為,但為了留下自己說不出口總統夢的「香火」,毅然以蔣渭水為師,建立了台灣民眾黨。

到了2020年,台灣的「亡國感」並未隨著蔡英文勝選結束,COVID-19、中美貿易戰加劇、還有時力黨主席徐永明涉案,民進黨「正綠」碾壓其他小綠、偽綠,柯文哲遊走「兩岸一家親」、「墨綠」的策略被形容為「外綠內紅的檳榔」,終於成為了台灣政壇的「蝙蝠」,藍綠都不覺得他是「自己人」。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右)高雄市長候選人吳益政(左)。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徐白櫻攝影
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右)高雄市長候選人吳益政(左)。 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徐白櫻攝影
分享

正如2019年,柯文哲「笑看」藍綠互鬥的情景,他當時不想參選也是不想韓國瑜「漁翁得利」,但他也從政壇高點走下坡。

台灣民意基金會6月公布的民調顯示20歲至24歲國民黨年輕支持度是0,未來18歲能投票的新選民更不用想了,而這些年輕選民並沒有在高雄市長補選「順便」投給「阿伯」柯文哲的「代理人」,國民黨支持者則寧可投給必敗的李眉蓁,也不願給柯家黨一點溫暖。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不過兩年,韓流已滅,柯文哲旋風也成為往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民進黨從此將在台灣長期執政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