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邪惡?焦糖戰網友學歷的不明智

本文無意對「焦糖條款」做分析或批評,這本來就是其本人與中山社會所該去承擔的,況且在碩士論文寫完之後,也必然有更多的人會去檢視指導教授、口委,甚至是論文品質與格式的好壞,故毋須現在就對該制度做出評價。

但日前陳嘉行(焦糖)對網友學歷進行「指教」的情況,作者便有著極大的疑問存在。

高等教育體系對於社會來說,這種排名的現象卻也成為一個「公開的事實」,但從就讀的本體上做思考,中山大學與被論戰的「能仁家商」,是「能夠」比較的,或是「需要」被比較的?

以往「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風氣,近些年似乎有所轉變,當學歷並非成為評斷個人價值的前提,一個在被中山大學錄取前,同樣是高中職畢業的「焦糖哥哥」,卻在被中山大學錄取之後,批評留言網友學歷的情形,似乎有些打了以往自己的臉?

既然焦糖自詡為知識分子,那麼必然具有更高的社會責任存在,留言的網友或許言論不被焦糖所接受,但焦糖應有更大的氣度與謙卑的態度,去看待網友的留言或批評,而不是直接的以對方學歷作攻擊的標的。

被暱稱為「焦糖哥哥」的網路名人陳嘉行。 圖/取自焦糖 陳嘉行 brother caramel
被暱稱為「焦糖哥哥」的網路名人陳嘉行。 圖/取自焦糖 陳嘉行 brother caramel
分享

在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關於平庸的惡的報告》(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文中,提到了思考的重要性,特別是其中主角艾希曼沒有辦法站在他人立場做思考的狀況,事實上也是一種「沒有作惡之惡」。

假設焦糖能夠站在網友留言的立場回答問題,相信對於跳級就讀碩士的爭議,會有更多支持者願意發聲支持;假設焦糖能理解該網友提出的問題,只是希望焦糖對時事發表個人看法,或許不會讓截圖廣為流傳;假設焦糖能夠發揮社會科學研究生實事求是的精神,更有技巧地回答或是中立的進行分析,無論幾萬粉絲入學的學歷,都將成為過去,因為你的回答確實合情、合理,也更能堵住酸民的嘴。

只是,焦糖似乎選擇了一種,對對方學歷開戰的方式凸顯自己的優越,但這種優越看在其他碩博士眼中,卻多少會無奈的表示。

在進入中山社會所之前,您只是個具有「十五萬粉絲」的兒童台主持人。既然這個體制認可你的發展性,同樣的也請您尊重其他不同學歷的社會大眾,有些人不是不願意讀書,是環境因素而不得不中斷學業;有些人因為人生規畫不同,選擇了早些進入社會。

也因為如此,學歷真的不是很重要,學校排名也僅對學校本身有所影響,扣除掉這些因素,你我都是普通人,戰學歷?

或許有天進入常春藤名校後,才會發現現在所擁有的卻是如此渺小,而需要更謙卑的面對一切。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