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為何選擇李登輝,而非林洋港當副總統?

關於蔣經國的用人之道,坊間有許多研究與討論,其中一個最讓大家議論不止的問題是:

蔣經國當年為何選擇李登輝而不是林洋港擔任副總統?

畢竟林洋港是當時最炙手可熱的台籍政治菁英,而且每個重要職位都走在李登輝前面,包括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都是林走李接,政壇上因此有「望洋興歎」之說。但一九八四年第七屆總統、副總統選舉時,蔣經國提名當時的台灣省主席李登輝為副總統,而非時任內政部長的林洋港,兩人的政壇追逐之路就此轉向。

前總統蔣經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前總統蔣經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蔣經國為何捨林而取李,關於這個問題,前行政院長李煥生前曾說,蔣經國所以沒有選擇林洋港,主要有四個因素:

一、林洋港省主席期間,將農田水利會總幹事由官派改為民選,此一影響基層農民勢力關鍵職位從此不受政府制約,蔣經國大表不悅。

二、林洋港省主席期間,未充分溝通就把新竹市與嘉義市升格為省轄市,改變很多財政分配造成官場紛擾不和,閣揆孫運璿要求收回卻被以辭職威脅,給蔣留下難以駕馭且做事缺乏政通人和的印象。

三、林洋港內政部長期間,未謹言慎行,在立委面前承諾三個月內改善治安做到鐵窗消失,成了社會名言結果未達到,造成政府威信受損,給蔣留下此人辦事說話不穩重的判斷。

四、林洋港出身南投世家,家族成員龐大複雜,林洋港自己曾當選民選的南投縣長,他的弟弟林源朗也在他之後當選南投縣長。如果林洋港更上一層樓做了副總統,甚至將來還有機會升任總統,難免整個林氏家族雞犬升天,形成政治特權,是蔣經國極不願見的局面。李登輝的家族則十分單純,唯一的兒子李憲文在李登輝擔任省主席時,已因病早逝,唯一的哥哥,更早已在二次大戰期間,死於太平洋戰場。

李登輝(右)與林洋港(左)。 聯合晚報提供
李登輝(右)與林洋港(左)。 聯合晚報提供
分享

李煥畢竟長年追隨蔣經國,十分理解蔣經國對人的好惡。

但其實早在一九七八年林洋港剛擔任台灣省主席不久,蔣經國對林洋港的評價就十分有保留。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七日蔣日記記載:「林洋港之為人,逐漸可以發現其好名善變,不可不防。」當時林洋港剛從台北市長調升台灣省主席(六月十二日),一般認為應是蔣經國極為器重的人,蔣卻在那時就指林「好名善變」,並提醒自己「不可不防」,十分出人意料。

接著在七月二十九日的「本星期預定工作課目」,蔣又記下:「林洋港初任省主席。由其言行可以發現,此人沽名釣譽,好大喜功,不但難成大事,恐將害事,密切加以注意。」至於是什麼事情讓蔣經國對林洋港留下「沽名釣譽、好大喜功」的不良印象,日記中並未敘及。

不過戒嚴時代權力來源繫乎強人一念之間,坊間傳聞林洋港於省主席任內訪日受高規格接待,因此事「功高震主」而受猜疑,許信良甚至以「帝相暴露」形容。

或許有些誇大,但也說明在威權統治年代,阿港伯雖然憑藉幽默風趣贏得媒體好感,卻可能適得其反地犯了當權者的大忌。

到了八月十二日,蔣經國在日記記載:「林洋港有才能,但是在品德方面不夠正直,在緊要關頭恐怕把握不住,應深加注意,時加考核。」至此,蔣經國對林洋港可說已經定了性,政治之路很難再往上攀升了。

一九八四年六月一日,就在李登輝獲提名為副總統不久之後,林洋港就從內政部長明升暗降為行政院副院長。

前總統李登輝。 記者林澔一/攝影
前總統李登輝。 記者林澔一/攝影
分享

至於李登輝,他的從政之路是從一九七二年入閣擔任政務委員才開始,此前他只是一位在台大任教的農業專家,並在農復會擔任技正。一九七○年,聯合國開發總署東亞支部邀請他到曼谷主講農業經濟問題時,政府因為他政治上「觀察中」的原因,沒有允許他出境。

所謂「政治上」的原因,是指李登輝曾經是台共成員的背景。

一九六八年六月,李登輝自康乃爾留學回國,要到農復會工作前,就因為大學時參與的讀書會與共產黨有關,以及在海外曾會見台獨運動人士,被警備總部約談,第一次約談的時間長達十七個小時,之後又持續了一個禮拜才結束。後來是得到沈宗瀚、李煥的推薦,李登輝這才進入政界,擔任政務委員,成為當時最年輕的閣員,年方四十九歲。

翻查蔣經國日記(止於一九七九年底),有關李登輝的記載並不多,但相較於蔣對林洋港的疑慮與防備,他對李登輝則是欣賞有加。從一九七二年李登輝入閣擔任政務委員,到一九七九年李登輝還在台北市長任上,蔣經國日記中與李登輝有關的記載如下:

一九七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蔣在日記中寫下新內閣名單時提及李登輝的名字,六月二日他寫道:「接見新任政務委員,談得很投機,為一優秀之科學人才。」一九七八年四月九日記:「行政院人事難做最後決定,初步擬以運璿為行政院長,繼正為經濟部長,登輝為省府主席。」

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三日記:「約台北市李市長查詢市政,並作數項指示。(醫療、交通秩序、自來水、公共交通工具等)。李市長有工作熱情,又有新的科學觀念,可以培植的一位人才。」

一九七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記:「中午在三芝李登輝家鄉餐聚。」

一九七九年五月八日:「上月廿八日約了幾位朋友,在三芝鄉一所古廟中聚餐,由李市長作主,吃的是台灣家鄉菜,談笑甚樂。」

一九七九年九月二十四日記:「由於台北氣氛之煩悶,人事之困擾,於上週四晚間約昌煥、登輝從基隆出海,先至東、西莒,經南竿、東引返航,兩天海上行,身心至感愉快,實為難得之時日。」

1984年,李登輝(左)就任副總統。 報系資料照
1984年,李登輝(左)就任副總統。 報系資料照
分享

由於蔣經國日記只寫到一九七九年底為止,外界無法從日記中察知一九八四年初蔣經國提名李登輝為副總統的心歷路程。

不過當年在給國民大會的提名書中,蔣經國寫到李登輝時,曾有「少時即痛心邦國為日人侵凌,富有民族意識」等文字。隔天二月十六日蔣經國還函電宋美齡:「李登輝同志各方反應亦深以為得人」。

李登輝和蔣經國青年時代都曾是懷抱理想的共產黨員,都熟讀社會主義理論著作,經歷過共產黨的組織生活,背景相似。李的學歷高,而且能力強、為人聰明又謹慎,深得蔣經國賞識和歡心,將李安置身邊,多方提攜教導。二○一九年日本產經新聞刊載的《李登輝秘錄》中提及,李登輝有本現在仍珍藏著的記事本,記錄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八年他在副總統時期與蔣經國一五六次的個別對話。

他比喻自己像是畢業於「六年制的蔣經國學校」,從蔣身上學到許多關於政治的事,並多次感受到蔣經國的厲害之處。其中之一就是,蔣經國在擔任行政院長期間,裁判了自己親戚擔任人事行政局局長的貪汙,宣判十五年以上的刑期。

「如果是他的父親蔣介石,應該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1979年,蔣經國赴台北市政府,聽取當時的李登輝市長報告水情。 報系資料照
1979年,蔣經國赴台北市政府,聽取當時的李登輝市長報告水情。 報系資料照
分享

李登輝以蔣經國學生自居,一九八八年一月蔣經國逝世後,李登輝繼位擔任總統及國民黨主席十二年,任內表現褒貶互見。不少人認為蔣經國根本看錯了人。他評價李登輝是「一位可培植的人才」,結果李登輝把國民黨搞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一口氣;他讚許李登輝「富有民族意識」,並深慶得人,李登輝權力穩固後把中華民國帶向台灣化,影響直到今天。但另一方面,台灣的民主轉型也是在李登輝任上完成的。

究竟蔣經國選擇李登輝是對是錯,只有留待歷史檢視了。

看更多 時報出版《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