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役制度真有存在的必要性?

我國軍事徵集制度,在逐漸以募兵制為方向的前提下,現在僅存82年以前出生的一年替代役,與82年以後出生的補充兵役(亦有論者謂為四個月的軍事教育役)。

從實際情況來看,現今仍未服役(或於2020年服役中)的替代役人數,未達萬人的狀況已屬可預期。

也因為如此,吾輩必須思考的這些尚未服役,或是服役中的替代役役男,是為了什麼拖到現在而未能當兵?假設因為身體痼疾、家庭因素,將役期延後至法規年限限制才當兵,這些原因是否已然消失,或是仍呈現不得不的情況,分發到各服勤單位?

另外,對我國來說,替代役制度真有存在的必要性?

圖為內政部長徐國勇日前到成功嶺主持替代役基礎訓練結訓典禮。圖/本報資料畫面
圖為內政部長徐國勇日前到成功嶺主持替代役基礎訓練結訓典禮。圖/本報資料畫面
分享

筆者有一位友人,因風濕性關節炎在發作時,並無法有效地行走、抓握物品,甚至影響相關排泄行為,在治療多年後,卻因年齡已達服役的限制,而選擇服從規範接受替代役的洗禮。但在服勤單位、訓練單位時,受風濕性關節炎的困擾,連基本行走功能都受影響,更遑論相關服勤時所需的能力,都無法有效地實施。

試問,這樣的替代役役男是會造成服勤單位的困擾,還是有效達到協助幫忙的效益?

更糟糕之處在於,因為這個身體病痛的因素,服役後被確診得了憂鬱症與焦慮症,身心雙重受傷之下,卻只能苦撐待變的等待近半年的退伍日期。或許有人會問,役政署不是有傷病停役的規範嗎?可以請他申請退役阿!筆者也曾經問過這個問題,但由於相關的狀況,僅考量到實際的病名,而非服勤時期的真實狀況,讓其申請停役之路遙遙無期。

舉例來說,與其相關符合傷病停役標準的規範是「類」風溼性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而他的狀況卻是反覆型風濕關節炎(Palindromic Rheumatism),兩者在病名上確實不同,但筆者朋友狀況卻與類風溼性關節炎產生的持續影響相去不遠。

當無法行走、抓握物品的役男於服勤單位服役時,又該如何分配相關勤務?

倘若以相關焦慮症、憂鬱症的治療為本做思考,卻也能發現現今的停役標準,僅限於服役前有完整治療紀錄的精神疾患者才可能申請,也就是說,對於在服役期間所生之精神疾患,除非影響重大,否則皆須服完役期或經一定期間治療後再行評估。

假設一年期替代役人數本就漸趨少數,那麼是否能夠放寬所謂的停役標準,又或者以不同方式進行編制上的再思考,對服勤單位而言,一年期替代役男的「使用方式」,又與一般人員不同而有所限制,強塞進單位之中,卻造成更大的困擾,難道,如筆者朋友般,為了服一年替代役,在身體狀況本就不堪負荷的情況下,又因此罹患心理疾病,對於個人或國家而言,真有其「利益」可言?也請內政部役政署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吧!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