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鐵鍊霸佔立法院 體制內的錯誤示範

2014年太陽花事件,政治餘波仍在,這是體制外的年輕人霸佔立法院,校園裡的年輕人一一加入聲援,課堂裡的老師連課都無法好好上,因為大半學生都缺席,甚至有的老師乾脆讓學生到立法院寫課堂報告,體驗年輕人最大動員的抗議行動。

體制外抗議 才能產生外部群聚效果

2020年6/28日立法院再度發生霸佔立法院議場事件,抗議的人是體制內的民意代表,國民黨多位立委,包含國民黨黨主席在內,用鐵鍊鎖門及椅子堵門,反鎖自己在議場內,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被民進黨立委攻破,國民黨立委一一被抬出主席台,抗議行動落幕。

第一次的太陽花事件後,立法院強化了相關設施,避免再次被侵入,也強化了危機處理模式,但這次霸佔的人,竟然是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彷彿是一場擴大型計畫性的議事台抗爭行動。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阻擋監察委員人事同意,號召黨籍立委強行占據立法院議場、主席台。聯合報系記者黃義書/攝影
國民黨立院黨團為阻擋監察委員人事同意,號召黨籍立委強行占據立法院議場、主席台。聯合報系記者黃義書/攝影
分享

過去藍綠立委在議事殿堂上全武行,已經是司空見慣,當年老立委時代,類似的衝突變成媒體版面,數十年後,民眾愈看愈離譜,立委竟然把太陽花事件的場景複製,體制內立委霸佔每日開會的立法院,全民一度以為事件沒這麼快結束,立法院周遭又要管制了,重啟紛亂的霸佔立院戲碼。

國民黨立委想要凸顯這次監院提名上的不滿,透過突襲霸佔立法院行動,表達強烈的杯葛意志。但顯然用這種霸佔模式,讓人隱喻聯想2014年的太陽花事件,兩相比較,國民黨顯然在正當性理由上失分,外部性效果也不見,而最大的不同,其實是主體上不一樣,太陽花是年輕群眾結合了政治勢力,這次的628突襲霸佔事件純粹是政黨的秘密計畫,體制外的群眾抗議產生了群聚聚集效果與高度複雜性,產生了非政治解決上的難題。

體制內政黨民代的抗議,就是政治性訴求,衝突搞大了,並不能得到一般民眾的認同。

國民黨立委占據立法院議場。聯合報系記者鄭超文/攝影
國民黨立委占據立法院議場。聯合報系記者鄭超文/攝影
分享

鐵鍊立法院 摘瘤爺爺的反思

鐵鍊立法院,為立法院的衝突戲碼又添一樁,日本童話故事「摘瘤爺爺」帶給許多人省思,複製及學習別人,並不一定會成功,同樣的,太陽花產生的社會與政治效應,並不是霸佔議事廳就會發生,國民黨想凸顯監院提名上的不滿,必須先聽聽人民會怎麼看?

一而再,再而三對主流意見失去敏銳觀察力與主導能力,國民黨會繼續失分,離再次執政也會愈來愈遠。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