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元不是絕對的標準?法律何以被人民信任?

日前,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一席「30元不是絕對標準」言論,引起各方熱議。

姑且不論背後是否有任何的政治意涵,但從法律角度觀之,卻也難為其言論作嫁。更遑論法務部之後提出的澄清稿中說到:「30元以下宣傳物品之標準,從往昔至今日,均是檢察機關偵辦賄選案件的參考例舉」等言語,讓民眾更是混淆現行法律的準則。

蔡碧仲。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蔡碧仲。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倘若次長認為30元非唯一標準,那麼就請認真提出修法的因應措施,實打實的回應社會對於賄選構成要件的誤解;若是部長認為價值多寡與賄選之間的關聯,須交由相關司法從業人員認定,那也請提供相關論證及判決標準供民眾參考。

以往選舉中,候選人多半有著共同的「默契」遊走在法律邊緣,讓這種「紀念品」不致成為左右結果的賄選方式,然身為法務部次長,在未能通盤、明確、肯定說出違法與否的情況下,便將認定標準推給司法從業人員。

試問,未來裁判法院該如何做出賄選與否的認定?從價值、數量還是其他原因做考量?

未來候選人的選戰(或罷免案)該如何訂立一個可供遵行的標準?而民眾又如何知道什麼東西該收、什麼東西不該收?

平心而論,社會大眾與司法間的「距離」本就存在,當身處高位的次長以此言論回應爭議,所帶來的影響決非個人或政黨,而是我國民主法治社會對於司法的不信任。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