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確診」破口來自軍方-給役政署的一個警訊

先前替代役入營與防疫之間的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但當時的軍事體系(含常備役、替代役)相對於外界而言,確實保持了「零確診」的「佳績」。也因為如此,對於即將入營訓練的替代役役男而言,也能接受「延期但維持訓練」的結果,畢竟當時役政署副署長沈哲芳也說明相關防疫措施比照軍方SOP,整體而言,對於替代役男的保障看似極其嚴謹。

然而時至今日,卻發現軍方艦艇兵發生了染疫的情形,甚至主持敦睦結訓會議的參謀總長亦須自主隔離,在這種情況之下,是否應該更謹慎的思考,先前台灣泰國交流協會秘書長洪銘謙所建議的,讓替代役役男視訊上課或直接分發的替代方案,在疫情仍有傳播可能的時間點直接適用?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分享

據報載,這一梯次入伍替代役男約莫500人,縱使防疫標準如軍方所稱高規格,但仍有染疫情況發生的結果。

這種大規模群聚的風險性,不是本來就應該要降低嗎?回過頭看夜市縮減出入口、八大行業因應疫情暫時休業,都是為了整體社會而做出不得不的措施,社會大眾同樣也能理解這種機制的使用,應屬不得不的情形,但對於替代役而言,不也需要同樣的標準作出審視嗎?

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記者林伯東/攝影
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記者林伯東/攝影
分享

當這幾天社會大眾為了「零確診」而歡欣鼓舞的時候,卻發現原先自信認為疫情不會進入營區的軍方,卻發生了找不到感染源的艦艇兵染疫的情況,後續更以一次大規模檢疫將近七百人,甚至部分艦艇兵已然回家的情況之下,難道依循軍方SOP防疫的替代役主管機關,不應該審慎評估相關替代方案的施行?假設在入營期間發生群聚感染,傳播範圍是下單位後的擴散情形,甚至加上期間放假所可能接觸到的家人、社區民眾,這種風險評估顯而易見,在社會上都替陳時中部長與相關團隊歡呼的同時,也請內政部役政署能體恤相關檢疫單位的辛勞,降低群聚感染的風險,同時也為相關仍在營服務的替代役幹部,做出更多的保障機制吧!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