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前立委馮滬祥性侵案,難道有錢權貴真就可以任性妄為?

被遺忘的馮滬祥性侵案

看到很多人在討論性侵的話題,所以我今天想分享上周的馮滬祥上訴事件,看看台灣人是不是都遺忘了,也都忘卻了這件事情。

這事件集合了所謂的權勢性侵,職場性侵,種族性侵、並且事後對受害者的強制和解,跨國持續騷擾長達10年,直到受害者結婚生子回國以後還不放過,是台灣人權史上的最黑暗面。

台灣司法的公正性在馮滬祥面前也顯得不值一提。馮滬祥在權勢不對等下,可以說是把台灣司法玩到殘廢,體現出了台灣的司法體制對上真正有資源的人時,可以靠著一直告一直告,來得到自己有利的一天。我不覺得法官檢察官有問題,有問題的是體制下有錢有時間就可以持續耗下去。

前立委馮滬祥被控性侵女菲傭,遭判刑3年4月定讞,馮保外醫治中,但他已三度聲請再審。記者王宏舜/攝影
前立委馮滬祥被控性侵女菲傭,遭判刑3年4月定讞,馮保外醫治中,但他已三度聲請再審。記者王宏舜/攝影
分享

司法在面對權貴時,也只能虛耗而已。

這起事件發生在2004年農曆春節,馮滬祥性侵了在家幫傭的菲律賓移工,移工驗傷報案以後馮滬祥妻子立刻表示用80萬和解,並且馬上把移工送出國。

那名移工當時只有23歲,大學肄業來台灣,到了馮滬祥家中受到性侵,而當時馮滬祥何許人也?

他當過中華民國國大代表、立法委員、新黨大老,曾經代表新黨參加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為副總統的人選。

馮滬祥。本報資料照片
馮滬祥。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在2004年性侵案發生時還是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教授,事情發生以後,直到2017年,連打13年官司,期間有家人偽造不在場證明,有教授學者為他做偽證,甚至還透過政黨關係,跑到菲律賓去騷擾已經結婚的移工,要求錄下「我是誣賴馮先生的」,並且在2011年時,更三審法庭改判無罪,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以後,更四審又判無罪。

檢察官及NGO組織再度上訴,一路上訴到更六審才定讞。

那時候他已經申請退休,領了退休金,而後來然後他保外就醫,不到90天就出獄,出獄以後在雜誌上寫稿投書,當總顧問,投書見證基督教信仰之美好,倡議中華文化,鼓吹偉大復興。

於是上周他又上訴,上訴理由是「兩條內褲換穿時間與更六審是否一樣?」並且聲請由李昌鈺、石台平來鑑識。

馮滬祥性侵菲傭判刑定讞,他提再審,但高等法院駁回。聯合報資料照片
馮滬祥性侵菲傭判刑定讞,他提再審,但高等法院駁回。聯合報資料照片
分享

足見有錢權貴真的就是可以任性妄為。

每次看到這個案例就生氣,我不知道是因為移工好欺負,是台灣人接受了權貴可以這樣做,是因為保外就醫都是給這種人使用,還是因為這種事情人們已經習以為常?

我已經不只罵一次了,每次用各種方法罵希望引起關注都沒用,根本沒什麼人關注,每次也都只能無奈,也只能接受這種事實。我知道自己罵他已經不期待能改變什麼,只是期待自己不要被改變。

(延伸閱讀:馮滬祥性侵菲傭還沒關完 稱「含冤」三度聲請再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