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病毒與改革看國民黨,關鍵就在於「捨」

「捨」與「棄」不同。「捨」是為了「進」,不僅是引進更多年輕政治人才,而是加進更多的黨員及支持族群。國民黨需要增強母體,不能只是選出菁英,「群眾不進,菁英不出」,不管是誰黨選黨主席,都該強化群眾基礎。國民黨對百年遺留下來的政黨意識與追隨族群不離不棄,但不能「捨」就無法「得」。

國民黨改革的關鍵,在於大量換血,但僅換一批領導階層或集體領導並不能解決國民黨的缺血困境,黨員及支持族群的多元化才是國民黨急切改造的關鍵血庫,也是政黨文化徹底變革的有效方法。

國民黨嚐盡了多次執政落敗,用盡人才卻失去主流民意,既有族群逐漸消失與同質化,是國民黨文化結構下的緊箍咒,國民黨面臨黨主席補選之際,仍受制於黨員的投票決定未來領導系統,正本清源之策,就在於大量黨員及支持族群的加入,而且是年輕黨員及中間選民人才挹注,已經是不得不做的首要戰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2016年國民黨部分族群支持了宋楚瑜,讓朱立倫難堪敗選;2020年藍營內部團結失效,中間選民及年輕選票大量流失。

以這次國民黨補選來看,黃復興選票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黨主席的改革與領導理念,受制於同質黨員的制約已經是國民黨目前之痛,表態與韓國瑜共度罷韓困境及恢復傅崐萁黨籍的態度主張,顯然也再次對外界表達了內部政治妥協的意涵。

國民黨想繼續往前邁進,但步伐走得不夠快,顯得老態龍鍾,背後還有強大拉扯阻力。

國民黨的黨員群體或族群結構,如果能像選舉裡「章魚哥」之稱的新北市鶯歌建德里,或是台北市士林區天玉里一樣,預測民意精準,想必重大決策由下而上的集體共識,會更接近主流民意。

國民黨過去依賴的領頭羊意見領袖決策,從時代的變動與後現代的政治思維下,已經逐漸要面臨退場,領頭羊意見領袖被主流意見流所取代,意見流的時代已經確實主導了政治場域,這些意見流並不是名嘴所說1450能夠左右,也非下一個劍橋分析國際事件下能複製的大數據市場,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之所以二次連任時有817萬選票,就在於這些廣大的台灣主流意見給的決定,並不是民進黨有多厲害,而是相對於國民黨,主流意見選擇給了民進黨蔡英文更大的民意基礎。

記者黃義書/攝影
記者黃義書/攝影
分享

國民黨的決策,不應該看傅崐萁背後所代表的選民與資源,更不應該看黃復興所象徵的票源,而是回到普遍大眾的主流民意,如何看待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與組織團體?

如果傅崐萁形象是正面的,是對國民黨品牌加分的,為何不可以恢復其黨籍?如果吳斯懷爭議不大,是值得國民黨推薦的,為何引發這麼多外在的負面評價?如果防疫期間媽祖遶境是適切的,為何這麼多人發言表達不妥?媽祖遶境延期,是社會共識決,無人下令,意義何在?

支持國民黨的人會說,這一切都是1450治國現象?碰到藍的就被攻擊,碰到綠的就被吹捧,真相真是如此嗎?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江啟臣推出競選影片。圖/取自江啟臣臉書
國民黨主席候選人江啟臣推出競選影片。圖/取自江啟臣臉書
分享

若真有1450,而把1450放大具有強大的政治傳播力量,這顯然是看錯視角,也是幻想式錯覺。1450只是在強大的民間意見流上興風作浪,依附在強大意見流裡,除去意見流,1450不能產生說服力。意見流常在不需辯論決定輸贏情況下形成,因此,它在社會底層文化中浮現,它是中性的,一開始很小聲,逐漸產生共鳴,最後被集結成河。意見流常被政黨敏銳觀察後被依附放大,讓它逐漸形成社會輿論力量。國民黨無法透過文本創造出有說服力的意見流,經由思維產生傳播力強的意識流,這才是關鍵所在。

套一句媒體人的語言,議題設定與議題建構的能力,國民黨幾乎已經投降。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翻攝/國會頻道直播畫面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翻攝/國會頻道直播畫面
分享

如果政黨是病毒,民進黨與國民黨,一是變異種,一是原型。

國民黨在多次的政治選擇上,都偏離了意見流的趨勢走向,民進黨相對於國民黨,意見流嗅覺較敏銳,這是政治文化基因上的變異,如果您要稱它是一種政治迷因現象也行,民進黨會創造社會共感,也善用這種網路複製文化,形成龐大的社會力後盾。國民黨礙於族群包袱,受限於意見領袖間的虛假意識,老派的思維抱守舊原型,血統意識無法對抗多元思維,單元價值失去時空意義,動態的政治情勢掌握在失去執政權後,也愈來愈疏離。

國民黨病毒株還在原型發展,民進黨早已經變異,這也就是國民黨在黨內改革落後於民進黨的原因。

民進黨黨內有獨派勢力,部分獨派勢力可以融入執政團隊,形成隱性獨,民進黨可以高喊中華民國台灣,可以把國旗用自己的方式升起,顯性的獨派被壓抑被疏離,但在綠色執政的驕傲下,存異共榮。民進黨與國民黨可以同喊中華民國,同樣保持兩岸現狀,但社會給的掌聲卻不同,社會給民進黨的掌聲顯然更熱烈。民進黨是個變形蟲政黨,適應力極強的政黨,民進黨透過變與捨,來成就執政機會。

國民黨卻不同,國民黨像個心理懷胎多月的孕婦,總是不敢多移動身子,怕動了胎氣。

國民黨在媒體上從強勢到弱勢,並不是透過黨內新媒體組織所能急救,當年「黨政軍退出媒體」是個理想,卻面臨現實叢林的割據,國民黨錯了嗎?國民黨沒錯,錯在媒體生存上的競奪。早期國民黨與媒體之間的最佳距離,一直沒拿捏好,失去政權後,媒體自求生路,國民黨與媒體之間產生最遠距離,國民黨視媒體為宣傳的時代早已經結束,媒體就是媒體,根本不屬於國民黨,從治國的角度上而言,讓媒體回歸第四權的角色,任何人、商業或政黨都不能掌控媒體,這才是政黨與媒體的最適距離。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國民黨要捨的就包括媒體,韓國瑜被媒體鋪天蓋地的抨擊,怪罪媒體不如反思議題能力,誰讓自己深陷媒體吞噬的困境?

2020總統大選出現媒體對決媒體現象,韓國瑜媒體受寵,也在媒體跌跤,國民黨在媒體戰裡選邊,最後證明政黨與媒體之間,保持安全距離,是最佳政治傳播危機管理。

總結以上,國民黨在中央仍繼續在野,該捨,要捨,必捨的,請快刀斬亂麻,有捨才有得,捨並不是棄,更非丟盔卸甲,而是要全黨鞍不離馬,甲不離身。

卸下政黨包袱與族群意識,回到主流民意軌道上,1450不可怕,面對民進黨變異速度,國民黨只能動態超越,別無他途,別再拱手讓主流民意被民進黨依附,否則政治運作將繼續被社會疏離,話語權將逐漸消失。

國民黨老了,喜歡取暖;國民黨慌了,想要心靈療癒;國民黨悟了,寫下「捨」字吧!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