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輿論環境「不健康的自由」 每個人都需要「執政者的心態」

在這裡繼續當一隻離地的烏鴉,給台灣社會一些不中聽的忠言和真話。

主要針對那些意識形態比較偏綠,支持蔡英文/民進黨,相信自由民主,支持台灣主體性的臉友。如果你是韓粉柯粉昌粉也是可以看看,同時祝你早日改變。

我個人覺得,不管遇到多大的危機,碰到多大的困難,看到多麼爆炸的新聞,在發表任何意見之前,先提醒你自己,這是你的社會,你的意識形態選出來的政府,是現在的執政者,所以某種程度上,你也是這個國家的執政者。

所以你要站在執政者的角度,去思考很多問題,如果你可以決定的話,你會怎麼做。

總統蔡英文。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陳正興攝影
總統蔡英文。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陳正興攝影
分享

因為躺在家裡看電視、滑臉書,罵政府當然是很爽的,可是當你是那個專業,要負起很多責任的時候,要考量的事情就多了。

比方說,可能你真的很討厭中國,不要說中共,連中國你也討厭。OK,可是如果是你執政,或是你要參與公共討論,那你也是要很務實處理中國問題,因為台灣就是在中國旁邊,就是和中國有很多經貿往來,有上百萬台灣人在中國投資或工作,有很多陸配家庭和子女,那這些都是公共治理的重要部份,不可能有一個台灣政府說「啊我們和中國斷絕一切往來,你們這一百萬人搬過去入中國籍!」。如果真有人這麼想,那這麼做不會建國只會亡國。

台灣的輿論環境,看起來很「自由」,其實是非常不健康的。

因為媒體的權力被無限膨漲,政黨和政治人物會被選民輪替,但媒體卻不會被問責,所以大家看到名嘴一直都是那些人,然後現在自媒體當道,也出現很多作家,網紅,藝人,人人都對公共事務有意見,但很多時候這些人的話語權,並不一定和他們的專業知識相符。當然不是說你要有什麼資格才能發言,我沒有怪任何人的意思。

而是這個「新自由主義」的言論巿場機制,是很有問題的。

因為人性使然,讓公眾愛一個人容易,恨一個人困難,所以要批判而得到很多讚容易,要提出建設性意見,而得到很多讚困難。所以任何人只要臉書寫多了,很容易就會順著風向去,然後比誰更寫得更猛更辛辣,更靠往民粹的道路。

這當然有一個歷史脈絡,因為威權時代的記憶。所以很多人不相信政府和公權力是可以理解。

但這已經是一個民主的時代,而且我們相信台灣會一直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自由民主下去,那我們是不是應該設法在「公權力/專業」和「民間/巿場」之間取得一個平衡?我們需要有擅於批判的 Key Opinion Leader,但我們也需要有能幫忙做政策和專業宣導,做通識普及教育,穩定公眾情緒的作者。

不然在台灣當政府真的很難,你太過公開透明,媒體就給你斷章取義一陣狂罵,你不說那麼多專業考量個案處理,就有咆哮者出來給你吼「啊我不管這就是黑箱作業啦」,結果誰都做不好,最後就變成和自己同派的就辯護,不同派的就狂批,完全人際關係和政治關係導向,無法就事論事,就理論理。

台北市長柯文哲訪問愛沙尼亞。圖/ 台北市政府提供 楊正海
台北市長柯文哲訪問愛沙尼亞。圖/ 台北市政府提供 楊正海
分享

這種「執政者的心態」的重要性,不只在內政,也在外交。

你身為一個台灣人,你和其他國家的人的對應,基本上就是國民外交。那你就要想,你發表的言論,對台灣的國際關係有幫助嗎?台灣有些KOL,對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歷史和政治,也不是很了解,就左一句「新加坡不民主」,右一句「馬來西亞都中華膠」,我覺得這種心態非常奇怪,比較像是不爽柯文哲和深藍一直拿新加坡做例子,或將個人仇中的情緒投射到其他國家身上,(其實這個現象在香港人也非常普遍)。

站在台灣的戰略利益,不是應該努力和其他國家的人民修好,宣揚台灣自由民主的理念,多贏得別的社會對台灣的理解和支持嗎?

我個人很樂意表態,我個人是很支持台獨的,無論這個台獨是維持中華民國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或是有天要換掉中華民國這個國名,我個人都是持很開放的態度。但也因為這樣,所以我也常常忍不住想要問和我持有相同的立場的台灣朋友們:「到底我們是有做好準備願意為了建設這個社會,付出汗水努力和犧牲,還是台獨只是一個情緒發洩的口號,換取掌聲名利的姿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