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已結束,但社會上依舊上演各種粉崩潰撕裂戲碼

台灣大選已結束九日,社會上還是在上演各種韓粉崩潰和人際關係撕裂的戲碼。

我自己也有一點莫名奇妙被燒到,但我必須說,我覺得韓粉比起兩年前馬來西亞希粉和火粉的集體瘋狂,其實還是比較好處理的,因為韓粉只是發生在年紀比較大特定的年齡層,而且台灣理性的社會菁英還是保住中央政權和國會,不少韓粉在選後也都清醒了,馬來西亞是保守建制派和民主進步派集體陣亡,大選政黨輪替後,執政和在野兩個陣營都往極端民粹的方向傾斜,非常難收拾。

因為經過509被多人絕交的慘況,所以我早就已經免疫了。

因此對韓粉我不會生氣也不會取笑,任何韓粉針對本人說的任何話,我都尊重。

記者季相儒/攝影
記者季相儒/攝影
分享

但我們還是需要務實地看待和檢討,為何社會上會發生這種集體瘋狂的事情,和我們要如何預防和修補。這當然可以寫很多,我在這裡只想簡單寫一些。我自己覺得最大的關鍵還是在大量地接收錯誤的資訊,形塑錯誤的認知。媒體自然要負很大的責任,在新自由主義巿場裡,媒體可能受到政治和資本力量操縱,或為了圈粉吸流量而做出偏差和聳動的新聞,比如中天到了今天還在煽動仇恨。而社會媒體的演算法也讓使用者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資訊,Line和what's app等群組也是一堆假資訊在瘋傳。

因為活在平行時空距離現實太遠,所以很容易無限上綱自己為無敵正義的一方。

比如到現在還有韓粉認為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假的,中共將會武統台灣,中華民國將會滅亡,這個國家將毀在貪污腐敗的民進黨手裡。兩年前馬來西亞也是一模一樣的情況,華人以為只要希盟勝選就可以得到族群平等,統考就會得到承認,同一時間馬來人以為巫統倒台馬來人特權將被取消,馬來人會淪為被行動黨和華人統治。

而更糟的是,這些民粹粉絲,因為人生裡過去所受到壓迫和相對剝奪感,當幻想破滅被迫要面對現實時,並不會反省和改善,反而會去仇視那些讓他們面對現實的人,即使這些人可能是他們曾經很親近的,而且真誠為他們好的。

要避免這種群體瘋狂民粹主義出現,沒有別的捷徑,就是要靠多閱讀多寫作,而且我們應該要反省,為什麼我們在那之前疏忽了,沒有第一時間阻止這種民粹風潮的崛起。我們自己也需要常常檢討自己,不斷挑戰和省視自己的認知。

我個人覺得我們應該不畏於在公共平台,包括臉書等社群媒體,多寫關於公共事務和政治的事情,而且不能以討好自己受眾的方式寫,(不然只會把自己變成另一種民粹領袖),而是要能夠忠言直諫挑戰自己的受眾。沒有人喜歡自己的認知被挑戰,人只喜歡被認同,這是人性,所以這麼做一定免不了出現人際關係的裂痕,或成為被仇視的對象,但為了公共利益,這是必須要承受的事情。

馬來西亞公共討論環境已是百廢待舉,一攤爛泥,自不待言。但我覺得台灣也不能因為蔡英文大勝而太過大意,民粹主義不是只存在深藍的群體裡,還是有很多鋼鐵柯粉,鋼鐵昌粉,甚至鋼鐵綠粉。

而這都只能靠社會的努力,思辯,覺醒和自律。

台灣和馬來西亞另一個面臨相同的問題是,因為國民黨和巫統的崩壞,社會其實急需重建素質好的保守主義,但這個問題太大了,需要從頭想過一遍,下次有心力再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