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班補課朝令夕改,教育政策不是社福政策!

選前的小確幸就是蘇貞昌先生喊出了過年會給足十天假,選後行政院行政院人事總處馬上釋出煙火,不過卻是事後必須在2月15日補班。接著的事情標準真的是一種不用想就可以知道會發生的事情,這樣的抱怨就隨之四處竄起」政府該體恤雙薪家庭,大人上班、小孩要交給誰來照顧」。也不意外的,國教署彭署長似乎也是個懂得局勢的長官,為了蔡英文總統而成為聆聽人民聲音的教育部,於是在昨日(2020年1月16日)邀請專家學者開會,並決議並同時以迅雷一般的速度發文知會所屬各級學校「2月15日改為上班上課」。

行政院長蘇貞昌已核定修正「政府機關調整上班日期處理要點」,透過「補班挪移」的方式,讓未來春節連假至少有7天的假期。 聯合報資料照/記者林澔一攝影
行政院長蘇貞昌已核定修正「政府機關調整上班日期處理要點」,透過「補班挪移」的方式,讓未來春節連假至少有7天的假期。 聯合報資料照/記者林澔一攝影
分享

事由講完後,筆者不從其他角度著手,而是從四上社會與六上社會中延伸出幾個探討議題,畢竟我是教學者,不是政論家,本篇即以」萬事以備課為起始」進行深究。

#政府單位的功能與休假的制定

這是六上與六上社會的單元,在康軒版的教材中提及行政院的功能包羅萬象,是一種貼近你的身邊,卻讓你感受不到任何感受的單位。在藝文科與與文科的表述上,這種感覺我們可以引導學生用“即使有它,也幾乎忘了它的存在」、“有了它,晚上也可以安心入睡」這幾個廣告詞。

單就人民休假這件事情,歸屬上就是行政院的工作,每年人事行政總處都會在前一年公佈隔年的上班日與休假總日數;教育部國教署則是依循並規劃管理轄下各級學校上課總日數,這兩點毋庸置疑是合於憲法授予行政院的規定。

不過筆者質疑的點不在於其他地方,而是在於行政院內部的橫向聯繫是否完備,另者今年的政府也太貼近民意了吧?這次人事行政總處很早就因應蘇魁提出的春節長假論,釋出2月15日要補班的消息。為何教育部在面對這種事情,是在選後以及多數人民在網路上反應後,才迅速的做出反應?這明顯的讓筆者看穿了一個不睜的事實-行政院內部的橫向聯繫非常差。亦即,即使這件事情合於行政院權轄,但在於這樣的規劃李應在人事行政總處提出時教育部就當與之連動,不該是網路上的人民心聲驅動政府單位規劃執行福利政策!

#是教育政策還是福利政策

「教育政策不能成為福利政策」、「學校不是家長的托育單位」這兩點則是多數老師質疑的部份了。

雙薪家庭在四上與六上的社會課中都有提及,事實上台灣的工作結構與日本大不相同,無法讓家長能夠以單薪機制承擔整個家庭(近年日本為了增加人民勞動力,也逐漸鼓勵雙薪家庭)。在雙薪家庭的選票結構下,「2月15日補上班,我的孩子要放哪裡」這樣的聲量必然成為政府施政的動力。

在這樣的聲浪後面,政府沒有思考到的真正議題,照筆者帶著學生思考與討論的結果則是「家長照顧假」這種的給薪假才是真正合理的假期。意即「雙薪家庭若在勞動法授予下得以有家長照顧假,孩子無論是因病、補班以及其他家庭因素需求,勞動者依法得以合法帶薪在家陪孩子或家人同甘共苦。」

福利政策是六上社會中探究到的課程,學生最質疑的部份就是筆者最在意的部份-台灣政府經常把教育政策當作福利政策來消費。筆者長期以來極度反對台灣走向大福利社會,原因也在於我們的稅收未來必定如公教退輔基金一樣崩潰。然而台灣人是一種普遍型選舉靈長類生物,一種早上九隻香蕉會比五隻香蕉快樂的小確幸高智能生物(語文科素養:朝九晚五;自然科素養:生物的類別)。人們很自然的會期許政府在施政時多給恩惠,不過事實上這樣卻嚴重的消費到教育政策的規劃。

筆者仍必須鄭重強調,教育既然是百年樹人的工作,規劃教育施政自然得以長期為準。若以小確幸施政,未來學校的功能必然更趨近於免費安親托育班的功能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