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政治上不認同黃國昌和柯文哲?

有網友希望我談一下為什麼我在政治上不認同黃國昌。其實也可以順便談一下柯文哲,兩者的問題其實很接近。

必須先說我其實對兩個人私下都沒有太多意見,我覺得他們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人,有時我也會看他們上網紅節目,覺得他們講話很有梗。但牽涉到政治,自然就要用比較高的標準檢驗,就好比我每次寫政治文都會被一堆人痛罵一樣,就是歡喜寫甘願受。

柯昌二人,其實在政壇也好些年了,很多細節我想大家也都清楚,這裡就只是談一些基本的道理。

我個人覺得政治也就是幾件事情,第一而且是最重要的,就是意識形態,Ideology,就是你相信XX主義,你覺得由你來「執政」的話,社會甚至這個世界應該是長什麼樣子,然後你在現實裡你也朝這個方向努力。比方說認識我或讀我文章夠久的人,大概都知道我的意識形態,就是鋼鐡反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文化多元主義。

民主社會,不要求所有人的意識形態都相同,知道彼此的立場,尊重彼此的差異就OK。

問題是我真的不知道柯文哲和黃國昌的意識形態是什麼?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與時代力量黨黃國昌座談。記者王柔婷/攝影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與時代力量黨黃國昌座談。記者王柔婷/攝影
分享

我好奇他們的黨員可能也不知道,大概只說得出「藍綠一樣爛」。

沒有中心思想就是投機主義,這樣的人參政很可怕,因為他們隨時可以因為現實的利益,而改變他們的立場。越是民主的國家,越少投機政治人物,比方說英國,很少投機主義者,每個黨的意識形態都很清楚,馬來西亞,一堆看風向的投機主義政客。

台灣民主史上出現過很多政黨,但我覺得有真正因為意識形態結合,而且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大概只有三個政黨。

第一是國民黨,「中華民國性」和保守主義,(但現在被紅統化了)。

國民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第二是民進黨,「台灣性」和自由主義。

民進黨。記者許正宏/攝影
民進黨。記者許正宏/攝影
分享

新黨。記者胡經周/攝影
新黨。記者胡經周/攝影
分享

第三是新黨,一路走來,始終急統。</p>

其他黨好些都是靠政治明星個人人氣聚集,如宋楚瑜的親民黨,李登輝的台聯,沒有什麼真正的中心思想,(若有也是因為黨主席是這樣想),所以隨著該政治明星老化而沒落。我覺得柯眾黨也不出相同的命運,柯文哲的政治實力,還遠遜黃金時期的宋楚瑜,如果當年宋楚瑜不是威權意識強烈,一直想要回國民黨老家和抱中共大腿,能夠將親民黨去個人化,找到中心思想,早就走出第三勢力的路了。

時代力量情況就比較特別。

時代力量是有那個歷史契機的,但一開始路線就有問題,就是要「左」又要「獨」,而且那個左比過去的民進黨還左,獨比過去的民進黨還獨。說過很多次左獨是行不通的,左獨會讓你在寫文章時,好像看起來都很政治正確,但實際執政時根本行不通,想像一個時代力量執政的獨立台灣國,島上都是公宅,醫療免費,所得稅超過百分之五十,這樣的島國肯定是資金外移,又老又窮。

世界上唯一一個左獨的國家就是古巴。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在執政之前也宣稱自己是左派社會主義政黨,結果在脫離馬來西亞獨立之後,在當時的財政部長吳慶瑞領導下就大幅度右傾擁抱巿場經濟,才有新加坡後來的繁榮。在民主社會,右派趨獨,左派趨統,這是政治和經濟學很基本的道理,比如英國推動脫歐的都是以保守黨為主,而在脫歐成定局之後左派的工黨直接一敗塗地。至於右統,那就是帝國主義,如美帝,中帝,俄帝。

在台灣,因為中共的關係,右獨是唯一的路,任何人主張和中共統一,還敢說自己是左派的,那他的左就是假的。

所以時力的路線一開始就想錯了,或者沒有想。所以這就造就後來「左」和「獨」兩條路線分裂的局面,主權派就回到民進黨旁的小綠位置。剩下的時力就是一個和中共保持距離,但又不是很獨,想「左」,但又搞不清楚左是什麼或如何左的奇怪政黨。

基本上,也不出國運昌隆黨的格局。

時代力量 黃國昌。 記者林伯東/攝影
時代力量 黃國昌。 記者林伯東/攝影
分享

意識形態之外,政治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處理個人利益,政黨利益,和社會利益之間的關係。

作為一個領袖,在處理自己的事情的時候,要社會利益和政黨利益在個人之前,在處理別人的事情的時候,要個人利益在社會利益之前,(除非他自願付出),比方說,你不能要台獨,然後打仗時叫別人去死,自己躲在後面等著當台灣國國父,要責任歸自己,榮光歸台灣。

柯文哲和黃國昌都是台灣社會的精英。

精英很多時候有一個問題,就是覺得自己比別人更重要,比別人更懂更會,批判性也強,會圈到一些威權和精英崇拜的粉。柯文哲和黃國昌,基本上都是政績和流量歸自己,被質疑的時候,前者就問下屬「這誰做的」,後者就說「自己不在黨的決策機制裡」,好像所有問題都不關他們事。

歷史上這種精英民粹領袖不少,馬來西亞的老馬和新加坡的老李,老馬和老李的歷史功過,不同人會有不同評價,但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同意,作為威權領袖,他們分別對馬新的民主政體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也不是現代民主社會理想的政治人物。

說了這麼多,我覺得台灣社會,還是有正視柯昌黨有穩定的20%支持者的現實,要思考根本的原因和做出調整。

外科醫生出身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智商157。圖/本報資料照
外科醫生出身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智商157。圖/本報資料照
分享

首先是這20%有很多年輕人,他們關心政治,但對政治不甚了解,得到的資訊很多是透過老天鵝這種網紅節目,很去脈絡化而片面。所以需要多鼓勵年輕人閱讀,而參與各種論壇,促進對話和理解。

柯昌黨的高支持度,也反映了台灣社會階級不流動的問題,這是很大的問題也講很多次了。很多年輕人參加柯昌黨,單純就是因為那邊有比較多的機會,我覺得台灣社會的年長世代,真的要思考如何努力加快新陳代謝,和世代之間權力與資本的交接。

最後,我必須再次強調,我對柯眾黨和時力的支持者都沒有什麼意見,民主社會選擇支持什麼黨都是個人選擇而己,我只是覺得他們值得更好的政黨。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