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韓國瑜不會贏得大選?如果韓國瑜贏了台灣未來會如何?

上一篇文章意外得到很多迴響,有讀者希望我再寫「為什麼韓國瑜不會贏得大選」,和「如果韓國瑜贏了台灣的未來會如何」作為另一個角度比對。以下個人主觀意見純分享,對台灣大選過度焦慮者請略過。

任何民主社會的選舉,人們會對結果感到焦慮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用比較抽離和理性的角度來分析,我個人認為韓國瑜贏得三天後的大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基本上蔡英文 vs. 韓國瑜在年輕人的支持度就是一面倒,網路上流傳一張圖說年輕人投票率低老年人投票率高所以韓還是有機會贏蔡,但這張圖還是有一個問題,就是老年人不是全部都是鋼鐵韓粉,也有很多無論民進黨派誰出來都會支持的鋼鐵綠粉,而且人數不會比鋼鐵韓粉少,所以這次所謂世代差異,只存在於傳統泛藍的板塊,台灣還是有很多全家開開心心一起去投綠的泛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所謂狂熱的韓粉,大部分還是傳統上本來就會投國民黨的支持者,只是他們由過去默默地投,轉變為搖旗吶喊高調地投,但板塊並沒有變大。選舉狂熱地投是一票,默默地投也是一票,造勢場合的激情和熱鬧程度不一定能化為選舉的得票數。2015年新加坡大選,在野黨造勢大會場場爆滿聲量極高,結果最後還是慘敗給造勢場合沒什麼人的人民行動黨。

很多人忽略韓國瑜在1124時的支持者和現在的韓粉,其實大不相同,那時其實有很多年輕人和中間選民,覺得民進黨在高雄真的是執政太久,過於安逸弊端甚多,希望看到改變而給韓國瑜一個機會,但這些人大多已離韓國瑜而去,甚至成為最大的韓黑,(和2014很多支持柯文哲的人現在是最大的柯黑類似)。

韓國瑜棄中間選民,而往韓粉靠攏,注定了他總統大選的敗局。

而韓粉會堅信韓國瑜會贏得大選是可以預期的,當年也一堆法西斯主義者堅信德國和日本會贏得二戰,韓粉的亂象和韓國瑜對民調和媒體的攻擊,製造了社會普遍的焦慮,這會催出蔡英文的選票。

比較令人憂慮的是藍營精英的自甘墮落,韓國瑜民粹本質盡顯,趙少康陳沖毛治國等,還是拍廣告為其背書,這種缺乏自省的心態只會加速泛藍的敗亡。儘管如此,還是會有一定數目的傳統藍營不願意投給韓國瑜,或公開和韓營決裂,他們基於情感或許不會投蔡,宋楚瑜會接收這些人的選票。

許多人擔心的另一個變數是同婚效應,但我認為統獨因素對總統大選的影響遠勝於同婚。

而且也不應將2018年公投的結果簡化為「反同」vs「挺同」,社會上還是有許多人認為專法在現階段最適合台灣社會,這些人也還是會認同蔡英文的施政投票給蔡,除了少數的極端保守派,同婚議題並不構成強烈的反蔡動力,特別是在面對中共的迫迫進逼時。

記者陳正興/攝影
記者陳正興/攝影
分享

韓國瑜不大可能贏得總統大選的原因,恐怕還是在韓國瑜自己,根本就完全沒有做好執政的準備。

任何社會的執政者,最重要和迫切的議題,就是族群關係,必須要有能力將社會不同族群的矛盾和衝突,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否則國家無法治理。台灣年輕人可能覺得省籍情結已是過去,但在現實政治裡,省籍還是非常重要的隱形因素,省籍決定家族史,人脈,社會圈,品味,和意識形態。

因此,國民黨在蔣經國決定走上民主化的道路之後,就非常注重省籍平衡和族群融合,以擺脫外來政權的原罪。所以觀察國民黨歷屆總統候選人,從李連(本本),連蕭(本本),連宋(本外),馬蕭(外本),馬吳(外本),到朱王(外本),但這次韓國瑜配張善政,是史無前例的外省配外省,不只沒有省籍平衡,連性別平衡也無,國家元首有重要的象徵意義,從治理國家的角度必須納入考慮。

韓國瑜會做這樣的安排,明顯是從凝聚基本盤的角度出發,而不是勝選的考量,更大的可能是他找不到副手人選,或覺得本省籍女性的李佳芬,才是真正的總統候選人,搭配張善政剛好。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妻子李佳芬。記者王敏旭/攝影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妻子李佳芬。記者王敏旭/攝影
分享

不止是總統候選人個人的省籍,韓國瑜的選戰策略也一直都是朝著撕裂族群和暗示特定族群優越意識的極右傾向,從母語家裡學,新住民是雞,到各種物化女性的言論。蔡英文可以提出中華民國台灣族群融合的新論述,但若韓國瑜當選,他根本無法取得台派年輕人的信任,到時候會天天上街頭,遍地太陽花,族群內耗撕裂嚴重,國家完全無法治理。

韓國瑜的選戰策略,和兩年前馬來西亞大選時的行動黨十分相似,(現實是很多行動黨粉也是韓粉)。即誇大國家/政府債務,(高雄三千億vs馬來西亞要破產),唱衰國家經濟,(無視GDP等客觀統計數據),說執政者貪腐製造相對剝奪感和對統治階級的仇恨,(特偵組vs把納吉關起來),製造假新聞造謠和抹黑,提出誇大和不切實際但討好民粹的政策,(高雄迪士尼太平島石油 vs. 承認統考廢除大道收費)。

韓國瑜當選後的台灣會是如何,其實可以參照馬來西亞這兩年在行動黨和希盟贏得大選後的發展。

巫統的保守和建制派快速倒台,和伊斯蘭黨組成民粹的種族主義聯盟,馬來人意識形態極度右傾,極端種族和宗教勢力興起,華人也高度中華膠化,種族關係緊張。民粹的希盟證實他們沒有治國的能力,各種政見接連跳票,更依賴過去黨國時代那些原本是他們要打倒的老政客/官僚,消耗了過去為民主運動犧牲奉獻的光環,失去道德高地後不敢就重大公共議題發言,只想保住自己的權位。

去年馬來西亞外資紛紛撤離,馬幣對美金由3.88跌至4.10,在亞洲股市都漲的情況馬股暴跌,人民發現生活比國陣時代還要難過。基本上是個執政黨在野黨人民三輸的局面。

蔡英文總統。圖/歐新社
蔡英文總統。圖/歐新社
分享

如果韓國瑜贏得台灣大選,先別說中共,第一件會發生的事是泛綠建制派的崩盤。

所有在民進黨初選時反對蔡英文的力量將群起攻之,蔡英文的政治生命將提前結束,英派將分崩離析,她之前提出的論述和所做的改革將化為泡影,民進黨已經沒有多少個執政的地方縣市,有能力施政和治理的人才將失去舞台,在泛綠板塊,得到關注的將會是發表極端言論和善於咆哮收割的民粹人物,綠粉將會韓粉化,掌握數量優勢的統媒將會放大和強力放鬆綠營的極端言論,泛綠將會離中間選民越來越遠。本省精英將發現他們在民粹當道的情況下非常難整合民進黨和泛綠,成為新而有力的執政替代力量,挫折感可能導致部分人移民。

親共勢力如中國統促黨不會因為韓國瑜當選而有所收斂,反而會更囂張,因此和台派可能會頻繁出現流血暴力衝突,社會情勢緊張。

韓國瑜將很快二度證實他和他的團隊沒有執政能力,只好求助於他之前痛批過的馬政府的國民黨舊官僚,而後他們將二度證實他們沒有治國和拼經濟的能力,為了數字好看只好求助於中共的讓利,犧牲部分主權進一步擴大和中共的政經統合。在中美大戰的框架下,因台灣和中共過度靠近,美國日本等外資將紛紛撤出台灣。

中共在台灣政府地方化和充分配合實現實質一國兩制之後,對香港的經濟依賴降低將對香港民主運動,實施更強力的鎮壓。中共和中美大戰將有更多談判籌碼,美國將會發現他們更難介入港台事務,因應中共的強硬,日本和歐美都將更加右傾。北京將完全掌握華文世界的話語權,華文世界將會開始相信自由民主是西方模式並不適合華人,包括台灣在內的華文媒體和文化產業,將開始出現言論自我審查。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因此三天後的大選關乎亞洲和世界局勢,許多不同國家的人都已經到台灣觀選。

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契機,重新思考民主選舉的本質。在新興民主社會,「政黨輪替」這個概念其實被過分高估。政黨輪替會帶來正面的效應,如巫統在馬來西亞/民進黨在高雄執政過久,或許是到了該輪替的時候,但如同替代的選擇品質不佳,只是因為仇恨和民粹,結果也可能是災難性的。

無論是韓國瑜當選總統,或是柯文哲的民眾黨掌握關鍵少數,都將出現災難性的後果。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記者徐兆玄/攝影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記者徐兆玄/攝影
分享

蔡英文的民進黨繼續穩定執政,並掌握國會半數,以現階段來說,會是對中華民國/台灣的民主進程最好的結果。

前文詳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