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總統大選辯論會│只有兩位總統候選人的辯論分析

看了宋楚瑜和蔡英文兩位總統候選人參加的電視辯論會,隨手寫些簡單的分析。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左起)、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辯論前合影。圖/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左起)、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辯論前合影。圖/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分享

因為中華民國/台灣特殊的歷史背景和國際處境,每次總統大選,很多時間都花在討論統獨/兩岸路線問題,相比地方首長選舉,對其他問題談的內容反而少。這個情況我們後來也在蘇格蘭等地區的選舉中觀察到,當統獨成為最重要的議題時,其實就沒有什麼討論左右的空間。

宋楚瑜和蔡英文的交手,基本上就是一個中華民國各自表述。

宋楚瑜在這個時代還肯公開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也是誠實,他對「中華民國」的理解,大概和兩蔣時代相去不遠,所以稱呼對岸也不稱國名,只說大陸。

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中央社
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中央社
分享

蔡英文這邊比較複雜,「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台灣」,「那個國家」叫「中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考慮依照憲政體制她不應該以總統身分稱呼一個憲法上不承認的國家,但整句聽起來就很怪,好像中華民國不是中國,那如果中華民國不是中國,那是什麼國。

所以那其實是一個台灣人是不是華人的問題,這是文化問題也是政治問題,既如何面對「中華性」的問題,這不是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單獨需要面對的問題,也是日本韓國越南新加坡的問題,但在台灣相關的討論,至少在政治領袖的層級,還是十分欠缺。

總統蔡英文29日參加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29日參加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中央社
分享

宋楚瑜和蔡英文在其他部份的差距其實沒有很大,大概也就是經濟要和中國加強往來,還是要分散不同巿場老問題。宋楚瑜說總統要到立法院做國情報告,蔡英文也說立法院邀請就會去,以中華民國趨向總統制的憲政體制,這是一件好事,希望可以落實。

宋楚瑜第二個要求是組閣要跨黨派,單一政黨佔閣員總數不超過百分之四十,因為時間很趕,所以蔡英文大概基於一種政治正確,就說跨黨派很好啊就帶過去了。而這其實是可以申論的,第一個問題是依現有憲政體制組閣,應該還是行政院長的職權,那總統倒底是只能任命行政院長,還是也可以任何特定部長,對國會應該要負責到什麼程度,一直都是一個應該要討論,但很久沒有討論的問題。

第二則是「跨黨派廣招社會賢達」是一個很好聽的政治正確,但依民主政黨政治運作的常態,一個政黨上台執政將相關掌權公權力者換成其政黨或相近意識形態的人,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到底是「跨黨派」比較好,還是「用力輪替」比較好,其實是一個可討論的點。

宋楚瑜說要一年參加一個國際組織,要大陸來台觀光客四百萬人次,蔡英文的回答就很精明,說把條件和目標訂得太硬,就為了達到就難免不會做出傷害主權的事情。這段是現場即席回答的,完全沒有讀稿機問題,也顯見其在陸委會的歷練和兩岸事務上的專業。

談到網軍問題,宋楚瑜和蔡英文的立場其實很接近,都是比較保守和反對新自由主義的立場,認為應該要有一定程度的規範。

這個議題接下去就是要談反滲透法和反假新聞法的立法,可惜沒有時間做太多著墨。

媒體提問環節,其實看得出台灣媒體的意識形態和立場頗為鮮明。

只有《蘋果日報》問得最有趣,問宋楚瑜為什麼每次都拖到最後一分鐘才跳出來要選,宋楚瑜的回答也算大度,說下次會早點準備,依照馬來西亞對政治人物年紀的標準,宋楚瑜至少還可以選四次,期望他會越選越進步。蔡英文則巧妙地利用了這個環節,展現了她對三權(或五權)分立的重視,表示她是一個對自己權力有所節制的總統。

結論是雖然這場辯論會觸及的點不夠多,申論不夠深入,但是台灣社會和全世界,可以看到兩位總統候選人發表自己的政見,交互詰問,爭取人民的支持,是自由民主的正向表現。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