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偵組究竟是什麼?韓國瑜何欲重啟特偵組?VS. 蔡英文的監察委員陳師孟

韓國瑜上次在政見會提出恢復特偵組的政見後,這次再接再厲,而且分別在第一輪、第二輪兩度追問,他要蔡英文清楚表態「要不要重啟特偵組」,那特偵組究竟是什麼呢?

蔡英文和韓國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蔡英文和韓國瑜。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簡單來說,特偵組就是一個高度政治性的組織,其存在目的為專責偵辦總統、副總統及五院院長、立委等黨政高層貪污或重大經濟舞弊案。韓國瑜強調「恢復特偵組」,背後原因就是認為現存的組織無法「伸張正義」,就像慶富案「查不上去、辦不下去」一樣,必須有「特殊權限」的組織,對於「特殊權力」的官員才能全力追查!

對此,韓國瑜分別舉出風力發電1度電2.2元卻收5.8元、蘇貞昌家被偷180萬、陳明文掉300萬為何不報案等質疑,又如蔡英文對出訪專機「走私」香菸案定位為「超買」,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主動幫陳明文說明三百萬是分次提領,在這類「最高指示」之下,對特定人「查不上去、辦不下去」不就是「常態」嗎?

蔡英文則以檢察總長黃世銘案為例,反批當年國民黨執政干預司法,「什麼是東廠,這就是東廠」!又如蔡英文所提名的監察委員陳師孟,任期雖到民國2020年7月31日止,但在他至今的「表現」中,一路揚言要約詢或調查前特偵組主任檢察官陳雲南、前特偵組檢察官林喆慧、李海龍、越方如等人,加上陳師孟擬約詢「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承審法官。陳的想法無非就是只有監察權才能「制衡」司法,無論是「偵查核心」或「審判核心」,都應該被監察權審視。

自稱「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監委陳師孟,打小豬領帶舉行記者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自稱「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監委陳師孟,打小豬領帶舉行記者會。圖/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如果對比韓國瑜及蔡英文的思維差異,韓國瑜認為給某些檢察官也就是「特偵組」特殊權力是「好事」,蔡英文則根本的質疑司法,這從她任由陳師孟去「再審查」司法體系、一上任就宣布司法改革、在司改國是籌備會議公然指控司法讓她有「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危機感可知。

本文的看法是,蔡英文任內發生轉型正義委員會副主委張天欽自命東廠的爭議,現在居然「不避嫌」批評「特偵組」是東廠,不怕喚醒人民記憶實是一絕!而事實是特偵組起訴在地方法院判決的定罪率不到五成,一般檢察官起訴定罪率超過96%,就算特偵組想當東廠,法官也不會聽之任之,特偵組並無法為所欲為。

轉型正義委員會副主委張天欽因自命東廠,被監察院全票彈劾 翻攝 監察院網站
轉型正義委員會副主委張天欽因自命東廠,被監察院全票彈劾 翻攝 監察院網站
分享

反過來說,雖然韓國瑜高度肯定特偵組,但就一般人民的角度而言,其實也未必覺得台灣司法「值得尊重」。

除了特偵組起訴定罪率偏低外,就像幾天前的新聞「有教化可能性!竹東少女性侵再焚屍 主嫌躲過死刑」,光聯合新聞網的分享就接近5萬,其他社會上的批評更是不絕於耳!網友最有趣的回應是「陳師孟應該來查查這些法官的可教化到底是什麼!」。換言之,如果陳師孟查的是最高法院「專門撤銷原判決,發回高院更審」及法官們不斷以各種蛛絲馬跡認定極度兇殘的行為人「可教化」而逃過死刑,其「正當性」必然與現在天差地別。

有教化可能性!竹東少女性侵再焚屍 主嫌躲過死刑」,光聯合新聞網的分享就接近5萬 翻攝 聯合新聞網
有教化可能性!竹東少女性侵再焚屍 主嫌躲過死刑」,光聯合新聞網的分享就接近5萬 翻攝 聯合新聞網
分享

其次,特偵組行政簽結或不起訴許多案件,確實也備受質疑。

綜上,以特偵組過去的實績來看,有些民眾固然有感,但懷疑的也不少。

然而,蔡英文率領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司法的所作所為、好好壞壞,已必須完全由民進黨承擔,筆者曾在蔡英文就職當天在總統府前聆聽其演講,她表示「新政府必須要承擔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強化臺灣的社會安全網」,但也就在前幾天,小燈泡案的被害人母親王婉諭首度在法院要求將兇手判死,理由就是她對政府宣示將建構的社會安全網、獄政、精神醫療團隊已不再期待,所以她希望「死刑」來「結束這一切」。

蔡英文就職演講表示「新政府必須要承擔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強化臺灣的社會安全網」 翻攝 總統府網站
蔡英文就職演講表示「新政府必須要承擔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強化臺灣的社會安全網」 翻攝 總統府網站
分享

筆者的結論是:韓國瑜期待的特偵組,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其實並不能真正帶來政治的清明。而蔡英文用陳師孟來進行「司法改革」,由於目標只針對「辦綠不辦藍」,民眾也就未必買帳。又因為司法體系自認「核心不可侵犯」,藍綠政治人物無論是宣稱要「期待」或「改革」台灣司法,人民最終也必將落至「期待越高,失望越深」的結局。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