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總統政見發表後觀感:這樣的政見發表會,還有存在必要嗎?

2020的三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18日晚上在華視展開政見發表會,現場有所交鋒,由於我是身心障礙者暨長照使用者的家屬,就從這個角度來探討這次的政見發表會,看看「Where's the beef?」

由於台灣選制特殊的設計,三位對辯論形式各有意見,這種「似辯非辯」的「闔各言爾志」加上「老王賣瓜」的奇美拉就先上陣了,但真正想要從政見發表會找到「牛肉」,光看電視轉播是不夠的,還要找她/他們的政見全文,很遺憾宋楚瑜說的文字稿完全被媒體放棄。

2020總統大選首場電視政見發表會在華視登場,總統候選人宋楚瑜、韓國瑜、蔡英文依序到場。 記者胡經周/攝影
2020總統大選首場電視政見發表會在華視登場,總統候選人宋楚瑜、韓國瑜、蔡英文依序到場。 記者胡經周/攝影
分享

以下就以蔡英文、韓國瑜的發言來探討:

蔡英文談到身心障礙者及長照的部分在第一輪有提到,她說「我們面臨一個少子化,高齡化的社會,在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有全面性的長照。我們現在的長照據點有七千多個…這些費用我們都把它壓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韓國瑜談到身心障礙者及長照的部分則在第三輪「世上苦人這麼多,台灣有140萬左右身心障礙跟弱勢族群,我們不照顧他,誰照顧?」,兩位顯然都不是把這個議題當成政見主軸,但總算有提到就是了。

以我作為身心障礙者家屬的角度,我家附近的人行道到現在仍然沒有導盲磚,無障礙設施、緩坡,許多地方即使有也是斷斷續續聊備一格,如果一條路無法讓一位有行動能力的盲人能依靠公共建設而有「行的自由」,那「這個國家」尊重身心障礙者的程度就等於零。我還記得將近廿年前看了日劇《美麗人生》的感動,我感動的不是男女主角的愛情,而是日本無障礙設施與對身心障礙者的尊重,台灣經過了這麼多年,真的連日本的車尾燈都看不到。

我多次推著輪椅在馬路上行走,除了人行道到處坑坑疤疤導致「跳動路面」不斷外,我媽只好要求我走在柏油路上「比較平」,但要是走在柏油路上,又因為台灣人非常喜愛違規停車,我就必須推著母親的輪椅在機車道上與來車玩 Chicken(game),看機車與汽車會不會饒我們兩命。

以前我媽還能「爬上」公車的時候,被拒載也是家常便飯,除了之前廣告導演范可欽搭公車發生意外,還有《中央社》報導某身心障礙者在候車亭候車卻被司機廣播「全車乘客一致性意見不能等妳」後便駛車離去,這居然是發生在2018年的台灣呢!

這些人類基本要求食衣住行的「行」,幾十年來沒有長進,這些政策不值得「總統級」的關懷嗎?

至於蔡英文總統大力讚揚的「我們現在的長照據點有七千多個」及「這些費用我們都把它壓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長照據點對我們重度第八級的居家照顧者毫無意義,長照涵蓋率這麼低,還有高比例的機構抽佣及量能嚴重不足,我想我在關於長照的系列文章已經談了很多,就不再贅述。

我無意「苛責」候選人對相關政策只能「蜻蜓點水」的「宣示」,就像韓國瑜所謂「世上苦人這麼多,台灣有140萬左右身心障礙跟弱勢族群,我們不照顧他,誰照顧?」,但我也有看各黨究竟有沒有所謂「政策白皮書」,蔡英文關於長照原本提出長照3.0,但我們遇到的情況是一旦居服員發生意外,長照服務就「請假」好幾天,長照政策研究者伊佳奇也質疑人力短缺如何奢求長照3.0,直到現在蔡總統又提「長照2.0升級版」,我想大概又是所謂「滾動式檢討」滾大一點的成果吧。

關於韓國瑜的長照政策主要是「長照保險」,但被民進黨政府大加撻伐,大力鼓吹「長照險」的沈政男醫師,屢次為文指出「蔡政府現在口口聲聲說台灣不必開辦長照保險,但在2011,蔡英文第一次競選總統時,曾經考慮過長照保險,後來因為長照保險成了國民黨的重要政見,而改成了稅收制。」,並批評「長照2.0是打混制」,沈身為長期關懷失智症及長照政策的精神科醫師,他講的應該有相當的參考價值。

民進黨籍的台南市長黃偉哲,則針對韓國瑜的主張表示「長照跟健保滿意度都很高,但作為選舉攻防,這個時候不是好時機」,那政見會不談、白皮書也不談,不讓我們有用選票當改變的機會,又何時可以討論呢?

沈政男醫師認為,長照為什麼沒成為總統大選議題的理由在於「老年人欠缺組織、動員與倡導的能力,而年輕人也還沒意識到,長照做得好,幸福才能保」,講白一些就是「壓力」不夠大。另一個主要原因,我認為是這些政客「又老又健康」,而且從來都是「孝道外包」給其他家人或外籍看護,不是身受其害的家人,或在第一線看診醫師的她/他們,當然覺得「長照跟健保滿意度都很高」!

我很努力的在政見會找牛肉,但就像廣告中的老太太找不到,即使我想找所謂的「政策白皮書」,但這勞什子大概現在也不流行了吧。

以前網路風行一句話「認真你就輸了」,現在政見發表會既然也不認真提政見,觀眾也未必認真看,那又何必辦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