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蔣萬安的人,真知道章孝嚴的過去嗎?從吳怡農說「蔣經國害他爸爸沒工作」談蔣家歷史

從吳怡農說蔣經國是害他爸爸吳乃德沒工作的壞人談起

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昨天提到自己在讀小學的時候前總統蔣經國逝世,當時他很氣憤地向同學說「蔣經國是壞人」,因為蔣經國害他爸爸沒工作,他的對手、爭取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對於任何貼標籤式的批評,他都不會回應。記者徐宇威/攝影
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昨天提到自己在讀小學的時候前總統蔣經國逝世,當時他很氣憤地向同學說「蔣經國是壞人」,因為蔣經國害他爸爸沒工作,他的對手、爭取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對於任何貼標籤式的批評,他都不會回應。記者徐宇威/攝影
分享

最近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一番「蔣經國是害他爸爸沒工作的壞人,沒想到現在和他孫子競爭」的引起爭議,有媒體說成「哭報父仇」的,由於網友質疑蔣經國1988年1月過世,吳乃德1987年才拿到博士,蔣經國如何害他沒有工作,吳怡農因此提出剪報反擊。如果大家不健忘,上一次立委選舉時,民進黨的梁文傑也扯到了蔣經國,梁說蔣萬安是最高級外省人的王子,他則是最低級外省人浙江大陳島漁民的後代、工廠女工和船員之子云云。

好像跟蔣萬安選舉的對手不談到蔣經國就不行,就像制約反應的實驗一樣。

民進黨梁文傑與蔣萬安上次競選時也提到蔣經國 翻攝 梁文傑臉書
民進黨梁文傑與蔣萬安上次競選時也提到蔣經國 翻攝 梁文傑臉書
分享

如果說起蔣萬安,就該談談他的父親蔣孝嚴,蔣孝嚴以前叫做章孝嚴,雖然全世界都知道蔣經國與蔣孝嚴有親子關係,但因為蔣孝嚴是蔣經國與章亞若的非婚生子女,台灣媒體一向只把他們當成「半個蔣家」:那就是他們是蔣介石特權的「餘孽」,但他們沒資格主張蔣家的「權利」!9年前兩蔣日記的紛爭中,台灣媒體自動把他們的繼承權剝奪即可見一斑。

此外,也因為蔣孝嚴的身份特殊,說他及他的雙胞胎弟弟章孝慈是蔣家「王子」也與事實並不相符。蔣孝嚴的母親章亞若疑似被國民黨特務毒殺後,自幼失恃的孝慈、孝嚴跟著外婆與舅舅生活,舅舅還要在市場擺攤做包子、饅頭、賣鋼筆、襪子,還有塑膠皮帶等零星物件努力維生。如果這樣也叫做「王子」,那蔣家其他第三代的張狂又算什麼?興票案花大錢照顧了一票蔣家後代,卻沒有「章家」的份,「庶出」就活該倒楣嗎?

蔣孝嚴轉貼章孝慈憶兒時的文章 翻攝自 蔣孝嚴部落格
蔣孝嚴轉貼章孝慈憶兒時的文章 翻攝自 蔣孝嚴部落格
分享

筆者曾與梁文傑有過對談,雖然梁說他們大陳義胞族群是「難民」,但他也承認國民政府為了照顧他們的生活,他爺爺分配到永和,外公分配到高雄林園打漁,後來更到調查局工作。而大陳義胞所住的房地皆非由其自身所提供,近年竟然還可以都更並上看幾百億的價值,這樣的他認為大陳義胞很可憐還自稱「最低級外省人浙江大陳島漁民的後代」。

為了選舉更批評蔣萬安是「王子」,這些人真的知道章孝嚴的過去嗎?

筆者曾去大陳遷台60週年紀念活動參訪 筆者攝
筆者曾去大陳遷台60週年紀念活動參訪 筆者攝
分享

然而,蔣經國當然也不是「完人」,這要從他在台灣的執政談起。

蔣經國曾經擔任過行政院長與總統,關於他掌權的描述是「蔣經國當行政院長就是內閣制,他當總統就是總統制」,加上他對異議份子的鎮壓,還有江南案、陳文成案、林宅血案、美麗島案,他的執政當然是「威權統治」無疑。

即使是蔣經國所謂的「德政」,如解嚴及開放老兵返鄉探親,也有很大「不得不」的成分:解嚴可說是大勢所趨,而開放老兵返鄉探親是受外省人返鄉運動所影響,老兵姜思章只說:「國民黨抓兵就被白色恐怖關三年」,他愛民形象背後的「威權」,並不心慈手軟。

在對外省人的「特殊照顧」中,更非雨露均霑,除了前述大陳義胞之外,筆者長期批判蔣經國的依階級配房舍的眷村政策,這種階級越高住越大,低階卻沒得住的「排貧」住房政策被台灣社會歌頌,筆者也是不能認同

高階軍官居住的眷村「三重一村」 筆者攝
高階軍官居住的眷村「三重一村」 筆者攝
分享

簡言之,蔣經國過去在台灣的統治與形象,無論是本省或外省人,也未必是一面倒的認同或否定。

就宛如巨大的多邊形,有人覺得是圓的,有人則覺得是尖的。但許多人因為蔣經國,而質疑蔣萬安,筆者的看法是:固然蔣經國部分的形象「餘蔭」到蔣萬安,但也不能忽視他對蔣家威權時代侵害人權行為的反省(雖然筆者覺得他做的與章孝慈相比仍然不夠)。

本文最後就引用章孝慈的故事來做結,希望大家秉持「冤有頭債有主」的態度,別像一些討債集團一樣,連「鄰居」也潑紅漆了。

筆者提過這個真實故事,有一位二二八遺屬阮美姝,其父是前《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他在二二八事件中慘遭殺害,她因此畢生為父親平反而奔走。1992年,施明德的助理來找阮美姝說指東吳大學校長章孝慈想認識她,阮聽到「殺父仇人」親屬要找,她毫不思索就回絕,之後施的助理幾次誠懇來電,終於勉強同意。

報導說,章孝慈私下前往阮美姝北市長春路家中「聽課談二二八罵蔣介石」談了一年,阮美姝最終受章孝慈感動,還接受章認她做乾姊;1993年,章孝慈向她說「決定站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在東吳舉辦二二八紀念音樂追思晚會,並邀請當時外交部長的兄長章孝嚴參加。在章孝慈過世前,他更安排阮到清華、東海、台大演講二二八歷史,後來有二二八家屬咒罵她「認賊做父」,阮美姝亦無怨無悔。

章孝慈1994年在北京腦溢血中風昏迷,1996年在台北過世,只活了53年。阮美姝於2016年過世,享壽90歲。這段「奇妙友情」在「譴責兩蔣」及「譴責和解」的台灣竟然存在,實屬難能可貴。

二二八的傷口,還在流血,章孝慈的努力也可能會被遺忘,更不知道蔣萬安願不願意接下章孝慈未盡的棒子,但許多人以蔣萬安「流著蔣家的血」,而恨之欲其死之時,也別忘了他也帶著章家的遺憾。

歷史,從來並不只是表面而已。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