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麥當勞標準」看學姐黃瀞瑩遭性騷擾事件

麥當勞前執行長Steve Easterbrook因與員工有親密關係,儘管他和員工「兩情相悅」,董事會1日開會仍以其違反「麥當勞商業行為準則-有直接或間接上司屬下關係的員工不得約會或有性關係」而解雇。美國企業之所以規範員工「辦公室戀情」,係因「我也是」(#MeToo)反性騷運動所影響,Steve Easterbrook不過是因違反相關內部規定遭開除或被迫辭職的諸多高階經理人之一。

報導說:除了企業界,政治圈也有類似趨勢,被迫去職的也不全是男性。美國民主黨籍加州聯邦眾議員凱蒂.希爾(Katie Hill)10月底即因與部屬有親密關係、違反眾院紀律規範而辭職。相對的,由此檢視「學姐」黃瀞瑩疑似遭北市府顧問劉嘉仁性騷擾事件,柯文哲在處理上就顯得毫無章法與不文明。

北市府副發言人、「學姐」黃瀞瑩驚傳疑遭職場性騷擾。記者邱瓊玉/攝影
北市府副發言人、「學姐」黃瀞瑩驚傳疑遭職場性騷擾。記者邱瓊玉/攝影
分享

根據當事人「學姐」的說法,劉被指以公事為由,將黃叫進辦公室內並關門讓2人獨處,還有在出席在地議員飯局時,數度致電詢問黃瀞瑩,要求出席飯局;另有頻繁的「抱歉沒有照顧你回家」、「路上小心」及照片訊息,甚至包括晚間用LINE傳訊息給黃瀞瑩問候及頻繁致電,讓黃相當困擾。

柯文哲在處理這件事的方法其實非常可議,在研考會主委余家哲向柯報告此事後,為避免再生爭議,柯要求劉嘉仁不准再負責黃瀞瑩的行程安排,不過未作任何懲處。柯文哲在議會備詢時說他的處理方式就是「依照SOP,把那個工作隔離」。

「學姊」黃瀞瑩驚傳遭職場性騷擾,台北市長柯文哲(右前)赴議會備詢時證實,確實有同仁反映,已請雙方當事人說明。 記者曾吉松/攝影
「學姊」黃瀞瑩驚傳遭職場性騷擾,台北市長柯文哲(右前)赴議會備詢時證實,確實有同仁反映,已請雙方當事人說明。 記者曾吉松/攝影
分享

根據台北市社會局性騷擾事件申訴案件檢核說明,由於本事件發生時,兩造均為員工,且正在執行職務(工作執行狀態或延續),此工作場合性騷擾問題「唯一的SOP」就是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處置。而該法第三章性騷擾之防治第12、13條的規定,台北市應訂定性騷擾防治措施、申訴及懲戒辦法,並在工作場所公開揭示。雇主於知悉前條性騷擾之情形時,應採取立即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

台北市社會局性騷擾事件申訴案件檢核說明
台北市社會局性騷擾事件申訴案件檢核說明
分享

柯文哲當時的「立即有效之糾正及補救措施」就是「隔離」,不曉得跟他醫學專業訓練SOP有關。本案處置方式最詭異的是這件事「已經」發生兩個月了,直到新聞爆發後才宣布由北市副市長黃珊珊擔任專案負責人,預計一個月內完成調查。事實上,市長柯文哲當時獲悉此事第一時間未送性別工作平等委員會調查,柯說「直覺應該是工作上的摩擦,職務上隔離就好」。如果這種SOP在北市府行之有年,可以合理懷疑有多人就這樣「被隔離」而解決性騷擾「問題」了。

相對的,美國企業即使「兩情相悅」,也不允許職場有所謂「辦公室戀情」,特別是有權力關係的職場,在美國的報導中說「Steve Easterbrook離婚了,與下屬達成自願關係並不違法。但這種關係在上下權力關係(power dynamic)中是有問題的,因為下屬可能會感到被迫陷入戀愛關係以保持其工作」。更特別的是,當麥當勞「下重手」連前CEO也不能「豁免」於該準則的規範時,我們就不得不反思台灣對#MeToo運動的遲鈍與對性騷擾防制的低能了。

或許論者會認為柯文哲這麼做不令人意外,因為他長期發表歧視女性言論如「陳以真年輕漂亮,適合坐櫃檯或當觀光局代言人,不適合當市長」、「婦產科只剩一個洞,還要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所以最後才選外科」、「目前台北市已經進口了 30 萬的外籍新娘」而聞名於世,但即使女性當主管,我們也難以期待她們作法有何不同。

例如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於擔任台大教授期間,被其妻報警林和小他30歲的女助理沈詩涵通姦。報導說台大社工系主任鄭麗珍透過助理說:「這是林萬億的私事,系上不回應」,蘇貞昌說「感情的事很難說」,林的女性同僚范雲教授甚至還特別投書中時「抓姦政治學 可以休矣」挺林萬億,這位被共事多年同事形容成「師生戀傳聞沒斷過、社工系應要輔導別人,而不是自己陷進去,他這樣對社工系是很大諷刺」的當事人至今仍被蔡英文政府重用,台灣與美國對類似情況的處理方式顯然天差地別。

林萬億先是身為女助理沈詩涵的碩士論文指導教授又是其上司,如果依照「麥當勞標準」,不管他是辭職或「被辭職」,都無法繼續當他的教授,或是之後被台大社科院選為「名譽教授」了。

林萬億簡介 翻攝自台大網站
林萬億簡介 翻攝自台大網站
分享

筆者曾介紹過浙江金融職業學院國際交流處處劉仿強於《現代教育管理》2016年第5期發表的「論高校師生的雙重關係」一文,作者指出師生戀屬於性雙重關係(sexual dual relationship),其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往往更大。除了教師有「權力差異」造成的淫威要學生免費勞動外,「師生戀」的雙重關係下,教師更容易失去客觀公正性。 在美國北肯塔基大學(Northern Kentucky University)關於師生戀的政策就指出「在我們社會中,以下一個倫理原則被廣泛接受:避免對親戚、家庭成員、配偶或其他有親密關係的人作出正式評價。在這樣的關係下承擔評價的責任,被認為是一種『利益衝突』。從這個意義上講,教師對與其卷入戀情的學生的評價,能否保證客觀性,就值得懷疑了」。

此外,除了師生戀當事人外,「其他學生可能會覺得,某某學生的成功不在於『你知道什麼』(what you know),而在於『你認識誰』(who you know)。如此極有可能會造成一些別有用心的學生投機取巧,通過一些不正當手段取悅教師」。換句話說,師生戀無疑造成了學習環境的嚴重不公平。相關研究也指出「美國恩波利亞州立大學(Emporia State University) 的師生戀政策或許能夠給予我們極大的啟示:『教授在評分、批評、表揚和推薦(影響到學生將來的深造、就業等)中被賦予的權威、尊敬和信任,會極大地降低學生實際上的自由選擇權』」、「儘管一個學生可以合情合理地拒絕教授所提出任何一種私人關係,但當教授提出約會時,學生可能會感覺到幾乎沒有其他選項可供選擇。類似的,如果一個員工的主管試圖發起私人關係,該員工可能感覺他或她的選項會受到限製。結果是,在這種關係中,兩相情願在多大程度上達成是很難確立的。」

換句話說,美國無論是職場、學校的師生關係或學校的職場關係,對這類「雙重關係」都儘量避免乃至於「限制」,台灣卻歸類為「私事」或「政治獵巫」!?

如果台灣再不正視不對等權力下的「親密關係」而一律歸納為「私事」或只會「隔離」,即使是當今網路聲量最高的政治人物幕僚「學姐」黃瀞瑩,她也不免於事發兩個月後仍被消極對待!台灣所謂「性別工作平等」或「性騷擾防制」的真正落實,顯然距離美國還相當的遙遠。而更多被騷擾的人如果還要繼續求學或工作,「好運」的會「被隔離」,「沒那麼好運」的其他人則似乎也只有「忍氣吞聲」的唯一選擇了。

那麼,我們還要讓這種不當的「私事」或「隔離」繼續在台灣延續下去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