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俊宏/我的沉思與奮鬥—兩千個煎熬的日子

《我的沉思與奮鬥—兩千個煎熬的日子》/張俊宏著

他是一位「坐而言」的知識份子,也是一位「起而行」的政治行動者。————康寧祥,本書序文〈我看張俊宏〉

圖、文/前衛出版《美麗島後的禁書》
圖、文/前衛出版《美麗島後的禁書》
分享

對我而言,《大學雜誌》是一份相當重要的啟蒙刊物。

二十歲左右,在台中市公園路的舊書攤收購了數十期的《大學雜誌》,再加上購買其關係企業的環宇出版社所出版的張俊宏、許信良、張紹文、包奕洪等四人共著《台灣社會力的分析》、張俊宏《展望國是》及《放眼看選舉》、陳少廷編《五四運動與知識青年》、陳鼓應《殷海光最後的話語》、本刊編委會編著《今日的大學和大學生》及《這一代青年談台灣社會》等十多種單行本,在大量閱讀下令我對大學雜誌社務委員群有些認識,使得我對民主、自由與人權的信仰及理念逐漸成型。

兩千個煎熬的日子,對張俊宏而言,是指從1971至1977 年,如同各章節所顯示:智者與權者的結合、大學雜誌的式微、參加市議員選舉、曇花一現的台灣政論、懷念黃華、回顧與前瞻等。1968 年元月,鄧維楨創辦《大學雜誌》,才不過是個台大畢業的學生,他是位耐力強韌且卓越的文化拓荒者,後來更創辦長橋出版社、《長橋雜誌》、《政治家半月刊》等文化事業,對台灣的文化工作相當有貢獻。當時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從事口述歷史工作的張俊宏透過郭正昭的介紹,在第四、五期時,加入大學雜誌陣容,幫忙拉訂戶。

不料,在1968 年底,因財務短缺因素,由鄧維楨找朋友接辦,對方開出無理條件;張遂決定想辦法籌錢,由原班人馬繼續辦雜誌。因此,從1969 年起,張俊宏開始獨立承擔,而早期經費由他的堂弟張襄玉提供,他的大哥張育宏擔任發行人;不久之後他進入國民黨中央黨部出任幹事,遂把《大學雜誌》帶入國民黨中央黨部。而真正形成熱烈問政的參與運動是1970 年下半年,美國尼克森總統派季辛吉密訪中國,「美中密談」對台灣的國民黨形成外交上的壓力;在內政上是蔣經國準備接班的時刻。以張紹文為首的台北青商會高智亮、陳英傑等青年企業家,加上丘宏達、楊國樞等海內外青年學者連袂加入大學雜誌的陣容,社務委員最多達102 人。

1971 年元月,《大學雜誌》改組完成的第37 期以理性、溫和的方式,向國民黨表達青年人的政治意見。首先由劉福增、陳鼓應、張紹文聯名以〈給蔣經國先生的信〉,打開了爭取言論自由的先聲。

他們公開建議蔣經國:「多接觸想講真心話的人。提供一個說話的場所。若有青年人被列入「安全記錄」而影響到他的工作或出國時,請給予申辯和解釋的機會。」

1971 年7 月第43 期,由張紹文、許仁真(許信良)、包青天(包奕洪)、張景涵(張俊宏)共同執筆的〈台灣社會力的分析〉開始連載,引發社會各界討論,再結集成書,銷售四版之多。10 月第46 期,由張景涵、陳鼓應、楊國樞、丘宏達、陳少廷等十五人聯名發表〈國是諍言〉,引發國民黨內保守派的不滿;陳少廷在46 期刊登〈中央民意代表的改選問題—兼評周道濟先生的方案〉,首次提出全面改選的主張,已經牽涉到國民黨政府所忌諱的「法統」;接著,陳鼓應連續發表主張〈開放學生運動〉文章,也遭到黨國高層點名。

當時,蔣經國順利完成接班,而退出聯合國的衝擊亦緩和下來。

青年學者如同烏鴉般的大鳴大放,已成為當權者耳中的噪音,甚至已被視為分歧份子。

加上社務委員們因為「省籍情結」因素而逐漸分裂,可謂內外夾攻,最終導致張俊宏辭去國民黨中央黨部幹事一職,成為大學雜誌唯一專職者,但是交流管道斷絕,處境日益困難;張後來寄出黨證,正式退黨。

看更多 前衛出版《美麗島後的禁書》

圖、文/前衛出版《美麗島後的禁書》
圖、文/前衛出版《美麗島後的禁書》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