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指父權社會核心/男女平等,必建立在話語權的對等上

讀了《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台灣聯經出版。非常好的一本書,全書只有三萬多字,但大大地提升了我對女性主義的理解天花板。作者瑪莉‧畢爾德任職於劍橋大學,是英國皇學藝術學院古典文學教授。

這本書直指父權社會的核心,就是「話語權」的問題,在父權社會裡,女性被視為「不該公開發表意見」,或是同樣很好的意見,「應該由男性提出」,或是「女性只該針對女性事務發言」。女性主義不是只針對提升女性的福利,如育兒假和津貼等,(雖然這也很重要)。

女性主義真正的困境在於,在父權社會裡,總有一大塊公領域,被視為是「男人的地盤」,如政治,如文學,女性不應跨入,而有當女性進入相關的場域時,就需要面對更嚴苛的檢視,或時常成為仇恨和攻擊的對象。

作者舉出許多西方文學和藝術史上的例子,至於現代政治則討論了美國的希拉蕊,德國的梅克爾,和英國的梅伊。

現代的西方尚不是完全男女平等,而這個問題在亞洲只有更嚴重。

蔡英文總統。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蔡英文總統。 圖/取自總統府 Flickr
分享

蔡英文明明是台灣過去二十年來做得最好的總統,卻沒有得到應有的肯定,還被自己黨內的人背剌,要以金孫代之,親中勢力在攻擊蔡英文時也常常針對其性別。

馬來西亞副首相旺阿芝莎(圖)。 圖/擷取自外媒The Malaysian Insight
馬來西亞副首相旺阿芝莎(圖)。 圖/擷取自外媒The Malaysian Insight
分享

馬來西亞的旺阿茲莎,明明是去年大選掌握最多席次的黨領袖,卻必需讓位給馬哈迪出任首相,自己只能出任副首相和婦女家庭社會發展部長。

俄國總統普亭(左)與新加坡總統哈莉瑪(右)。 (歐新社)
俄國總統普亭(左)與新加坡總統哈莉瑪(右)。 (歐新社)
分享

新加坡的總統哈莉瑪和前淡馬錫基金主席何晶,也常被中文網民以性別字眼攻擊。

即便是香港,也有部份人試圖將一切責任歸咎於林鄭,而不去論述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至於中國,女性更是在政治和公共事務高度缺席。

因此,男女之平等,必須建立在話語權的對等上。

這本《女力告白:最危險的力量與被噤聲的歷史》​薄薄一本,很容易看完,售價不到三百台幣,應該人手一冊,平衡這個過度向父權傾斜的世界。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