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蔡英文博士論文案談:台灣社會民主素養進步的空間

近日好些臉友問我關於蔡英文博士論文的問題,在這裡一次回答。

無論是討厭還是支持蔡英文,先退一步來省視這件事情的本質。蔡英文其實沒有很年輕,她在35年前也就是1984年拿到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的博士學位,過後回到台灣當了六年政治大學的副教授,(那時還是在黨國時代),兩年東吳大學的教授,七年政治大學的教授。兩千年政黨輪替以後,進入政界出任公職,包括陸委會主委、行政院政委、立法院立委、行政院副院長和在2016年選上總統。

有關蔡英文的學歷真假攻防,近日受到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有關蔡英文的學歷真假攻防,近日受到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蔡英文在走過學界政界三十多年,如果順利連任,最多再做四年,大概就要退休了,這個時候多年前的博士論文被拿出來吵,當然就是因為明年一月的總統大選。蔡英文的博士資格,其實只影響她人生前半段的學術生涯,後來出任公職和從政並沒有規定一定要有博士學位才能當總統,博士學位是大學所頒授的,英國 LSE 很早就說:「蔡英文的博士資格沒問題」,這個議題本來就應該結束,但有心人士就改追打她的博士論文。

博士論文其實嚴格來說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取得博士學位。

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因2020總統選舉將至,近日再度引起討論,總統府昨天搬出她35年前在倫敦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並表示蔡英文已決定授權國家圖書館,將她的論文公開閱覽。聯合報系記者余承翰/攝影
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因2020總統選舉將至,近日再度引起討論,總統府昨天搬出她35年前在倫敦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並表示蔡英文已決定授權國家圖書館,將她的論文公開閱覽。聯合報系記者余承翰/攝影
分享

至於取得學位之後,該論文要收起來還是出版廣傳,只是個人選擇而己。要知道在蔡英文取得博士學位的年代,台灣還沒有絕對的言論自由,這其中或有個人複雜的考量。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有人覺得蔡英文的博士論文錯誤和漏洞百出,那這也不過在批判 LSE 的學術水平,以 LSE 在英國和世界的學術地位和公信力,要以批判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來做道德指控,說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買的,那必須要有很明確的證據。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學術專業問題,單純只是政治問題。

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因2020總統選舉將至,近日再度引起討論,總統府昨天搬出她35年前在倫敦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並表示蔡英文已決定授權國家圖書館,將她的論文公開閱覽。記者余承翰/攝影
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因2020總統選舉將至,近日再度引起討論,總統府昨天搬出她35年前在倫敦政經學院的論文原稿供媒體參閱,並表示蔡英文已決定授權國家圖書館,將她的論文公開閱覽。記者余承翰/攝影
分享

那為什麼還有人一直要追打呢,基本上就是撥髒水。

現實是大多數人是很忙的,不可能有時間去爬梳這些細節,這些指控聽得多了,就覺得好像有可能。在一人一票的民主社會裡,讓人喜歡一個政治人物是困難的,但要讓人討厭一個政治人物或對她有所保留,卻很容易。

造謠不必成本,久了總會有人對蔡英文的操守或能力產生懷疑,能少一票是一票。

若長期觀察台灣社會,會發現台灣還沒有走出黨國政治的後遺症,台灣人常有種「錯誤的正義感」,對法治、權威、專業和菁英不信任,對一切抱持「合理的懷疑」,對任何指控,即使沒有證據,也不會要求指控者舉證,而是對被指控者有所保留,潛意識裡總有種指控者是勇敢的錯覺,同時開啟自我防護機制,不輕易對被指控者辯護,「萬一我不小心支持了壞人怎麼辦」。這種社會氛圍變相鼓勵了負面選舉,2000年的興票案,2012的宇昌案,潑髒水的人,事後都裝沒事,都是被指控者付出代價,而社會從來都沒有還他們公道

這次事件更值得注意的是,追打蔡英文博士論文的還不只是政客或名嘴,一些有社會地位的大學教授和學者,因為個人的政治傾向,也加入追打的行列,這明顯違反專業倫理,表面趁機彰炫自己的學術地位和能力,其實是在表現自己的政治和權力欲望。

蔡英文總統。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最好的參照就是去年柯文哲的活摘器官案。

再討厭再不喜歡柯文哲都好,只要是醫學專業,或有些醫學常識,就知道指控柯文哲用葉克膜幫助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根本就不符合醫學的邏輯,幸好少見有醫生附和這種指控,還有洪浩雲等醫生出來替他解釋。而去年大選後,這些指控馬上就煙消雲散,沒人當一回事。

無論在哪裡,華人社會都有政治介入專業的流弊,同理,專業人士也應該謹守專業的分際,不應該違背專業倫理意圖,以自己的專業能力來影響政治。民主政治選舉的討論,虛耗在這種潑髒水的指控是沒有意義的,應該回到公共政策甚至意識形態的思辯上。

結論是蔡英文博士論文是一件小事,甚至蔡英文能否連任也不是最重要的,這件事情讓我們看清的是,台灣社會的民主素養,還有非常大的努力和進步的空間。

希望以上有清楚回答臉友的疑問。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