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尼泊爾與不丹看台灣觀光

台灣觀光業涉及的層面與產業相當廣泛,2019下半年由於政治情勢丕變,導致陸客不來,更成為媒體輿論的評論重點。

剛好今年曾赴同樣以發展觀光經濟優先的尼泊爾與不丹一遊,兩國「針鋒相對」的觀光政策,也能提供台灣另一種思考。

尼泊爾的工業並不發達,且位居內陸,外資投入難度偏高,加上擁有喜馬拉雅山麓的秀麗群山,觀光業成為尼泊爾謀生的良機。但自2015年大地震後,時至今日,我在當地仍可見到許多斷垣殘壁,顯示重建進度緩慢與政府效能失調。更甚者,於2016年復原方興未艾時,尼泊爾政府便迫切希望重新招攬觀光客。

此外,藉由開放攀登境內高峰,尼泊爾政府可獲得高額入山許可證費用,但2019年聖母峰上竟出現登山客於山巔排隊大塞車的媒體報導,畫面更是怵目驚心,甚至導致執意登頂的山友體力不支身亡。且無論是登山健行的EBC/ABC行程,亦或波卡拉、加德滿都等尼泊爾都市及鄉村,的確仍是各國籍遊客齊聚,都會區尤其有國際精品品牌踴躍進駐,登山高級用品社高調開幕,但相應的基礎建設始終未能跟上,更使公共衛生成為嚴正課題。

過度開發且缺乏長遠規劃,已是尼泊爾觀光無法迴避的嚴肅議題。

不丹帕羅街景
不丹帕羅街景
分享

再說不丹,不丹於1974年開放觀光後,迄今仍禁止自由行,所有旅客皆須跟團,並在團費中收取高額規費,作為國家發展之用。目前於淡季收取規費每人每晚200美金,旺季收取250美金,若是團員低於3人還要加價。機票、簽證等尚需另計。

雖說不丹並未限制入境遊客總數,卻用高額團費以價制量,控制進入不丹的觀光人數。不丹徹底憑藉其全球最幸福國度的盛名與藏傳佛教的精神信仰,讓對不丹有愛的遊客心甘情願地接受其要求。而我在不丹旅遊,走遍首都廷布與國際機場所在的帕羅兩大對外接觸最深之地,卻完全不見大型購物中心或百貨公司,多的是手工藝等當地特產小店,在政府與民間建築上更謹守傳統風格,甚至還規定工作求學皆須著國服幗(Gho,男性所著連身及膝短袍)以及「旗拉」(Kira,女性長袖短外套和沙龍式長裙),維持濃郁的不丹特色。

就僻處山區且小國寡民的不丹而言,在觀光政策上自有其相應考量,先是認為不丹的環境負載力有限。

再者,對傳統文化與生活型態的珍視,也讓不丹在精神價值與金錢價格上作出取捨。

由此觀之,觀光客旋風般的到來,絕非只是走馬看花,讓當地國獲取利潤,不帶走一片雲彩般的瀟灑。而是往往在不經意中以其消費或文化對當地生活型態,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更常改變當地國人民的人生,使之認知到這個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

最最重要的是,從尼泊爾與不丹的觀光政策與現況來看台灣觀光。我們的觀光是否能在永續發展與經濟成長中取得平衡,但不要一味迷戀數字?讓文化關懷保存與創意商品發想達成共識,但不忘記我們緣何而來?於傳統生活型態與資本主義價值觀拉扯,但不失卻自己獨有的特色?「做自己」或許才是觀光真正的意義!

尼泊爾尼亞波塔拉女神廟(Nyatapola Temple)
尼泊爾尼亞波塔拉女神廟(Nyatapola Temple)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