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恥辱/移工的處境,面對全台灣第二大LED元件商

事發新聞連結:蝕骨水濺雙腿…女移工不治

出事的是鼎元光電,全台灣第二大的LED元件商,有錢、有權、有勢力,有多如牛毛的法律顧問和律師。

死的移工,全家只能來台灣工作而已,菲律賓辦事處居然還能說出沒有仲介陪同,家屬不能和NGO一起去看遺體這種話。

就勞安的管理來說,如果工廠要使用俗稱化骨水的「氫氟酸」,就應該要在廠區內自備防護設備並且確認自己有能力負責安全,包括六氟靈和敵氟靈,也包括全身的防護衣,這案件中,明顯的廠商沒有給予合格的防護衣,沒有緊急的沖洗藥劑,出事以後就無可挽回。

工廠怎麼處理呢?任何公開回應都無法回應這種質疑的時候。

第一時間當然是先欺壓移工,所以仲介和公司第一時間最需要做的,就是封口,把遺體和家屬送回菲律賓,這樣一來,可以減低罰款和出具檢討報告就好。

所以害死人的工廠居然還可以提條件:不允許條NGO到場,在工廠的同意下,可以有合格委託的律師,但是通譯一定要用仲介找的,不可以自己帶。

殺人的加害者,還有資格提條件,並且認為自己「很有誠意」這就是台灣的現況:我殺了妳的姊姊,但你要接受我的條件,我才要跟你談。

最近看到這種事,讓我都開始討厭自己,當我發現自己看到移工處境後會感到麻木和無奈,可能也代表我對於台灣已經毫無期待了。

詳文請看:許阿棟臉書《化骨水的案子,我們最先接觸到的,是死者Desirie目前還在台灣工作的妹妹。》

圖/摘自許阿棟臉書
圖/摘自許阿棟臉書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