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夯花蓮玉里黑熊教育館,即將「被」無限期閉館!

坦言說,要我帶花東縱谷的旅程,我會從花東中間的移民史開始帶起,一路帶到強迫原住民族搬家到長良的鄭氏統治時期,到全面改姓換名全家神主牌清國漢化運動,接手的日治皇民化運動也不遑多讓的接力下去,最後這塊土地又因為仇日情節的民國時期,而幾乎毀損殆盡。近年來才因為觀光效應,兩黨才「又」發現到這些觀光資材的重要性,開始大筆大筆預算來恢復,那已經不再是原樣的記憶。因為這就是你永遠無法抹滅的痕跡與紀錄,即使課本中所描述到的文字少之又少,但那一切卻會永遠留存在這塊土地上,成為永恆的回憶與傷害。

玉里的黑熊教育館即將被閉館,與貓老師在談的這件事情中,究竟代表了什麼含意與關聯呢?

貓老師只能很無奈的與各位分享「這可能又是一種莫名的因素導致黑熊教育館被閉館」!

圖/Shiaw Hu Wang
圖/Shiaw Hu Wang
分享

黑熊教育館在玉里的意義

一位苦心經營百年溫泉事業的好友,私下聊天時曾經提到「花蓮的觀光只有到瑞穗,過了舞鶴台地,拍完了北回歸線紀念碑,然後就回頭了!」、「因為花東的交通配套措施做的相當的糟糕,一般旅客搭乘遊覽車在花蓮觀光,舞鶴台地基本上就是觀光的最南界。」當然,近年來瑞穗以南,在花蓮縣政府以及交通部觀光局的努力下,觀光景點確實如蝸步般緩緩前進與建立,其中一個就是玉里的黑熊教育館。

對於花東縱谷三個多小時的行車距離來算,公部門的紀念館以及展館,除了台東的史前教育館有國家經費支持,剩下的就是海端鄉的原住民文化館、卓溪鄉的南安國家公園,這些有著國家經費以及人力照顧下的展館,即使沒什麼人到,也都是一個地區的人文、自然與一切的紀錄與痕跡。旅客除了可以瀏覽展館展示的資源外,也可以在園區小憩,享受花東中慢活時光的感受。

但,玉里在花東中間,又擁有什麼觀光資源呢?客城一二號橋下的親水公園,一年又有多少人去?

公園設施設了之後,最後還得靠熱血居民,自己背著機器在荒煙漫草間整理出一個樣貌出來;玉里神社,暗藏在民舍中的某條小步道,你要找還要特別注意才能看到;鐵份瀑布,早在風災中已經消失了;赤科山的金針花,一年又只有一季的觀光效應;安通溫泉又因為交通配套問題,讓觀光客難以前往;腳踏車步道雖美,但一年中間使用的人潮,也只能用五雙手算的出來。

黑熊教育館只是借用玉里國小舊校舍做再生運用,實質上也沒運用到公家任何人力,如此經營也能贏得一年兩萬人次的觀光紀錄。我想,對於玉里的公部門而言,大概兩萬人次的觀光人潮不算什麼吧!

所以才會讓協會以公文的模式,讓玉里鎮公所知道「我們很無奈,只好無限期閉館」。

東部台灣黑熊教育館,是全台第一個黑熊教育館。記者王燕華/攝影
東部台灣黑熊教育館,是全台第一個黑熊教育館。記者王燕華/攝影
分享

炙手可熱的黑熊教育館

在玉里黑熊教育館「被」無限期閉館時,貓老師也不禁想起,當年兩個鄉鎮的黑熊教育館之爭。

首先,黑熊並不是在玉里活動的生物,他的主要活動區在卓溪鄉,也因此當年在玉里大橋下發現熊屍體,然後為了強化台灣對於黑熊的保育觀點,於是在民國106年台灣黑熊保育協會自籌經費下,與當時的玉里鎮公所合作推展出校舍再生計畫,成功的設立了這樣的一個教育館。

不過對於卓溪鄉而言,這確實不是滋味,因為黑熊沒有在玉里散步過,原則上這個館區,應該設置在卓溪鄉公所附近,而不是玉里鎮內。很自然的這個爭議,也在鄉鎮居民間成為口頭上一時的熱門議題,只是時間久了,可能玉里的公部門都忘了這個黑熊教育館,對於卓溪鄉來說可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光資產。如果玉里的黑熊教育館打算長期閉館,那不如把黑熊教育館搬到卓溪鄉公所。

貓老師也相信卓溪鄉公所會,很樂意的把屬於布農族祖靈文化中的傳奇好好承接,然後在山與山的呼應下,成為卓溪布農觀光資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