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沒有百分百言論自由?那就來談談鄭南榕

「博恩夜夜秀」標榜自己是台灣第一個美式政治時事諷刺秀,圖為主持人博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博恩夜夜秀」標榜自己是台灣第一個美式政治時事諷刺秀,圖為主持人博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分享

博恩近來發表與鄭南榕有關言論,引發網路正反兩極聲浪,並遭製作單位薩泰爾娛樂暫停一切合作,而王健壯寫「百分百言論自由是個笑話」舉出八個案件質疑民進黨限縮言論自由。倡言百分百言論自由莫過於鄭南榕,由以上「現實」可知百分百言論自由根本不可能,因為無論是博恩或王健壯談的那些人都遭到言論的「後果」。

是鄭南榕陳義過高嗎?他不是為了言論自由自焚「殉道」嗎?

其實針對鄭南榕自焚,李登輝曾說下列話語:「真的須要自焚嗎?效果在哪裡?這是他個人的行為,鄭南榕有這樣的思想與作法,他不願意評論。那個時候,我也沒有講什麼大家說很了不起、很了不起,你說了不起,就好了,但我不講話。(鄭南榕)真的需要用到那種(自焚的)方法來,我不知道? 這樣即使得到民間的感激,但效果呢?不一定吧。」

顯然,李登輝並不認同鄭南榕,畢竟在他任內發生鄭南榕自焚,此事與李登輝當然有關。而筆者一向不認為有百分百言論自由這回事,言論自由指的是避免事前審查,並非不必為任何言論負任何責任那種「百分百言論自由」。

筆者提過鄭南榕小時候因為自己外省身分而被欺負,後來要表示與其他外省人不同,於是開始「似我族類其心必異」毒打其他外省小孩,這種霸凌行為根本就非常不可取。鄭南榕即使過了三十幾年也忘不了他因為外省籍被欺負還有毒打其他外省小孩的往事。到他結婚時,其舅舅當年既未接受他母親婚姻,也不肯來參加他與葉菊蘭的婚禮,以上在1989年5月號遠見雜誌「鄭南榕自述成長」都有提到。

在鄭南榕紀念網站「南榕人生」也說,其第一次求職的履歷表上,他這麼寫著:「我出生在二二八事件那一年,那事件帶給我終生的困擾。因為我是個混血兒…」。

鄭南榕自述成長 翻攝自 遠見雜誌網站
鄭南榕自述成長 翻攝自 遠見雜誌網站
分享
南榕人生 翻攝自 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網站
南榕人生 翻攝自 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網站
分享

可見,他因為「外省籍」承受了多大的仇恨與歧視。

蔡英文說「我當總統一天,沒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但鄭南榕不同。當他父親希望死後把骨灰送回福州,鄭南榕常笑他:「十五歲來台灣,到現在奶嘴還放不掉!」。是故,鄭南榕父親有言論自由但沒有認同自由,必須被自己的兒子恥笑。有一些外省小孩更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因為鄭南榕和他弟弟自認是台灣人,也和其他的本省孩子一起大打他家的小孩。

固然鄭南榕因為省籍受到極大心裡創傷,但他也給別的小孩暴力創傷。一般而言,霸凌別人的人不會記得自己對別人怎麼做,被霸凌的人則會永遠記得。

鄭南榕既被別人霸凌又霸凌別人,所以他既記得自己是加害者也記得自己是受害者。

正當民進黨拿著鄭南榕「百分百言論自由」當招牌,其妻葉菊蘭在未有專業背景的情況下當華膳空廚董事長,而華膳空廚倉庫就是此次蔡英文出訪「超買或走私煙案」的私煙窩藏地點,王健壯更說「過去一個月,這個政府至少已經『法辦』了八件有關言論自由的案件」…

總統出席「鄭南榕28週年紀念追思會」 翻攝自 總統府網站
總統出席「鄭南榕28週年紀念追思會」 翻攝自 總統府網站
分享

鄭南榕變成民進黨與許多人心中的神之時,筆者也必須嚴肅指出李登輝等人的發言及鄭南榕過去的所作所為。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分享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分享
鄭南榕死,台灣國生。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先生向人民告別。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鄭南榕死,台灣國生。台灣建國烈士鄭南榕先生向人民告別。 2008年台灣民主紀念館銅像大廳的「民主開門 自由風吹」展 筆者攝
分享

沒有什麼是「百分百」,當然包括鄭南榕。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