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組黨,林昶佐退黨,政治上的意義是?

台灣政壇這一兩天發生了兩則重大事件,第一當然就是柯文哲組黨,第二則是時代力量創黨人立委林昶佐退黨。

我第一時間只覺得柯文哲​用蔣渭水的「台灣民眾黨」實在ironic,蔣渭水當然是一個歷史上很值得尊敬的台灣人,不畏日本帝國殖民強權,為台灣社會做了很多實事,但他的政治意識形態其實很受孫文影響,(台灣民眾黨旗都很像中華民國旗),而且後來的思想非常左傾親共,所以我不確定柯文哲用這個名字是不是其實已經誠實地公開承認自己就是又藍又紅。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在台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說明籌組「台灣民眾黨」。記者王騰毅/攝影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在台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說明籌組「台灣民眾黨」。記者王騰毅/攝影
分享

柯文哲組黨,林昶佐退黨,政治上的意義是,台灣明年年頭的國會大選己經正式開打。

我在今年一月預測蔡英文明年鐡定連任,看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太大的懸念。所以現在關鍵戰場已經不是在總統大選而是在國會,也就是蔡英文在她的第二任,到底可以在立法院掌握多少席。

傳統上台灣社會比較關注總統選舉多過立法院選舉,所以台灣行政權第一次政黨輪替是2000年,但遲到3年前,也就是2016年,才實現了第一次立法院的政黨輪替,過去這三年是中華民國台灣史上第一次由非國民黨的政黨完全執政,(陳水扁時代國親合的立委總數還是超過民進黨)。

立法院選舉​非常重要,因為沒有掌握立院多數的總統是跛腳的總統,很多重大的法案和改革都無法通過。

立委林昶佐昨天正式宣布退黨。 本報資料照
立委林昶佐昨天正式宣布退黨。 本報資料照
分享

蔡英文很聰明地將她的兩岸主權論述定位在「中華民國台灣」的位置,取社會的最大公約數,但這個光譜其實很大,大過傳統的泛綠,所以民進黨吃不下這整塊,而且民進黨有執政包袱耗損很多。要留意的是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支持者並不是完整重疊,有些人投蔡英文但不會投民進黨,(就比方淺綠或白色甚至淺藍的那些),反之也有些人很綠但很不喜歡蔡英文,(比方說政經喜樂島陳水扁呂秀蓮那些)。

目前的情勢是,國民黨還是那個國民黨,民進黨的版圖較三年多前萎縮,所以就多出來了中間那塊,而這是兵家必爭之地,目前盤踞之上的是那百分之十多二十左右的柯粉,(廣義,鋼鐡柯粉大概只有5%,比鋼鐵韓粉少)。和韓國瑜一樣,柯文哲也是民粹型的政治人物,柯粉也是民粹主義的產物,基本上是覺得「藍綠一樣爛」,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世代,他們大都會看老天鵝關心政治,但對政治細節並不是真正熟悉,所以覺得國民黨很爛,又不爽泛綠的人整天口口聲聲「台灣價值」其實都在為自己謀私利,(綠其實有很多種但柯粉會覺得他們都一樣),所以「統獨是假議題」。

時力立委黃國昌(左)、徐永明(中)和昨天宣布退黨的林昶佐(右)。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時力立委黃國昌(左)、徐永明(中)和昨天宣布退黨的林昶佐(右)。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柯粉和時力粉(或嚴格地說,國運昌隆粉)其實高度重疊,你會奇怪為什麼統獨上柯文哲這麼紅時力這麼黑雙方會重疊,因為「統獨是假議題」,對現狀不滿揭弊打倒即得利益階層才是真議題。所以柯粉和國運昌隆粉​,如同典型民粹群眾,也有很嚴重的威權崇拜傾向,柯文哲身邊的年輕幕僚就是典型好例子,他們跟在柯身邊當然不是因為認同柯文哲的價值和中心思想,(都不知道是什麼怎麼認同),是因為柯文哲給他們工作給他們實現自己價值的機會給他們一個夢。

台北市長柯文哲。記者王騰毅/攝影
台北市長柯文哲。記者王騰毅/攝影
分享

柯文哲的中心思想是什麼,應該全世界沒有人說的出來,包括他自己,因為柯文哲特色的中心思想,就是沒有中心思想的中心思想,(如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沒有社會主義特色的社會主義),「給人民過好日子」不是中心思想,這種答案如同去問一個醫生要怎麼醫好這個病人,醫生和你說「我的工作是救人」一樣,答非所問,醫生的工作當然是救人,重點在怎麼醫。柯文哲組黨其實戰略上是下策,因為他原本還可以保特戰略模糊,一組黨到底是統是獨是左是右,就要講得很清楚。因此他的聲勢應該還會往下走。

我覺得柯文哲也不一定就是一個壞人,(可能韓國瑜也是如此),只是他對兩岸國防外交經濟的判斷實在是太差,不要說當總統,讓他進入國會可以影響中央的政策,都會有些問題。可能他真的以為和中國往來可以得到很多經濟資本,讓他做重分配去照顧年輕人,問題是如果中國資本大量進入台灣巿場,物價房價會飛漲年輕人生活會更苦,而且中國資本不是遵循自由巿場機制運作,黨國體制要抽走隨時可以抽走。

資本獨立人格才獨立,要讓台灣年輕人過好日子,也要讓台灣年輕人人格獨立。

所以不能讓柯文哲的台民黨在國會掌握關鍵少數,這樣蔡英文和民進黨會被綁架。反之,親蔡英文的政治勢力,必須在國會拿到過半的席次,所以我很認同林昶佐所說的,當務之急是要在艱困選區,協調出最好的人選。不要以為柯文哲只針對兩岸不表態,柯文哲很多關鍵事情都不表態,大家試著想想,如果不是蔡英文的民進黨掌握國會多數,而被柯文哲的台民黨掌握關鍵少數,同婚法案有可能過關嗎?

近幾年台灣社會常常在討論「第三勢力」,但似乎很少討論台灣需要怎樣的第三勢力。

我以為在國共合作,也就是右統和左統合作的現況下,(先不論左統其實一點都不左),台灣真正需要第三勢力意識形態是「左不紅」,就是左派,而統獨立場和蔡英文一樣,認同中華民國台灣,從中間拉到墨綠都行。

蔡英文雖然在民進黨內戰贏了比她更右的賴清德,但放在整個社會框架,尤其年輕世代,會覺得蔡英文的民進黨還是太右。事實上台灣太小,而強敵在旁,任何人執政都很難太過左傾,一定需要和保守勢力和資本家做一些妥協。有個「左不紅」​的第三勢力,可以在兩岸國防外交的議題上支持蔡英文,在內政和社會正義的議題上可以監督和制衡民進黨,避免民進黨過度右傾,和財團勾結而腐化。

因此我祝林昶佐委員好運,希望他真的可以和綠黨,社民黨,台灣基進等整合出一個有力的第三勢力,他們和台民黨競爭的重要性,不下於國民兩黨的藍綠對決。

我也注意到英粉近日因私菸案有點過於焦慮,引起不同族群的不滿,英派被稱為鷹派。我只能提醒民粹主義會被仇恨餵食養大,所以建議不要去攻擊韓粉更不要攻擊柯粉。處理民粹​主義最好的方法是重分配,給他們關懷和愛。如果你支持蔡英文又有資本,作為一個老闆可以給年輕人多點花紅多加薪,如果你不是老闆沒有自己公司,那就到附近看看有沒有年輕人經營的小本生意,用力消費以行動給他們支持。如果你沒有很多資本但是有多餘的勞動力,可以多做社區服務,或到公園唸報給老人聽,多唸一些蔡政府的正面新聞。

我其實常在日常生活裡見到台灣中南部的年輕人,有些到台北天龍國工作,有些離鄉背景到新加坡打工,他們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領微薄的薪水,付很高的房租。

大家多關心他們。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