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喊0~6歲兒童國家養,把新生兒基因臍帶血當搖錢樹爭議

郭台銘育兒政見「0~6歲兒童國家養」,許多人從財政角度質疑,郭表示財源來自「基因、臍帶血相關產業線營收效益」,以前林媽利葛應欽在未告知情況研究利用原住民唾液血液違反研究倫理,現郭董想以國家之力宰制基因庫牟利?想到郭台銘利用IE工程的目的是把富士康員工當成完全抹滅人性的機器人奴役,若郭台銘掌握基因庫之後會怎樣?難怪他說有些事只有當總統之後才能做,台灣人想要拋棄下一代的基因隱私人權然後進入郭台銘的「美麗新世界」嗎?

郭台銘。 報系資料照
郭台銘。 報系資料照
分享

郭台銘相當迷信基因,他去年說「我現在才68歲,李嘉誠都90歲了每天都還在工作,我要向他學習,基因檢測機曾預測我應該至少能活到120歲」,又說如果未來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將會在5到10年內把癌症變成慢性病或感冒一樣,讓國人免於癌症的恐懼。要達成這個目標,必須掌握國家機器,才能一條鞭把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轄下所有台灣人健康資料納入掌握,全台灣人的健康資訊從此進入郭台銘的AI控制,他可以知道台灣每一個人的健康狀況如何,包括政敵,如何讓人不寒而慄啊!

如果連醫師開藥的系統也透過AI控制,也許可以杜絕重複開藥、檢驗的浪費情況,但有沒有可能從此病患的生命是透過電腦而非人腦掌握?在少了「人為過失」後,如果「AI背叛人類」或「有心人利用AI」,台灣人將成為AI的第一批白老鼠!

台灣知識界「萬馬齊瘖究可哀」不談政府掌握基因庫可能有的道德風險,也不談郭台銘過去在勞動人權一向血跡斑斑:富士康要未滿十八歲學生童工值夜班加班鴻海集團員工「自願不拿加班費晚下班」懷孕婦女工作到三更半夜富士康連續跳樓勞工暴動…,這種不尊重人權、否定新聞自由動輒告記者的人掌握國家機器,我看不是台灣之福,只可能是鴻海AI企業之福。郭台銘不能否認他的AI工程有可能為惡,除了他必然引進鴻海企業集團的AI團隊進入政府外,郭董利用IE工程:富士康壓迫勞工過勞、血汗工廠的過去都可以證明。

談到靠基因賺錢,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透過基因編輯,成功孕育出全球第一例免疫於愛滋病的寶寶。當郭台銘掌握基因庫後,或許可以幫忙把台灣人下一代的「癌症基因」、糖尿病、痛風…所有的先天疾病基因全部剪除,然後出現新一代的「超級台灣人」,但如果「剪錯基因」或不如預期呢?

台大醫學院醫學系教授謝豐舟在「追求完美的後代有何不可?--完美基因與社會正義」 演講中說:

「二000年,一樁因基因治療導致死亡的案例,使得大家重新正視研究腺病毒的相關情事。當年,美國賓州大學醫院的基因治療計劃,嘗試治療一位先天性缺乏某種酵素的十七歲男孩,這名男孩因身上缺乏用於分解「氯」的酵素而致病。醫生的做法是以腺病毒攜帶此種酵素的基因,注入男孩體內,希望腺病毒能將此種酵素的基因帶到他的肝細胞中,與原有DNA結合,從而製造足夠的酵素,以分解他體內的「氯J讓男孩可以像平常人一樣地健康過日子。不過,治療後第四天,男孩產生全身性發炎而病危,經盡力搶救仍然不治。醫生檢查結果,發現腺病毒沒有像科學家預期般進駐肝臟組織,反而到處流竄,侵犯身體所有的器官,形成不可收拾的全身發炎,使得男孩一病不起、回天乏術。這起案例引發軒然大波,更令賓州大學的基因治療計劃為之停擺。這是一個基因治療失敗的例子。…」

針對賀建奎基因編輯孕育出全球第一例免疫於愛滋病的寶寶,中國百餘名科學家聯合聲明強烈譴責說:

「…科學上此項技術早就可以做,沒有任何創新及科學價值,但是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及其長遠而深刻的社會影響。這些在科學上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的對人類遺傳物質不可逆轉的改造,就不可避免地會混入人類的基因池,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在實施之前要經過科學界和社會各界大眾從各個相關角度進行全面而深刻的討論。確實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來的孩子一段時間內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義和將來繼續執行帶來的對人類群體的潛在風險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歷史上進行大規模「優生學」並且最恐怖的人則是希特勒,為了消滅身心障礙者,把16歲以下計有七萬多名兒童送到毒氣室「消毒」。為了德意志血統優越性,把希特勒認定「劣等人」的身心障礙者、精神病人、同性戀、許多疾病者全面絕育,當然還包括六百萬猶太人被屠殺。

如果郭台銘把利用基因賺錢的想法帶入政府,難道「基改人類」的未來還會遙遠嗎?

赫胥黎1932年發表的反烏托邦作品「美麗新世界」,講了一個基因控制與新階層的故事,1996年複製羊Dolly出現,2018免疫愛滋病基因重組嬰兒在大陸誕生,2019年郭台銘想當總統然後把台灣新生兒的基因庫臍帶血當成產業…

「美麗新台灣」,真的好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