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消失的書店」是個誠實的說法

近日台北有家"會消失的書店"引起一些爭議,有作家/設計師為文批評之。

我現在年紀大了不打筆戰,我看到那篇文章時,我只是覺得,在這個書店無敵難做的時代,"會消失的書店"其實還是個誠實的說法,如果有人敢說自己的書店是不會消失的,那還真是需要無比的自信和勇氣。

在理想的情況下,我們當然是希望書店可以單純靠賣書維持,在這個時代,實體書店賣書的毛利已經很低很低,而且在台灣比新加坡香港甚至馬來西亞都低,因為網路書店太方便,而且消費者已經太習慣79折這件事,消費行為很受價格影響。

存在就是硬道理,賣書賺的錢難以維持書店開銷,所以各家書店只好努力想各種其他方法來貼補收入,或申請文化部補助,或辦收費活動,或賣文具精品,也有人賣咖啡賣蛋糕賣咖哩雞賣冰淇淋。

也有人選擇企業或資本家合作,包括建商或媒體。那企業和資本家願意付出資本投入在書店上,當然是因為看到書店可以帶給他們的附加價值。站在"推廣閱讀"這件事情的角度上,我覺得這還是一件好事,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你能夠捲起更多的資本,對社會大眾就更有影響力,會賣出更多的書。

資本主義社會很多事情並不盡如人意,而我們活在這個社會,除非什麼都不做選擇去過一個舒適的生活,如果要做事現實就是這麼困難。圖書統一定價制遙遙無期,房東照樣和你收租,營業稅還是要繳,又不想剝削員工壓人事成本,倒頭來只能剝削自己。

我在台灣書店team的群組裡常常分享新聞,哪間實體書店又結束營業了。在這個時代,開書店好像變成一件很卑微的事,要做很多與書無關的事來生存,但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卑微,不就是希望在書店撐不下去消失之前可以多賣一本書,或許哪天有緣喚醒了一位路過的讀者,可以繼續文化傳播,完成我們無法完成的事。

我自己當年也不過是剛好路過一家書店。

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別人做的每件事情我們都認同,但既然是在文化事業裡,或許我們可以抱著更寬容的心,平常心看待不同的可能,別人不同的嘗試。

因為有時候,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

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新聞資料照片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