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一曲小麵攤 粗獷路邊攤麵店

我是城市裡的小螺絲釘,日正當中上工,圓月高掛時下崗,日復一日,一人飽全家飽。

收工後的霓虹燈像是引領汪洋中扁舟的燈塔,熙熙攘攘的人潮於五光十色的街區瀉流,大多是成雙成對,抑或是友群群聚,嘻笑聲不絕,洋溢著歡愉的氛圍。而習慣一人的我,總是選擇遁入車水馬龍外的窄巷,彷彿孤狼,卻又比較相近找尋慰藉的斑鬣狗。

最常吸引我的是粗獷的路邊攤麵店,未經太多修飾的裝潢和簡樸的烹煮器材,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老闆手起刀落於木質砧板,交雜著吆喝招呼,與歐吉桑們的酒拳喊叫交織成一首樂曲,有些粗俗不太動聽卻又叫人熟悉。我坐上熟悉的王座。

簡單最適人間時
簡單最適人間時
分享

不消半刻鐘,四方桌上擺滿黑色海帶、渾圓滷蛋、沾滷汁花干嘴邊肉,而 略帶紅色蠟油的麻醬麵似乎爽香滑口。但先入喉的是混著米酒的金黃色啤酒, 滋潤著喉頭又撫慰著疲憊,咕嚕一聲,氣泡刺激口腔;其後,起箸大口吞食蒸氣騰騰的辣麵,讓潤滑夾著花生粒的醬汁在口中跳耀,搭配小菜咀嚼的間奏, 簡單版的山珍海味,卻只有一聲「好」,而餘韻不絕於耳。

昏黃的月色灑在桌間,醉眼惺忪享受著只有孤獨才能引出的雀躍熱鬧,酒香菜香,人聲車聲,啷嗆漫步在眾人深睡的熟夜中,散步歸家,這是屬於喧囂城市裡斑鬣狗的靜謐,屬於我版權限定的獨奏交響曲,深深一曲喟嘆秋意。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