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的年代/天母麥當勞的最後一夜

天母,像是個台北邊角遺世獨立的小聚落,晚上十點多,路上一片寂靜,只剩下麥當勞的招牌全亮,六月二十日,這裡要熄燈了,33年的地標建物,就此揮別天母。

天母麥當勞六月二十日熄燈,結束33年的天母歲月。
天母麥當勞六月二十日熄燈,結束33年的天母歲月。
分享

店門口貼出了告別的公告
店門口貼出了告別的公告
分享

一趟告別巡禮,選在深夜造訪,不敢吃太多,點了支霜淇淋,我問櫃台的弟弟,「下個月要換到哪工作?」,他苦笑了一聲,沒有回我。也許是懷舊的情緒吧,想找回一些過往的記憶,地下室用餐區的客人比平時多很多,大多看起來不像本地人,我刻意找了緊鄰著兒童遊樂區的座位,以前這裡曾經是許多幼兒園小娃辦慶生的場所,小娃兒們呢?恐怕早已經忘掉這段往事了吧!

1986年展店初期,那時也是六月天,麥當勞曾是時尚約會把妹的首選,當年瀟灑的少年郎與婷婷玉立的少女,如今,又有幾對執子之手、白頭到老?

兒童遊樂區曾是許多小娃慶生的首選
兒童遊樂區曾是許多小娃慶生的首選
分享

天母這幾年變化好快,知名老店一家家歇業,最有特色的應該算是吧!有庭院、兩層洋樓,前年無預警的告別,現在變成網美熱門打卡點的星巴克;緊靠著它的,原來是走義大利風的「隨意鳥地方」,店面頗有自己個性,而後也遠走他方,「好丘」曾經短暫攻上山頭,如今換成一家美式餐館「JB’s Diner」,現址這兩家名店仍有一定口碑,只是,天母缺的,從來不是美食,而是回憶。

店裡頭貼出一張當年的照片,對比現在,店面已經縮小了許多。
店裡頭貼出一張當年的照片,對比現在,店面已經縮小了許多。
分享

走出麥當勞,默默算著自己一年吃不到三、四次,去Haagen-Dazs及隨意鳥的次數更少,老天母人自己都不大捧場,真是怪不得「店租太高」這個因素,心裡突然飄來一股歉意,「對不起,我來晚了」。

Haagen-Dazs當時的天母店,現在是星巴克的人氣打卡地標。
Haagen-Dazs當時的天母店,現在是星巴克的人氣打卡地標。
分享

住在天母四十多年的房仲老王說,這裡的人真的是「天龍國中的天龍人」,有相當高比率住民反對捷運進來,他說,再過幾年,售屋廣告會標榜著「台北唯一沒有捷運的清幽住宅」,好酷。

是啊!這幾年天母商業活動快速退潮,「假日市集」勉強吸引一些外地來客,但算不得什麼特色,只有到萬聖節那天,天母的小街小巷「到處見鬼」,what the hell,這算是天母唯一被人記起的一天,沒有之一。

這個月十五日,羅大佑在小巨蛋辦了一場演唱會,就在天母麥當勞打烊前夕,好想插播這首「告別的年代」。「誰又在午夜的遠處裡想念著妳,遠處的午夜的夢裡相偎依…..」,再見了,這些天母人的共同回憶。

義大利店隨意鳥地方結束天母據點後,好丘曾經短暫攻上山頭。
義大利店隨意鳥地方結束天母據點後,好丘曾經短暫攻上山頭。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