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走走花東 巧遇森川里海

分享

臨時起意出發花東,沒什麼目的地。心裏想得很簡單,沿途看見靜謐的山巒與花東的藍海,就夠了。

去程飽覽山,回程遠眺海。午間北返時腦中才想著——這趟花東行真的只是感受山雨風鬧而已呢,忽然,旅伴喊:剛剛那個,好像是你說的藝術季,那個什麼海的。

森川里海。

康雅筑《紡仿那有形無形的》
康雅筑《紡仿那有形無形的》
分享

沿台11線北迴,我首先在港口部落找到了康雅筑《紡仿那有無形的》,穀倉裡的錄像裝置呈現港口遺址的陶製紡輪,並藉由棉線作為穿越時間的媒介,從考古的角度出發探問人與土地的連結。

這個發現彷彿開啟藝術尋寶的旅程,喚起前年在瀨戶內海跳島旅行的回憶,但初秋的正午烈陽暈人,難以靜下來閱讀作品說明。

陳昭興&王亭婷《我對生活很滿意》
陳昭興&王亭婷《我對生活很滿意》
分享

自然中放置一個人為的產物,趣味性是有的,但要讓觀者體會作品與在地的連結,還是有難度的。

尋寶的路途中都沒有遇到其他觀者,直到抵達貓公部落,隱身在豐濱溪河床上的作品《過剩的風景》不太好找,這才讓我遇到同樣在尋寶的一家人。那位可愛的媽媽主動開口和我聊天,並推薦我南迴藝術季,我們互相分享作品,有種志趣相投的親切。

邱承宏《過剩的風景》
邱承宏《過剩的風景》
分享

後來,尋找森川里海的作品時,我都和這一家人擦身而過,媽媽有時會笑著對我說:「這個我看不懂~」或是「這個不錯,快去看看。」無論作品能否感染或感動他人,甚至使人理解或進而思考,我認為藝術家都踏出了一大步,並且很努力的去完成一件創作。因此,去發掘作品,試圖理解藝術家想要表達的語言,就是觀看世界的一種方法。

去花東沒什麼計畫,沒什麼目的,但這樣的旅行方式,總能得到出奇不意的滿足。

Facebook Post:走走花東,巧遇森川里海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