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踽踽漫遊的西莒,如風之徐行

在馬祖老酒的催眠下,我在南竿睡了一夜後,第二天一早(6:00)又被老板叫起床,我不是來渡假的嗎?怎麼每天都得早早起?

這也是沒辦法啊!因為今天要搭船去莒光鄉,船班一天只有三班,間隔約三、四小時,最早的一班是7:00,錯過就要等11:00。

分享

莒光鄉包括東、西莒兩個島,由南竿出發的船,單月份會先到達西莒,再抵達東莒,然後回南竿,雙月份則先到東莒。一般人只會到東莒,因為它的景點較多、較著名,但我就愛走冷門,既然來了,就應走透。於是我打算先到西莒走走,然後搭11:00西莒至東莒的區間渡船,到了東莒,也不要只是到此一遊,匆匆逛完就搭下午4:00的船回南竿(大部份人都是這樣)。所以我之前就計畫一定要在東莒住一晚,好好享受小島的遺世風情,這樣才不枉千里迢迢來此一遭,這才符合「頑石旅遊哲學」。

分享

分享

分享
分享
分享

分享

走向菜浦澳

我執意要來西莒的原因,是為了馬祖觀光旅遊手冊上的一張照片,那張照片是黃丁盛老師拍攝菜浦澳的海灘,整個畫面好美,讓我腳底板不聽使喚,一直想來親臨現場。然而看地圖,菜浦澳正好在島的東北角,與我上岸的青帆港,正好在島的對角兩端,怎麼去呢?這可不是從台北車站要到新光大樓這樣簡單的事,這是要去101的距離呢!(我猜的啦!)就我知道,西莒不像南、北竿有公車,也沒有出租摩托車,於是若找得到人分攤計程車錢,那麼包車玩也是不得不的選擇,畢竟時間不多,而且我還背著大背包呢!

不意外地,在西莒下船的人並不多,雖然是大清早,天空卻出奇地蔚藍。我一看前方半山腰處有個村落,旁邊則是一個大斜坡,想必就是我待會要走的路。我有些退卻,於是就像登山前要做暖身一樣,趕緊跑到廁所補充元氣...加油!加油!!你可以的!!!沒再怕的啦!!!~~自我催眠一番。

再走出廁所時,發現一群少年郎,嘻嘻哈哈,邊走邊拍照,後來知道他們也是要去菜浦澳,我便試探問他們是否要搭計程車。由於她們共有一男五女,我不敢想像她們會要走路!結果,沒錯!他們告訴我就是要走路去!

挖理哩!誰怕誰!烏龜怕鐵槌,蟑螂怕拖鞋!跟你們拼了!

分享
分享
分享

聽濤的海邊

有伴就有膽,於是我有這群小朋友為伍,沒有藉口,就只好往前走。每到一個路口,就問一下路人或阿兵哥,菜浦澳怎麼走?是不是這條路?結果每個人的回答都是:菜浦澳很遠ㄟ!

每問一次,心裡都會苦笑,然後我又用登山的「想像力催眠術」,告訴自己,有看到前面那座山坡沒?過了就到了!是的,就是這樣,沒錯!只是那山坡好像在三公里外,而我們正在另一個山坡上。

就這樣走!走!走走走!她們小手拉小手,拉著拉著就進了飲料店,我只想早去早回,於是就繼續踏破鐵鞋去!終於再經過一個看得到東莒島的灣口,經過警察局及當地唯一一家旅館後,來到小圓環,順著指著菜浦澳方向的小路走下去,約一公里處就是盡頭了。

可我怎麼看,怎麼不像手冊上的風景啊!我心想又被騙了嗎?照片總是會唬人?!

往菜浦澳的馬路終點又見一座有駐軍的碉堡,計程車就在碉堡前等著,大概是在等阿兵哥放假。雖然眼前與照片上的風景不太一樣,但仔細一瞧,小小的海灣,被海浪侵蝕出來的礁石肌理,卻是同樣的壯觀美麗。海浪拍打著海岸,捲起千層雪的畫面,不斷來回呈現,望向大海,藍天無邊,真是好視野!

此刻手機響了,是先我一步來過馬祖的朋友,我告訴他正在他沒來過的西莒海邊聽濤,四下無人的感覺,與西澳如仙境的羅特島(RottnestIsland)氛圍好像,連海岸都異曲同工。我真想在此多待一會兒!

就這樣,直到那些小屁孩出現,我才離開,當下好像是與大海做了一次秘密幽會一般。

分享
分享
分享
分享

青帆村最後一碗豆花

原路走回碼頭旁的青帆村時,方才十點,我在這猶如金瓜石一樣的小山城閒晃,發現這裡的房舍整齊,且是少見完整的水泥屋,外牆幾乎都粉刷成白色,與其他島上傳統花崗岩的閩東建築不同,別有一種美感。其實也已經滿身大汗,趕緊躲進一家珍珍飲食店,來一碗當地的豆花,霎時間暑氣全消。老闆說這是今天的最後一碗,他要打烊了!小村的生活簡單,連食物都限量。

據說青帆村在晚清時曾是聚集眾多洋人「以物易物」的貿易港,於是得有「青番」(洋人的意思)的舊名,國民政府來台後才改名「青帆」。現在馬祖列島的居民大多講福州話,這與所謂的閩南語截然不同,因此與他們溝通,用國語比較不會雞同鴨講,尤其是對老人。

分享
分享
分享

猶記得也在書上看過西莒的風景,有一張是綠色隧道的影像,我竟差點就忘記要去。可是我已經走過一圈,那景點在哪裡?問了老闆娘,才知道就在我去菜浦澳的叉路裡,這時我既懊惱又後悔,方才怎麼沒記得呢?此時時間不多,要去或是放棄?

最後,想去的欲望還是戰勝體能的抗議,憑著一股傻勁,向路人詢問、確定方向,並假設「目標就在不遠前方」的催眠聲再度響起。終於在經過一個硬梆梆的「軍令如山,軍紀似鐵」的精神標語後,依稀看到它了!

我看到了記憶中,那樹蔭遮天的綠色林道,與口令看板遙遙相對,平衡了嚴肅的氣息。綠色隧道雖然不長,但濃密青翠的枝葉把烈日隔絕,氣溫彷彿也驟降了好幾度一樣,我猜想阿兵哥也一定愛死它。

暴走西莒4小時後,好像該看的都看了,回到碼頭候船處,又遇到那幾位年輕人,他們說回程時已經不堪,所以改搭計程車。計程車司機有解惑,那張菜浦澳的照片沒有騙人,只是因為漲潮的關係,所以沙灘不見了,於是才會看不到原來的美景。

海島旅行就是這樣,漲潮、退潮風景各不同,能否看到大景,也是可遇不可求,要看運氣的!你問我西莒如何?---我肯定會記得很久。

分享
分享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