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雄/南海明珠 東沙島,一個月一次的補給

或許是昨天興奮到睡不著的關係,今天起了個大早,簡單梳洗過後就踏上了這趟旅程。直到下午三點前我們都待在南區機動海巡隊,先是開訓典禮,爾後請教授專題演講。接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走到了高雄艦停泊的地方,合照結束後,正式與台灣本島道別,展開了為期五天四夜的東沙巡禮。

駛離高雄港
駛離高雄港
分享

單趟航程約16個小時!對於連坐國道客運都會暈車的我來說,是一個令人害怕的挑戰,但實在機會難得能夠乘坐海巡的船,也顧不得那麼多,從啟航開始,竟然就在駕駛艙待了快2個小時。隨著台灣本島消失在地平線的那端,暮色也悄悄降臨。到了晚餐時間,最後仍被暈船給擊敗的我,一個人獨自走到餐廳外,想好好的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卻被夕陽染紅的天空給震懾住,順勢倚靠在一旁的鐵欄杆,目不轉睛的凝視著遠方,一步都不想挪動。

分享

飯後,所有人聚到了停機坪,圍成一圈,就地躺下,不一會兒時間,滿天星斗高掛於空中的景象使大家沈醉其中,耳邊伴隨而來的是船舷浪花愉悅的交談聲,不禁為這個初夏夜晚增添了幾分熱鬧。隔天醒來,打開地圖一看,才驚覺原來已經到了環礁的外圍,於是二話不說,奔向甲板,想找找究竟東沙島在哪裡,這種心情就猶如大航海時代,水手們發現島嶼那般的期待與興奮。此時隱約可以看見在海平面上一狹長凸起的輪廓,周圍則是一條明顯的白線,據說那就是環礁所在的位置。簡單操作過船上的設備後,約莫11點左右,接駁小艇分批將我們載到島上。

東沙島長約2.5公里,寬約0.8公里,全島最高建物只有五層樓高。小艇停靠岸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群的海巡人員,著裝正式的拍手歡迎我們到來,受到貴賓般款待的我們,下船後頻頻向他們道謝,畢竟那時正好是接近正中午,沒什麼遮蔭的海邊,各個海巡人員都汗流浹背。隨後,待命已久的小巴載我們到餐廳,這過程中,穿過了種植各種防風耐鹽植物的樹林,其中還有幾條看起來神秘的小徑,令我不禁嗅到冒險的味道。

用餐的景象也是讓人嘆為觀止,一、兩百位海巡人員待在一個大餐廳裡,餐桌上是已經打好菜的餐盤,整整齊齊的對應到每個座位,由於我們是外賓的關係,每個座位上都有屬於自己的名牌,菜色的部分與台灣差異不大,不過一旦想到這是一個月只有一次補給船的外島,這些飯菜可要好好珍惜了。

午後,開始參觀島上的各種設施。第一站—郵局,雖然東沙島是隸屬於高雄市旗津區,不過從這裡寄信的話可以蓋到島上的郵戳,那正是最值得紀念的,因為就只有這裡才有。此外,郵局當然還有販售郵票,紀念郵冊⋯⋯等,各買一樣的話,還真的會花不少錢呢!同樣建築裡,還有販賣部,這裡提供的比較偏向一般民生用品,多半是一些零嘴、泡麵和鋁箔包飲料。

另外,也有販售島服,背後印的「島遠心近」正是生活在這裡人們內心的最佳寫照,反映出,即便身在遙遠之處,心仍繫在本島這種心境。後來我們又參觀了海水淡化廠、發電廠、大王廟、東光醫院和月牙軒。經過海巡人員詳細的介紹,才知道飲用水其實不是經海水淡化的,而是由本島運來的瓶裝水,原本島上有數口水井,不過現在能用的只剩一口了。

大王廟
大王廟
分享
分享

大致參觀完後,我們前往海邊淨灘,這是唯一在島上感到惋愕的一件事。白淨的沙灘上,到處散落著各種垃圾,多半是一些瓶瓶罐罐和廢棄的漁業用具,仔細去看上面的文字,就會發現,其實那不來自台灣,而是鄰近的國家,傾倒至海中的垃圾隨著海流飄來東沙島。島上的弟兄雖然每年都會定時淨灘,但這完全沒有解決到問題根本。

或者該說,這個「根本」解決不了。垃圾除了破壞觀感外,最重要的是會破壞生態。

現階段,能盡力而為的就是「不斷撿垃圾」這個辦法了。以樂觀的態度想,近來環保意識抬頭,垃圾會減量,是稍稍可以期待的。

分享

晚餐過後,活動可沒結束。穿上不怕水防滑的鞋子後,往海邊移動。為的是觀察夜間潮間帶生態。夜晚海邊的空氣,混雜著一點淡淡的海藻味,手電筒向海灘一照,只見一隻隻的寄居蟹正在從岸邊的樹林往海的方向爬。雖然每隻都長的不太一樣,不過可以知道的是他們都很辛勤。向他們道別後,我們動身前往東沙管理站,透過海管處人員的課程,我們了解該如何以最基本的知識認識星空。來到了北邊的停機坪,隨地就躺下去,心想這大概是唯一有機會能躺的機場吧!這一次少了海浪的聲音,取而代之的是解說員介紹的聲音。

分享

不變的是依舊美麗的星空,而今天也跟著璀璨的星空畫下了句點。

島上的第一個清晨,在一陣此起彼落4:15的鬧鐘響拉開了序幕。此時戶外仍是一片黑暗,只有東方的天空略微亮了些。對!咱們正是要迎接今天的第一道曙光。走到島的最東邊,剛好那有一高處,原為軍事堡壘。大家找了最合適的地方,有的準備錄影,有的準備拍照,有的純粹欣賞。黎明的天空永遠是最令人期待的,因為不知何時太陽會從哪升起。就在等待的同時,一群人跑去沙灘拍了張大合照,才一個不留意,太陽竟悄悄的探出頭,霎時天空整個亮了起來,這既不是相機可以拍的起來,更不是可以用言語表達的,只能憑藉當下的感受烙印在心中封存。

時間來到了六點多,精神抖擻的海巡人員整裝帶隊到現場。看完日出的我們也列隊排好著,地點是位在東南海岸的國碑。當音樂聲一下,所有人齊聲唱著:「三民主義⋯⋯」,宏亮的歌聲振奮了這個早晨。緊接著,國旗隨風飄揚升起,大家以一張與國碑的大合照開始了今天的活動。

分享

待在東沙的第二天,活動分成兩類,一、海域活動,二、軍事體驗。早上分批進行搭船繞島和浮潛。

這是我第一次浮潛,對我來說,海裡充滿著無限未知,抱持著這份期待與教練就這樣一頭栽進了水裡,一開始實在不習慣用嘴巴呼吸,想潛深一點,呼吸管又會進水,好在後來抓到了一點技巧,在水中有泥沙的關係,加上可能視力不好,所以看到的有限,但看到魚在身邊游的當下,還是蠻高興的。

分享

繞島的船與大船接駁的小艇是同一艘,這次為了好好看清這座島的面貌,我可不會再坐船艙裡了。以小艇的速度,站在船艙外,海風呼嘯而過是多麼的涼快,放眼望去,湛藍的海水,讓人有種誤以為到南國度假的感覺。

分享
分享

下午前往二中隊駐守的南沙脊參觀,在此有許多的碉堡、坑道和重裝武器,想必是為了防止他人入侵而設置的。在海巡人員的講解下,我了解到位在本島和離島的海巡是有差異的,離島多半是以保衛國土一勤務為重,就有點像軍人的那種感覺,隨時有戰爭的可能性,因此一刻都不能鬆懈,平時的演習也是很重要的,絕無戲言,因為一旦問題發生,就必須以最快的方式做應對。再來則是上有關於手槍及步槍的操作。

這是我第一次使用手槍,以往只會在警匪片中看到,沒想到這次竟然能親自拿拿看,當然是沒子彈。

這些演練完後,我們就坐車往北岸的靶場進行實彈射擊,雖然在高中也有打靶的經驗,不過時隔這麼久,還是會有那麼一點小緊張,尤其再聽到第一聲槍響後。來的途中也許是只專注在等等要打靶這件事,完全忽略了周遭的風景,回程才意識到「阿!原來潟湖在這」。東沙島包圍著的潟湖又稱做小潟湖,水深蠻淺的,在小潟湖口的地方有著珍貴的物種—檸檬鯊,可惜這趟旅程並未見到他們。

分享
分享

夜晚,拜訪島上的麵包坊,要做的麵包是明天自己要吃的早餐,那當然要好好做囉!烤麵包之餘,大家一同在旁邊的咖啡廳唱歌,一邊品嚐著咖啡,一邊沈浸在歡愉的歌聲中,想必大家都意識到這是在東沙的最後一晚了,因此都盡全力的在享受這個夜晚,好讓自己不留下一絲遺憾。

分享

晚上9點了,活動結束了。不過門禁是10點,趁著這一個小時的空檔,我和幾位同學跑到了停機坪,原本想說再看一下星空,後來有同學突發奇想「我們來寫字吧」,剛好在場的人數可以湊成「Dongsha」這幾個字,於是每個人認領一個字母,拍下這張令人永生難忘的照片。

感謝石鈞明(小石)同學提供
感謝石鈞明(小石)同學提供
分享

隔天,待在東沙的最後一天。由於颱風的關係,我們預計返航時間提前了,但我還想再多走走看看。這天依然四點多就去東岸等日出了,可惜的是,今天天氣又稍比昨天差一點。太陽只露臉個幾分鐘,馬上就躲到厚厚的雲層中。沿著南沙脊走的我們,想說到潟湖口看看,不料卻走到了北岸的停機坪去了,在那不巧碰上突如其來的大雨,完全沒有遮蔽物的北岸,簡直是要我們淋成落湯雞。

此時應證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時西邊的天空出現了一道跨坐在小潟湖的彩虹,這是何等的幸運!我即便淋著大雨,手還是不停的在按快門,豈料滂沱大雨倏忽即逝,隨即天邊的彩虹也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不過只有短短的十幾分鐘,一切猶如黃粱一夢,實在太不真實了。

分享

驚艷的早晨後,我們替島上拔了極少數的外來種,並種下了本島或本地才有的原生種,這些都是為了讓我們更了解國家公園的工作,以及維護生態的方法。

分享

活動不知不覺來到了尾聲,在結束前有個心得分享,其中有位同學表達了心中沒有仔細看小潟湖的遺憾,指揮官一聲令下,兩輛公車幾十分鐘後,就把我們載到了飛機跑道的盡頭,雖然能看的時間不多,不過還謝謝指揮官,完成了「我們」的遺憾。

分享

午餐後到離開東沙島大概還有一個小時左右,這段時間當然也不能放過,我想再到海邊一睹那碧綠的海水,這裡說命運捉弄人也不為過,好巧不巧就在要去海邊的途中我被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喊的是我的名字,往回看,我愣住了,叫我的竟然是我的國小同學,正好他到島上擔任志願役,當下實在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時隔九年,竟然會在東沙島再次相遇,跟他聊了很多,不過很快的也來到離別之時,心中不由得感嘆「下次見面不知又是何時了」

分享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並沒有像徐志摩一樣豁達的態度。因為國家公園裡的東西是不得攜帶的,於是我帶了個空的玻璃瓶,想著空氣大概沒關係吧,就這樣告別了東沙,登上小艇時,我彷彿看到這幾天帶我們的那位海巡人員,用手拭著眼角,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分享

2019/7/1 14:34 小艇駛離東沙島碼頭

回想這五天,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來都來了⋯⋯」,沒錯!每天四點起來算什麼,一生恐怕就只有這次機會了,燃燒青春吧,何不再跟我瘋狂一回呢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