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離異、被密友性騷 從想把自己殺死到笑著感恩:「慶幸我選擇活下來。」

照片中笑得燦爛的孫詩雯,其實背後有段辛苦的故事。圖片由孫詩雯授權「有肌勵」刊登
照片中笑得燦爛的孫詩雯,其實背後有段辛苦的故事。圖片由孫詩雯授權「有肌勵」刊登
分享

從小父母離異,朋友成了唯一陪伴自己的人,沒想到被視為親人的友人,卻成了性騷、伸魔爪的狼人。強烈的恐懼感,在孫詩雯的生活中揮散不去。

孫詩雯從每天都想把自己殺死,到如今可以開始微笑,她想告訴當年哭泣的自己「感謝妳選擇活下去,因為活著,我才能感受這世界的美好!」

我的存在是負擔

孫詩雯接受全台最大女性健身社群「有肌勵」專訪,透露這段如何找回笑容的故事。

父母在孫詩雯1歲前離異,雙親經濟能力都不好,跟著誰都是負擔,因此孫詩雯和兩個姊姊,是靠著家扶中心、周邊親戚的幫助,以及爸爸微薄的生活費生活下去的。

孫詩雯談起小時候,三姐妹要共吃一個爸爸從工地偷帶回來的便當,鬼靈精怪的她,就想到要把便當加很多水,煮成熱熱的粥,她說:「這樣三個人,才夠吃」

10歲時,媽媽捨不得孫詩雯三姐妹,到法院申請監護權官司,所幸,官司勝利了,但媽媽必須得加倍努力工作,才有辦法繼續陪伴孫詩雯三姐妹。

我的朋友是惡魔

缺少雙親陪伴的孫詩雯,同儕的陪伴對她來說相對重要,也因此孫詩雯對於週遭朋友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國中時,在朋友的邀約下,要一同出去過夜遊玩,沒想到她深信的朋友,竟然支開其他人,性騷擾孫詩雯。小女孩當下什麼都不敢說,最可怕的是,隔天居然還差點被同行友人再次侵犯。

壓抑的情緒爆發了

險遭以為是親人的朋友侵犯,孫詩雯個性、行為變得異常,把自己關在家裡、排斥與人對話,但那時候同住的人,並沒有心理疾病的觀念,沒有人對孫詩雯伸出援手。

上了大學,排斥社交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甚至會開始用指甲把自己抓到流血,常常腦袋裡會出現另外一個聲音:快把自己殺死啊!

壓抑過久的情緒,爆發了。

幸虧當時身邊有位心理系的朋友,察覺到孫詩雯的異常,才帶著她去就醫,才確定孫詩雯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服藥的青春年華

每到春、秋換季,或是不小心接觸到關於「性」等話題,孫詩雯總是會失控,必須服藥來壓抑情緒。

想嘗試著走進人群,好不容易答應了朋友聚餐,總是在最後一刻退縮,因為心裡總有個聲音:「不要出去」、「快拿刀把自己殺死啊」

正值青春年華的大二女孩,應該是要和同學逛街、享受校園生活、累積打工經驗來豐富人生的孫詩雯,卻是每天和心魔對抗。

走!我陪妳

服藥治療的過程中,心理系的同學再次對孫詩雯伸出援手,這一次二姐也加入了,同學建議孫詩雯去運動轉移注意力。

於是孫詩雯從住家附近的健身房開始、畢業後也辦了健身房的會員,跑步、重訓、有氧、樣樣來!想放棄的時候,就在心裡告訴自己:「不想被欺負,就要變強壯」。

開始運動後,孫詩雯也投資自己,學習美甲、霧眉,經營副業,現在變成了一位可以走出戶外,接觸人群的女孩。

想鼓勵大家的話

父母離異、被信任友人性騷擾,對孫詩雯來說很絕望,但她很感恩,生命中出現的那位心理系同學,幸好她及時伸出援手。

如果可以能夠回到過去,孫詩雯想告訴當時生病的自己:「感謝妳選擇活下去,因為活著,我才能感受這世界的美好」

透過「有肌勵」,孫詩雯想告訴大家:「會陪一輩子的只有自己,所以更該善待;如果看不到明天,怎麼會覺得明天會更差?所以照顧好自己,才能迎接更好的明天。」

————————————————————————————

有肌勵」是女性專屬健身夥伴,提供健身資訊、健康方法,更提供滿滿的鼓勵和正能量,給女性肌力,也給女性激勵,讓姐妹們的健身路上,不孤單!

YT:有肌勵、FB粉絲團 有肌勵 、IG 有肌勵、社團(女性專屬|健身的我超美

IG:https://www.instagram.com/udnGpower

社團:女性專屬|健身的我超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