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暑假遊學
彭菊仙幸福教養
看新聞學英文
國際小學堂
新聞中的公民與社會
數感實驗室
好讀周報精選
寫作教室
怡慧師生共閱
技職3.0
《評鑑》雙月刊
貓獅子的小學堂
EZ TALK
青春共和國
跨界實作心理師
大學問
均一教育平台
蔡淇華教育短書

這堂桌遊課真實的可怕!反制電玩時代 阿普蛙用桌遊訓練獨立思考

2015-09-24 17:19聯合新聞網 願景青年記者李欣恬/台北報導

穿越基隆廟口夜市,找到了在警察局旁邊的文安里活動中心,拾級而上,兩旁繽紛的活動剪影說著里民的故事。這天是「阿普蛙工作室」在文安里舉辦「遊戲『社』計師」,跟大家一起玩桌遊的日子。

大小朋友陸陸續續來了,「弟弟你幾歲?」「來來來,幫我個忙往前坐……」穿著綠色蛙蛙裝的「阿普蛙」們熱情招呼著,他們是在全台灣各地用「桌遊」播種,種下「獨立思考」種籽的創意老師!

從「桌遊讀書會」開始,原本是幾個志同道合愛玩桌遊的社工師,一週一次聚在一起玩桌遊。「桌遊還可以怎麼玩出更高的價值?」他們自問。因為社工師需要面對各種個案輔導的背景,他們想到或許桌遊可以與教育結合。因此每次玩桌遊,就是他們在腦中醞釀一個個有趣教案的時候。

最後桌遊越玩越專業,「桌遊讀書會」漸漸形成了八人的小團隊「阿普蛙工作室」,結合了「老師、社工師、統計學、心理系」的專業,這群由朋友、同事或同學組成的基隆囝仔,希望從家鄉開始推廣「遊戲的力量」。透過口碑相傳與新聞報導,逐步地向外延伸觸角,在全台灣的學校、基金會、鄉里,舉辦活動與課程,讓學習不再只是制式化的單向吸收,而是有趣雙向的互動遊戲。

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分享

感動的起點,世界和平遊戲WorldPeace

從「桌遊讀書會」到後來成立「阿普蛙工作室」,關鍵點是團長林哲宇看到youtube影片,在感動之餘,下定決心往桌遊教育的方向前進。影片裡的外國老師用一個稱作「世界和平遊戲world peace game」的桌遊帶小朋友討論世界議題,透過角色扮演,世界彼端的戰爭與不平等不再是模糊的概念,而成為親身經驗的一部分。

「WorldPeace 是一個起點,我們藉此發現遊戲可以做到非常深。」有了WorldPeace的感動激勵與信心加持,原本一週一次的桌遊讀書會變成天天見面的討論會,他們不斷思索團隊目標與初衷,因為他們知道,要達成好的教學效果,需要遊戲與引導配合才能達到完美效果。

阿普蛙從井底之外進化為抬頭蛙,展現多元人才的團隊力量

「我們需要有個名字!」一天在咖啡店裡,大家左思右想要為這個新組成的桌遊教育團隊想個獨特又有意義的名字。「台灣孩子像什麼?」有人拋出問題。「台灣孩子像井底之蛙,台灣教育則像是一個井一樣把我們困住。我們傳統的教育不鼓勵孩子思考。」所以「Wa is up」就誕生了。原是幽默自嘲像井底之蛙,但正因如此,我們才要「抬頭」仰望世界,突破困境。

這天的桌遊遊戲「寶島大開發」開始前,大家要先找夥伴兩兩一組,主持人吳健毅提醒大家「如果在聊天過程中,發現自己與對方的想法觀念很像,那最好趕快尋找下個目標。」玩遊戲需要不同想法互相激盪合作,正如組織團隊,需要多元人才。

「我們的能力剛好都還滿互補的。」團長林哲宇很有執行力。吳健毅在大學曾主持團體遊戲,畢業後當過編劇,是團隊裡的創意腦袋。林侃眉是社工師,擅長協調與觀察大家不同的情緒,是團隊的融合劑。而在學校當老師的潘儀蓁,有帶學生討論生涯規劃的經驗,並有「生命教育輔導老師」的證照。

除了團員各自本身的專長,「阿普蛙工作室」把握各種機會,參加外界的活動座談,在學習中增加曝光率,也曾參加「亞洲體驗教育訓練」和美國主辦的「世界和平遊戲訓練」。

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分享

體驗式學習的魅力,電子時代的反動

近幾年來桌遊這個名字很夯,到底是什麼關鍵讓桌遊興盛了起來?台大心理系畢業的蛙成員吳健毅解釋:「桌遊這個名字存在很久,其實五子棋、圍棋等,我們小時候玩的遊戲都算是桌遊,但因電腦遊戲的出現而沒落。如今又興盛起來,可說是對電子時代的反動」。

電腦遊戲讓我們缺乏跟真實人世的互動,阿普蛙之所以挑選「桌遊」為教育手段,著眼於它「體驗式學習」的魅力。桌遊提供一個很安全不會受傷的場域,讓每個人盡情發揮想像力去模擬人生的各種情境。阿普蛙帶「桌遊」課程時,遊戲本身花費的時間只佔一半到三分之二,其餘是討論時間,「我們希望參與者與我們一起思考」,因為阿普蛙最終目的不只是玩遊戲,而是透過遊戲學習獨立思考的能力。

蛙成員吳健毅。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蛙成員吳健毅。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分享

不是設計桌遊,而是在做教案設計

如此創造全新的學習教育模式,少有前例可循,阿普蛙在找到適合的操作模式前,也曾陷入盲點。「一開始我們走的方向是反的,我們每玩一個桌遊就想硬找出一個可以搭配的教案。」阿普蛙們曾想過要把每個玩桌遊都賦予教育意義,但漸漸發現有的桌遊只在訓練單純的反應速度,無法深入教育議題。

重新確立目標與方法後,他們不再從遊戲想教案,而是看到問題與需求,再挑選合適的遊戲,最後依個別狀況改版遊戲,甚至為特定教育目標量身定做一款桌遊。「所以每次帶課程,我們首要會問參與者希望獲得哪方面的學習,再來依照現有或改編的桌遊,下去帶課程。」

蛙成員林侃眉。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蛙成員林侃眉。圖片提供/阿普蛙工作室
分享

在石門老梅國小,看見意義與價值

關注自然教育的石門老梅國小曾經邀請阿普蛙去帶桌遊課程,透過改編原有桌遊,搭配自製投影片的「寶島大開發」遊戲,讓小朋友扮演專家學者、政府官員、黑道幫派、企業財團、宗教團體或民間團體等不同組織,在不同的建設開發案中,選擇友善環境或經濟開發的模式。

「對國小生要如何談都更」?這款原先設計給高中大學生玩的桌遊,卻在阿普蛙生動的帶領下讓孩子們產生令人驚艷的反思與迴響。

或許深受國小生態教育的影響,孩子們一開始都選擇友善環境的開發方式,但當某組打破通則,選擇經濟型開發而大撈一筆時,「全部小朋友都瘋了!」像嗜血鯊魚一般,每個人都拋開原先保護環境的思維,捲入瘋狂開發的金錢漩渦。遊戲結束後正要開始檢討,小朋友才猛然驚覺自己所做所為的荒謬,感傷與錯愕的情緒互相交雜,因為「綠石槽在大家賺紅了眼之際,竟淪為停車場。」擔任環保團體角色的組別,率先出來道歉,坦承失職沒有把守護環境的任務徹底落實。孩子們從永續愛地球到為了經濟不擇手段破壞生態,最後透過反省討論,又重新找回對於環境應該保有的友善態度。

縱然知道保護生態的重要,但面對現實的金錢利益,我們卻容易忘記原先的堅持與正義。孩子的反應像極了真實社會的縮影,然而,參加過這次桌遊的小朋友往後面對相似抉擇時,應該不會如此迅速地陷入瘋狂。

回不去平凡的偉大航道,成立公司讓影響力更擴散

當被問到選擇與自己科系同學不一樣的道路,出來創業、運用創意帶課程,會不會感到徬徨迷惘?「超爽、超棒的呀!」蛙蛙們反射回答,「就像是魯夫海賊團,突然進入到偉大的航道,你開始無法忍受過一個無聊的生活。」選擇一條沒有前例可循的道路,讓阿普蛙有機會接觸多許很酷的創意。

未來「阿普蛙工作室」打算與NGO簽約,自己做一款有關「多元價值」的桌遊,因此成立正式公司的念頭開始在腦裡萌芽。部分成員將陸續辭掉目前的工作,專心經營阿普蛙的任務。雖然成立公司就必須開始考慮商業模式,但阿普蛙說:「我們想要創造更大的影響力」。毫不畏懼地迎向創業,阿普蛙用桌遊為教育努力。

★臉書分享此文,有機會獲得星巴克隨行杯或NBA運動水壺!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