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睽違四年!元大台灣50反1比下0050 躍居台股最大ETF

約會峮峮全匯報 吳宗憲堅護小鬼隱私「就讓他帶走吧」

臺灣錢的歷史——原來17世紀臺灣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1646年Issac Commelin編寫出版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起源與發展》書中,介紹當時(17世紀)亞洲地區流通的貨幣。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1646年Issac Commelin編寫出版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的起源與發展》書中,介紹當時(17世紀)亞洲地區流通的貨幣。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蒐藏品

臺灣錢的歷史

文/石文誠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副研究員)

臺灣人用「錢」,國際化的年代相當早。17世紀,西班牙人鑄造的「里爾」是臺灣極普遍的貨幣。到了清代,臺灣人仍舊愛用外國「番幣」進行土地買賣等大額交易,官方鑄造的「紋銀」反而多限於官衙流通。從早期臺灣錢幣使用的情形,不難發現臺灣人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16世紀70年代,西班牙在呂宋島馬尼拉建立據點後,西班牙人鑄造里爾銀幣作為在東亞使用的通貨。當時從西班牙的殖民地,至南亞各地的西班牙、葡萄牙人的通商地域,都流通這種貨幣,成為當時東亞主要的國際貨幣。臺灣自然也有流通,到清代也一直延續使用。

外國洋銀以圖辨識

不過當時的閩南人怎麼稱呼里爾呢?他們是直接將里爾此外來語轉化稱呼為「鐳」。清代《廈門志》也寫道:「又有紅銅鑄者,中肖雌虎,名曰鐳,以當錢文之用」。現在新加坡的福建人稱呼錢就叫「鐳仔」。

對於外國來的「洋錢」,民間看不懂幣面上的洋文,常用幣面上圖案來稱呼「洋錢」。例如西班牙銀元除稱為「鐳」之外,18世紀之後鑄造的銀幣上,幣面印刻國王像,看起來像佛頭,被臺灣人稱呼為「佛銀」、「佛頭銀」、「佛面銀」、「佛首銀」等。

圖左:西班牙卡洛斯四世(Carlos IV,1788-1808年)時期製作的8里爾銀幣,也就是漢人說的「佛銀」。圖右:西班牙1里爾銀幣
圖左:西班牙卡洛斯四世(Carlos IV,1788-1808年)時期製作的8里爾銀幣,也就是漢人說的「佛銀」。
圖右:西班牙1里爾銀幣

除了「佛銀」外,還有「雙柱」。所謂「雙柱」是指西班牙銀元的幣面印刻有二根柱子,故俗稱「雙柱」;而外國銀幣上常在錢輪邊緣有麥穗花紋,故也被稱為「花邊銀」。此外,荷蘭人所鑄的銀幣因幣面上有騎馬持劍圖,故稱「馬劍」,出現有劍的圖案的錢幣,就被稱為「劍銀」。

西班牙銀元上的「雙柱」圖案。
西班牙銀元上的「雙柱」圖案。

官方紋銀官衙流通多

外國來的「番銀」,普遍在臺灣民間流通。官方所鑄稱的「紋銀」,反而不受百姓愛用,通常只在文武官衙內使用。清代臺灣有一種官方鑄造的紋銀「壽星銀餅」,民間又稱為「老公仔銀」。

關於「老公仔銀」的鑄造,連橫在《臺灣通史》指出,咸豐3年(1853)「林恭之變」時,臺灣官府鑄了3種官銀,壽星銀餅是其中之一。

當時官員似乎參考了外國番銀的作法,在幣面上印刻圖案,差別在於將其改為中國傳統紋樣,因此便以圖案來稱呼3種紋銀:「壽星、花籃、劍秤」。其中,壽星圖樣較為常見,幣面上印刻「道光年鑄」、「足紋銀餅」等字,這樣看來,連橫所稱咸豐3年「林恭之變」時鑄造的說法可能有誤,觀諸文獻,應該是在道光12年(1832年)「張丙之亂」時鑄造的。

漢人使用銀幣時,習慣以重量計算幣值,所以漢人使用外國銀幣交易時,也是透過秤重決定其價值。一個8里爾銀元大約重27餘克,一兩約重37餘克,折算下來大概是8里爾銀元折7錢2分(紋銀一兩),這就是8里爾被當時人稱「七二銀」的原因。上述官鑄的壽星銀餅,幣面寫著「庫平柒貳」,表示此幣重量7錢2分,也被稱為「七二銀」。

官方通寶與私錢

外國來的「番銀」,主要使用在民間的大筆交易如不動產買賣當中。但日常生活的小額買賣,主要用銅錢,而且也需要有輔幣,方能找零。所以銅幣被稱為「零星(lân-san)」、「零星錢」(lân-san-tsînn),客家話也說「銀角斯係零星錢」。客家與閩南話裡的「銀角仔(客語:ngiunˇ gokˋ eˇ,閩南語:gîn-kak-á)」指的都是銅錢,有趣的是民間以「銀角」來稱呼「銅錢」。

臺灣民間通用的銅錢,以清代歷代鑄造的「通寶」為主,也仍使用清代以前宋元明的銅錢、鄭氏集團所鑄的永曆通寶,以及日本與安南的銅錢等等。

永曆通寶。
永曆通寶。

這麼多「通寶錢」中,民間認為日本的「寬永通寶」最為精緻,是當中價值最高的。官鑄的「通寶錢」也稱為「制錢」,然而民間卻有很多種私鑄的「私錢」流通,因不若官鑄制錢精細,又稱「歹錢」,官鑄的則是「好錢」。

清代臺灣民間「私錢」常與「制錢」混合使用。當時人就觀察說「百姓其買蔬菜,皆用私錢以與農夫,而農夫則將私錢向街路買物品」,也就是說使用「私錢」是很普遍的。

臺灣地方官員對私錢的流通,也頗在意。恆春縣署就曾為了私錢的在恆春流通,導致物價昂貴,公告禁用私錢,規定「自示之後,一切買賣統用制錢」,「倘敢攙和小錢,或自他處潛運到恆,希圖取利,一經查出,定即嚴拏究辦」。通常1個外國銀元可換制錢並無固定,折率雖常有波動,換到700至800文應無問題,而私錢價值較制錢低,利率好時,用銀元可換到1,500文之多的私錢。

錢是原住民身份象徵

談了漢人,那歷史上臺灣原住民怎麼使用錢幣呢?

16中葉世紀以後,臺灣原住民開始頻繁與外界接觸貿易。一些原住民改變原本以物易物或珠貝交易的方式,開始使用銀幣、銅錢等貨幣來交易。

17世紀一位來臺的西班牙傳教士觀察到,原本淡水原住民的婚禮習俗是男方需給女方陶甕、酒、布料及瑪瑙等物品為代價,但女方卻將原物退還,因為他們希望男方以批索(peso,8里爾等於1批索)來支付同樣的價值。

不過我們也不能說原住民希望拿到貨幣,就是真的拿來當「錢」使用。這些外國貨幣可能因罕見,被原住民視為一種貴重金屬,成為表彰身份地位的象徵。一些原住民就把外來錢幣做為身體的裝飾物,與珠串等飾品融合使用,例如19世紀外國人觀察到,臺南地區的西拉雅人會將外國銀做成項鍊,這是相當普遍的使用方式。

蘭嶼的達悟族人則是將外來的銀幣重新鎔鑄打製成銀製品,成為貴重的飾物。當外來物品放到原住民部落社會裡,常被原住民以自身觀點作詮釋,成為具有多重文化意義的物件(entangled objects)。

蘭嶼達悟族女性長者參加祭儀盛裝時配戴之大型胸飾,以瑪瑙珠、玻璃珠、貝板等串製而成之大串項鍊,下方垂墜一圓形銀片,左右兩側則各垂墜一圓形與斧形銀片。銀片推測為早期與西方航海者交易或由沈船中取得之西班牙銀幣重新鎔鑄而成。
蘭嶼達悟族女性長者參加祭儀盛裝時配戴之大型胸飾,以瑪瑙珠、玻璃珠、貝板等串製而成之大串項鍊,下方垂墜一圓形銀片,左右兩側則各垂墜一圓形與斧形銀片。銀片推測為早期與西方航海者交易或由沈船中取得之西班牙銀幣重新鎔鑄而成。

穿戴銀飾品及銀盔的蘭嶼達悟族人。
穿戴銀飾品及銀盔的蘭嶼達悟族人。

另外,從中部平埔族人的飾品上,也可發現以荷蘭錢幣做裝飾的例子。細看這些荷蘭銀幣上的人像,作工頗為粗糙,模仿的外文也顯得四不像,明顯是假錢。如果純粹只由商業錢幣的觀念來看,會覺得原住民受騙了,交易到偽幣。先不論是否真的受騙,但外來金屬在這裡或許僅是作為身體飾物之一,回到原住民自身的文化脈絡裡看,真假可能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錢幣也能保平安

其實漢人也不是只把錢當錢用。漢人習俗裡將古銅幣編結在鐵棒上製作而成「錢劍」,放在家宅內,用以驅邪化煞、保平安。

由於「通寶錢」被認為是歷代帝王所鑄錢幣,且有悠久的使用與流通歷史,因此被民間認為具有極強招財力量,特別是清朝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這五位皇帝因為是清代盛世,他們在位時所鑄的銅幣,被視為「五帝錢」,能量極強。

當中用康熙通寶製作成的「錢劍」被認為特別有效,除了康熙皇帝本人長壽外,康熙二字也意味良好的健康。錢幣也被漢人轉化,賦予其趨吉避凶的文化意涵。

人的運氣決定有關,一般人都知道「錢仙遊戲」不能隨便玩,因請神容易送神難。我們有時也為了一件事拿捏不定,最後以錢幣的二面來決定做或不做、正或反、A或B。我們也常聽說事物都有一體二面,但事情真的只會有二面嗎?真實的社會實情常不會只二面或二種抉擇,就像錢幣雖一體二面,但實際上被人所使用時,伴隨人們各種各樣趨吉避凶的想法,以多重的面貌出現。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相關新聞

【瓶說書】#6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整個地球!

從月下花前的「玫瑰少女」到結婚生子後的爺性迸發,每一個中年婦女,莫不是經歷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成長,變成「鋼鐵戰士」。我們中年婦女,還有什麼事沒看透?就來說點倒楣事,讓你們開心開心......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客家女性穿什麼?(南部客家)

客家服裝大致可分為「北部客家」與「南部客家」。北部客家多在桃竹苗一帶,而南部客家則是分布在高屏六堆地區,那麼清朝時臺灣的南部客家女性穿什麼呢?

【書.人生】羅士庭/複製或刪除,沒有灰色地帶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流傳華文圈《格理弗遊記》竟藏翻譯瑕疵?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瓶說書】#5 喊不舒服卻又不看病?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的陪伴解方

明明想好好照顧父母,但為什麼總是一觸即發、不歡而散?子女滿是挫折、無奈與不解,父母覺得萬般委屈......

無拘無束的賭徒玩心——夾娃娃機店

逛街時被新奇小物吸引、投10元拚個運氣,屢夾不中又忍不住多追加幾枚,最後還是只能帶走回憶。夾娃娃機帶來的夢想與幻滅,我們多少都曾體驗過。

宇宙也有麥田圈?一窺腦洞大開的天文奇景

宇宙也有麥田圈?重力如何害遠方星系「面目扭曲」,宛如魔戒?磁星會吹熱泡泡,研究員用電腦畫浮世繪?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參與中研院「開放博物館」,研究員們拿出壓箱底的天文美照與研究成果,促成「星海巡奇」線上展覽,滑鼠輕輕一點,即可穿越千萬光年的異世界,飽覽令人腦洞大開的天文奇景!

【書.人生】吳鈞堯/普魯斯特非常耐心地等我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臺灣服飾誌】清朝的仕人文青穿什麼?

「仕紳」通常是地方上具有科舉背景,並且商業上也有一定勢力的家族。在日本統治之初,許多管理治安的行為都是由地方仕紳領導,可以說是當時一批菁英階級,既能從商也能文青。那麼清朝臺灣的文青穿什麼呢?

虛構的大象,魔幻的風箏:日本兒童文學作家與臺灣的淵源

  臺灣文學史上,通常認為一九四〇年代大致由兩大純文學刊物,《文藝臺灣》和《臺灣文學》,各為陣營,彼此對立競爭。而《文藝臺灣》則被認為立場偏向日人,且美學表現上對臺灣的風物多帶有「帝國之眼」(從帝國、統治的角度加以凝視)。然而,過去無論研究者或讀者的眼光,都多著重在西川滿、濱田隼雄、周金波等人身上,因此,《文藝臺灣》作為雜誌本身所具備的多樣性,可能較少被仔細談論過。有更多故事,還在等待被發現。   例如,在《文藝臺灣》第一卷第五號,就刊載了一篇作者名為「石田道雄」的文章〈幼年遲日抄〉,光是這篇文章,就可以開展出另一條過去較無人提及,但同樣精彩、同樣道出那個時代的作家與知識份子心聲的故事線……

當資本主義嵌入科技網路,將如何形塑人類的價值觀?

私營企業與政府為了預測並控制群眾的行為,利用網路科技追蹤人們的一舉一動,哈佛商學院教授肖莎娜.祖博夫(Shoshana Zuboff)稱之為「監控資本主義」。《監控資本主義時代》書中,祖博夫抽絲剝繭地檢視這種前所未見的力量形態,剖析大型企業預測與控制人類行為的企圖,並提出嚴重的警告:工業資本主義在20世紀毀了自然世界,到了21世紀,跨國性的行為改變技術與設施正在威脅人性⋯⋯ 中研院社會所助研究員李宣緯為本書中譯本撰寫的導讀〈資本主義之變形和危害〉,引領讀者爬梳資本主義誕生至今的各種變形,釐清監控資本主義與傳統資本主義的差異,為讀者建立脈絡,更易於清晰地理解。

劇場表演x實境遊戲:帶戲外的秘密,找戲內真相──專訪《公寓故事》導演吳璟賢

一日,有個小女孩失蹤了,三個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家庭成為最直接的嫌疑人,某日夜裡,他們同時發現了兇手是……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