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將征戰日職
MLB
棒球
NBA
美網
林書豪專區
中職30年
棒協賽事特報
籃球
綜合
路跑

不斷更新/白鹿颱風來襲 屏東率先宣布明停班課

長榮中學減薪爭議 內政部次長陳宗彥辭董事長

賽事心得/世界地球日路跑 差一點要7天後才能跑回來

2019-05-03 06:00運動筆記 Kedy Chang

2019世界地球日路跑 - 未完賽

人生就像馬拉松,鳴槍後永遠不知道會發什麼事-「尤其是用生命換的事」

賽前歷程

4/28的前一個早晨,順利地在附近的土城綜合運動場,跑完只是心安的短距離5k後,準備迎接國家地理頻道主辦的2019世界地球日路跑,還有跑完要跟朋友們在終點會場碰面的雀躍心情。

第一次百分百玩票性質,什麼都不懂的路跑是2017/02/12台北渣打公益馬拉松,當時10k花了1:14然後掰咖好一陣子,連什麼機緣報名都忘了,後來跟替代役同梯詹傑凱聊過,才開始對路跑有更多的認知和觀念。

接著展開半程馬拉松的旅程,第一次參加會場離住家超近的2018/04/29的第28屆金城桐花盃路跑賽(2:01)、2018/12/01的2018雲朗觀光太魯閣峽谷馬拉松(1:47)、緊接個整路跟朋友們歡樂跑的 2018/12/09台北馬拉松(3:08),一路到2019/01/13的渣打台北公益馬拉松(1:45),設定的目標從破二微幅提升,想要往100分鐘的大門靠近。

也不是第一次跑半程馬拉松,通常路跑不是跑到就是跑爆,不太有其他選項(被回收也算跑爆的一種)。就這樣,再三撿查該準備的東西,衣服別號碼布、褲子、跑鞋綁晶片、要拿著跑的水、鹽錠先剪好開口、BCAA,還有賽後要換的衣服、拖鞋、自備毛巾等塞到衣保袋,早早上床躺平。

比賽當天

03:40鬧鐘響起,流暢地完成盥洗廁所、沖咖啡、出門到巷口的7-11買土司、走到預定的搭車地點,04:00準時搭上55688多元計程車,去接同在土城的跑友韋閔,咻~大半夜沒什麼人車的情況下,不到五點就到會場,領環保杯、寄衣保袋,然後幾個人有一搭沒一搭講講話,就開始準備自己熱身小跑,經過最後一次廁所,一路往起點晃過去,跟太魯閣那次一樣,又可以跟大會鳴槍時間差沒幾秒過起點。

感覺人不會太多

上起跑線

鳴槍來賓還有名偵探皮卡丘!可惜手機已經收在腰後,懶得拿出來拍,還要收很麻煩啊XD 一直保持準備出發的心情,六點一到,跑者們魚貫而出,自己跟著跑了出去。這次目標設定在100分鐘,比賽配速設定為4’40”,也是這場練習的目標。起跑不久就被傑凱超車,喊了他一下打招呼就目送等下的總四離開(p.s.這場他拿下總四,猛猛der!)。

出發前一直告訴自己,不要腦充血一開始噴太快,穩比較重要,結果自己還是多少有被人群拉動速度,第1公里只花4’31”是個警訊,第2公里好一點,第3公里又花4’30”,而且出發時還拋下1:40配速員自己跑,到5公里後,才比較穩定抓4’40左右在跑,體感真的還要再多訓練才行。

從仁愛路右轉金山南路上新生高架橋,到第一個水站,自己有帶水就過站不停,邊跑邊打開水壺吸了一點水就繼續跑,到第8公里右轉下北安路,好熟悉的路段,台北馬、渣打馬都跑過,9k多有點尿意,就趁補給站廁所不用排,快速去處理,第10k分段含上廁所,花5’18”,然後接著就繼續跑,想說穩穩再補回來就好。

50%還能一博

完成前11公里出基隆河右岸河堤,都跑得還算有信心,其實考驗才要開始,因為很空曠的關係,風無情的吹、太陽熱情的曬、要跟人跟不到,原本出河堤的時候,追過女總一,不曉得在哪一段被女總一超回去,然後被大會1:40配速列車追上,一路跟著在車上,到15~16k左右就跟不太上了,試著繼續努力推,在17k還有被攝影師還有拍到想笑但不不太出來的照片。

17k看到相機還可以猙獰地拍照,感謝攝影大哥

全開?太早!

半馬總長21.095k,在前18k耗時1:26,身體的感覺知道100分鐘是跑不到了,但還可以推進個人最佳紀錄,想說最後3k拼一下,不知不覺速度拉過4’30”,寫文章的同時,看紀錄發現過了18k之後,開起來在4’20”~4”18間,已經是我間歇練習速度!殊不知,太陽出來後的天氣,加上完全忘記身處於水分流失嚴重、補充不足的狀態下,發動後的幾百公尺,迎接我的不是終點計時拱門,而是通往可怕經歷的大門...

到了18.6k後整個停下來

怎麼,倒了

回頭看紀錄,才知道在18.6k後速度驟降,事發當下,完全想不起來發生什麼事情,人已經趴在賽道邊草地上,有的感覺剩下噁心、無力、想吐,嘔了一點點東西之後沒東西吐,也無法再站起來,只能很緩地爬著趴著,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已經被通報了,大會EMT(緊急醫療技術員)已在我旁邊,確認我的意識,直到我暫時沒有想吐的感覺以後,忘了我到底是自己爬還是被邊扶到樹蔭下靠著,脈搏微弱摸不太到、覺得吸不到氣、體溫偏低,腦海聽重複到的是EMT技術員用無線電回報地點19k,患者狀態虛弱,血壓xxx/xx,體溫xx,量測跟回報的過程repeat好多好多次,一直要叫救護車但大會配置的6台救護車已全出動,說這場出狀況的跑者太多...

救護車全出還沒辦法來、患者無法自主移動的狀態下,EMT技術員扛來氧氣鋼瓶、點滴,訓練有素的按照SOP,一個指令、一個動作進行狀態的判斷和給予處置,點滴打上了,鼻氧管也放在鼻子前,但,那個氧氣鋼瓶不知道為什麼氧氣一直放不出來,看EMT技術員拿板手一直試著讓氧氣瓶正常工作,一直聽到真性情的國罵,換做是我著急也會是這樣。遮騰了一會兒,才有感覺到鼻子有額外的氧氣在供應。

一直告訴自己要撐下去的我,此時虛弱感卻越來越重,雙腿開始不自主亂抽動,EMT一直問我的感覺、哪裡不舒服等,可能血壓又變低的關係,EMT改把我原本伸直的雙腳往回屈,試著讓血液能多往心臟回流,當下過的時間可能很短,煎熬的處置過程卻讓我感覺很漫長。

絕望油然而生

不知何時,聽到EMT技術員一句:「幹,(快)OHCA了啦!」我想,OHCA不是醫院外心肺功能停止嗎?是講我嗎?不會吧?又過一小段時間,體溫持續變低,我明顯感覺變冷,此刻,心裡是絕望感,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雙眼無助地望著這天空,想著,該不會真的就這樣吧?這是我看到最後的景象嗎?連最後一面的機會都沒有,回家裡的,會剩下冷冰冰的軀體嗎?

EMT技術員紀錄著我的號碼、姓名、時間、幾位EMT同時在拍照,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只是、彷彿,現場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等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腦補,但那個氛圍,真的很像要扛去會場的,就是前一段末,我想像的那個冰冷的自己。

原本要找鋁箔毯給我蓋,要避免我再失溫但現場的配備沒有鋁箔毯,後來挖出一件輕便雨衣,就趕快打開蓋到我身上,跟我說,給我蓋著避免失溫,雖然會比較悶,要我放輕鬆忍耐一下,我接受處置的過程很乖,一切尊重專業,什麼都配合。

過沒多久問我感覺如何,可能吸了一陣子氧氣、補了一點寶礦力、蓋了雨衣、打了點滴,狀況比起剛才有稍微好一點,從EMT技術員的通報,聽到說患者血壓稍微回來,但整體狀況還是不好。救護車一直無法來,EMT技術員們在討論能不能用機車載我回會場:「他這樣怎麼坐後座」、「不行啦!太虛弱會掉下去」、「試著讓他坐前座,我在他後面騎」,聽到EMT技術員討論,我就告訴自己要撐著,要撐著,意志力要撐著,他們都沒放棄我在灰心什麼,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萬一要復健的路很長、還是以後的生活要怎麼過?以後的事以後說吧...

拜託撐下去

一位EMT大哥跟我說:「你現在狀況有稍微回來一點,會場的醫護站有比較好的設備,可以讓你得到更好的照護,要不要試試看?會場只有兩公里,很近,用機車載你過去。」我想都沒想直接點頭應好,不然待著我看也只有更壞的情況,忘了現場到底2位還3位EMT,還有1位裁判,邊扶我讓我緩慢的往機車走去,EMT提醒我要好好踩地,不然一定會抽更嚴重,我很認真努力的去把這短短的每一步踏好,跨過前座之後,左腳還可以接受控制自己彎曲回踏板上,我的右腳很故我的呈現筆直狀態,我無法用我的意識去控制那筆直的右腳,無法把他收回腳踏板,就請人幫我抬、彎、放,因為戴著自己的帽子關係,眼前景色只有黑色的帽沿、餘光瞄到其他緩慢前行的跑者還有機車的儀表跟我的點滴。

我與活著的距離

「學長麻煩你幫我開路」載著我的EMT大哥喊著,接著機車移動了起來,印象中有一段騎在賽道外圍,然後接著騎到賽道,整路喇叭、哨音、鳴笛聲沒有停過,「患者危急、借過借過、讓一下」這幾句話一直在我耳邊圍繞重複著,隨著風吹來,我不知道我的狀態有沒有好一點了,我知道的是我已把絕望感掃去,一直告訴自己「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這兩公里感覺好久,不知拐了幾個彎,終於看到大會醫護站,「這就是那個19k的跑者」然後護理師扛著擔架出來,一群人把我攙扶到擔架上,推到醫護站內,處理氧氣、點滴、弄東弄西、在我手上夾東西接儀器、在我身上放冰塊、塞冰生理食鹽水,接受護理師的觀察跟處置,護理師們看起來都很熟門熟路,俐落的處理患者。「你記不記得剛剛怎麼了」我不記得怎麼倒的,「你叫什麼名字?」我還可以答得出來,只是遲緩了一點,「你手機幾號?」呃... 我想不起來,「家人手機呢?」想不起來...「你知不知道來這裡做什麼?」我答:「參加渣打路跑」 (我怎麼會回答渣打我也不知道)可能還有哪裡怪怪的,繼續留校查看。

我不敢睡,就是一直眼睛張開看著,深怕遺漏這個世界的什麼,不知道過了多久,開始往我身上倒水,倒的水還是經過brita濾水器濾過的!(寫賽記怎麼有心情開這個玩笑XD)漸漸地開始覺得,比較舒服但是沒有力氣,護理師問我有沒有跟朋友一起來,我說有,又問我怎麼連絡,我說用通訊軟體,然後就一起幫我翻身把手機從褲子後方口袋拿出,此時剛好錯過傑凱打來,護理師回撥說我們醫護站,過不久就看到熟悉的朋友出現,比救護車還快,還好,應該是沒事了,簡單打招呼道別,我又進入休息放空狀態,當下沒有什麼時間感,過不知道多久,看來是生命跡象穩定了,護理人員跟EMT又再幫我用水沖過全身,這次特別把泥沙特別清掉,不曉得是好了還是別的用意。

短暫記憶裂痕

確定我的私人物品(手機、水瓶、帽子、錢、證件)都拿到之後,我連擔架一起被推上救護車,一開始以為是要去醫院,後來才知要去另一個醫護站有醫生在,在車上的時候,護理師有問我,想起我的手機幾號沒?我說,還想不起來,護理師說沒關係。感覺開沒有很遠,似乎移動到會場內另一個醫護站,這時候有醫生檢查,稍微觀察後,讓我繼續躺著休息。此時我開始拿手機,試著要連絡家人朋友,卻覺得手機好陌生,這真的是我的手機嗎?介面看起來完全不一樣,看起來很像變成俄文語系,整個圖示、app排列風格,是不是今天自動系統升級換介面了?文字顯示形態也很陌生,可能頭腦還很正常,無法理解跟操作手機...事後證實手機什麼都沒變,是理解能力跟解讀能力不知道怎麼了。

活著其實很好 - 不能忘記檢討

活著其實很好,再吃一顆蘋果,身為五迷的我,以前單單覺得這就是一句歌詞,現在覺得這歌詞涵義很深。在醫護站隔一陣子,我想起我的手機號碼了,再經過醫生和護理師的指示跟協助,從躺著,試著坐著到站起來,再到走路,好像可以自理。

醫生建議我觀察小便顏色,我答是不是怕橫紋肌溶解,醫生說對,醫生也建議我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怕心臟有心律不整,當下確定人的狀態沒問題後,自己走去退晶片、領物,換拖鞋,看著身邊順利完賽的其他跑者,當下心裡還在餘悸猶存,彷彿剛剛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這次會倒,最大原因推測是水分嚴重流失(出門前70.4公斤,回家剩67公斤),賽程中補充水量太少,自己帶瓶子約320ml,到倒下之跑約18k,喝掉270~280ml左右,過程只有在一個後段的補給站打開瓶子加水,埋下一個可怕的開關,跟飛機事故一樣,都是一連串原因造成的:

1.過程補水不夠 - 以往比賽一站至少喝滿一杯水,這次只打開瓶蓋吸一兩口

2.天氣升溫太快 - 出了河堤太陽也出來,河濱無遮蔭又升溫

3.沒有吸水海綿 - 以往比賽有會先擠水淋頭降溫、再拿來擦汗用

4.太早用力全開 - 這些因素加一起就默默倒了(心率反而看起來沒有爆)

最重要的是,謝謝賽道上努力挽回生命的每位EMT,還有護理師跟醫生們,除了一直說感謝跟全力配合處置之外,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分享

後來居然還能笑著找EMT大哥合照,當天應該是他載我的:)

我會永遠記得這次鳴槍後的旅程-「尤其是用生命換的事」。

熱門文章

世羽賽/瓦解6局末點 戴資穎寫大逆轉闖8強

2019-08-23 00:14

世羽賽/逆轉勝晉8強 戴資穎想起爸爸一句話

2019-08-23 11:56

過31歲生日 林書豪:下一站去處自己會發消息

2019-08-23 11:31

世籃賽/第三節火力釋放 美國熱身賽克澳洲

2019-08-23 09:19

勇士最艱辛的一次開季 考驗柯瑞獨自帶隊能力

2019-08-23 07:00

世籃賽/八村壘摘全場最高23分 日本熱身賽惜敗阿根廷

2019-08-23 10:07

世羽賽/3局狂吼奪勝 周天成闖8強平個人最佳

2019-08-22 23:19

世籃賽/在超過5萬人前執教 波總:像在電影中

2019-08-23 09:58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