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udn鳴人堂
社論
重磅快評
民意論壇
聯合報名人堂
聯合好評
聯晚私房新聞
udn相對論

王寓中/汪精衛與蔣中正 藏一團謎

2017-07-09 13:13王寓中

汪精衛和當時重慶方面國民黨的恩怨情仇,一直有個「謎」。 報系資料照
汪精衛和當時重慶方面國民黨的恩怨情仇,一直有個「謎」。 報系資料照
分享

1940年的建墓鑄逆運動,是抗戰進行中一件有特殊意義的大事。當時重慶各界如火如荼推動,費時長、用費多,且計畫別緻。然而在重慶的「鑄汪逆跪」進行得並不順利,由於種種原因,工程一再展延,最後是以流產告終。

重慶的運動為何無疾而終,國民黨和史學界後來推論,關鍵不在錢,因為當時的陸軍烈士墓已經完成建墓,只是汪精衛夫婦的雕像後來未完成。問題不在錢,那就是人的問題了。

史學界推測,汪夫婦像未完成,與當時重慶的政治氛圍有關,可能政府和國民黨高層對鑄汪夫婦跪像,認為不是很適當。另一個推測是,當時推動此運動最力的馮玉祥,後來立場偏向共產黨,與蔣中正有矛盾,可能蔣中正也不願讓這件事變成是馮的功勞。

汪精衛和當時重慶方面國民黨的恩怨情仇,一直有個「謎」,重慶建墓鑄逆是一個明顯例子。另一個更大未解的謎,則是在此之前1939年的「河內刺殺汪精衛事件」。

當年的河內刺汪行動,號稱是蔣中正親自下令,軍統局長戴笠親自指揮,派出心腹赴越南河內刺殺汪精衛,但最後汪並未被刺,被打死的是汪的秘書曾仲鳴。國民黨大老和史學界有一說,在軍統局如此精密策畫,汪不可能逃過被刺,從國民黨史及日本後來陸續曝光的檔案史料,都指向當時刺殺的對象,本來就是曾仲鳴,並沒有「河內刺汪案」的檔案。由此也佐證,重慶方面對汪精衛某種程度上,仍是有感情的。

1944年11月10日,汪精衛在日本名古屋去世。兩天後,遺體運回南京,以國葬大典葬之於明孝陵前的梅花山,與中山陵為伴。蔣中正以平靜態度冷對「漢奸汪兆銘」的斃命,察覺不出怨懟情緒。中央日報至11月13日始報導,稱汪兆銘在名古屋養病,本月10日下午4時21分不治,遺骸已運抵南京。報導看似平淡無奇,同時刊登一篇短評,嚴加鞭撻汪為萬年奸逆,之後也未見繼續追擊。

汪死後九個月,日本無條件投降,汪精衛避免了戰後漢奸審判與懲處的難堪,卻與漢奸賣國賊罵名緊緊連結在一起。重慶建墓鑄逆未完成,但抗戰大後方各地依然進行建募鑄逆運動,因地區及條件各異,選用材料不盡相同,完成的墓碑及跪像各異其趣,有泥糊者、有木製者、有鐵鑄者,還有石雕者。連當時的日軍在杭州城發現跪像時,都聚集圍觀並留下照片。

戰後,這些塑像紛紛出土或重建,包括在南京中山陵,戰後也有人從草叢中發現汪夫婦的跪像,可說是對汪精衛投敵的另類戰爭記憶。

抗戰國民黨蔣中正

王寓中

從市公所到總統府再到原野,從台北縣到高雄市,從中興新村回台北城,記者生涯守的,是一份堅持,對專業的堅持,另外就是對「人」的尊重。
每個新聞背後,都有故事,故事的主軸,始終也來自「人」,這是超越政治色彩、意識形態,政治新聞最精彩的所在。
深信,新聞這條路能走多長,故事就有多長。
王寓中Facebook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