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防檢舉達人累翻警!道交條例三讀 正面表列46可檢舉項目

中職/悍將大地震前震來了!林華韋確定接隊史第2任領隊

楊渡/疫情下的兩個抉擇

千年來人類社會總是以交往、互助、情感交流為生存的必要,新冠疫情改變了世界,長期的隔離違逆了人性。圖為歐洲一名婦女戴口罩獨自走在公園。 法新社
千年來人類社會總是以交往、互助、情感交流為生存的必要,新冠疫情改變了世界,長期的隔離違逆了人性。圖為歐洲一名婦女戴口罩獨自走在公園。 法新社

2020年開始的新冠疫情改變了世界,卻也留下許多有待觀察思考的課題。雖然疫情仍在持續,世界仍在變化,諸多探索仍在繼續,但此時做一個階段性記錄,未始不能提供一些可以思索的面向。因此,在疫情的隔離中,我願意先試著分享個人觀察所得,或能暫時擺脫眼前困頓,寄希望於未來。

2020年4月中《人類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英國《金融時報》寫過一篇專欄,談疫情後的世界如何演變。他提了兩個重要的論題:一,極權主義監視與公民賦權之間的選擇,二,民族主義孤立和全球團結之間的選擇。此外,從國際戰略、經濟、公衛、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專家都已清醒的指出,疫後的世界,回不去了。至於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似乎還很難預測。

楊渡
楊渡
尤瓦爾.赫拉利所提出的「兩個抉擇」,其實正是全球在對付疫情的過程中,必然產生的結果。

瘟疫的傳播,不外乎人傳人。阻絕感染的最佳辦法,即是阻止人的接觸。隔離於是成為必要手段。但千百年來,人類社會總是以交往、互助、情感交流為生存的必要,那也是一種人性的需要。為了瘟疫而隔離,其實是違逆了人性,因而產生了各種監視隔離、監控人的生活與流動的系統。這只是初步的。等到疫苗產生,疫苗變成生存的必須品,而疫苗的證件,變成一種社會能否正常交流、公開活動的通行證。如此一來,疫苗變成是一種生存必要條件。

誰掌握了疫苗,就不僅是掌握生存權,也變成是掌握社會流動、國際流動、社會活動的證明權力。所以疫苗在全球的競爭中,早已不是一個醫藥的問題,而是一場國際霸權的戰略物資。

事實上,對付瘟疫的辦法只有兩種:其一是阻絕傳播,包括阻絕人的流動與互動,阻止社會、商業活動,停止人群流動。其二是醫藥。包括事前預防的疫苗與感染後的治療。

中國大陸有很強的社會控制系統,也有社會福利制度,所以可以從武漢開始隔離封城,全中國隨之隔離封城,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但自由主義的歐美社會就沒有辦法如此實施。所以只能訴諸疫苗與治療藥物。

歐美一開始也面臨封城、鎖國、隔絕邊境的痛苦,一切經濟、社會活動停頓。只能維持低限生存。解決的辦法只有一個──疫苗。

然而,歐美隨即發現,疫苗是一個戰略物資。2020年8月,英國BBC就發出「新冠疫情:疫苗研發競賽中的抄近路、耍陰招和民族主義」的文章。文中說:「新冠疫情仍在全球大流行,而且有可能在2020年秋冬反撲。與此同時,國際新冠疫苗競賽已進入加時賽,各國希望在此之前推出行之有效的疫苗有效控制疫情。

在這場競賽中,『疫苗民族主義』加劇,有的國家被指走捷徑、從事間諜活動、失去道德約束的冒險和嫉妒它國。」

當然,BBC的英國立場,也不忘指責中國和俄國的疫苗製造實驗有問題。「中俄兩國在特定人群包括軍隊測試該疫苗引起道德上的擔憂,因為這些人的同意可能有被強加的成份。中國醫藥公司康希諾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合作研發的一種疫苗於6月獲准在軍隊內部使用後才開始進行後期的『第三階段』試驗。

未能通過全面測試就將疫苗面世,可能會導致公眾過度自信和新冠病毒的進一步傳播。另外,一款具有嚴重副作用的疫苗可能會助長反疫苗接種運動。」

不過指責歸指責,為了迫切的需要和利益,歐美都一樣「抄近路」。美國方面,「川普政府也因對疫情處置不力一直承受巨大的壓力。像莫斯科一樣,美國也未將疫苗研發與航空競爭的思路分開,將疫苗命名為「曲速」(Warp Speed),靈感源於電影《星際迷航》。」

英國也一樣,首相強生在大量死亡的壓力下,加速研發,同時到處預訂疫苗。所謂緊急授權EUA等等,歐美同步,而中國、俄羅斯、古巴、日本等也都在進行。

此時已經沒有人會懷疑,全世界都在競速,想彎道超車,看誰先製造出有效疫苗。所以各種疫苗間諜、網路駭客滿世界飛。

古巴是拉丁美洲最先自主研發COVID-19疫苗的國家。圖為哈瓦那街道。 法新社
古巴是拉丁美洲最先自主研發COVID-19疫苗的國家。圖為哈瓦那街道。 法新社

也正是2020年8月,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就已經對「疫苗民族主義」發出警告。「再次呼籲富裕國家加入一項全球計劃:與窮國共享疫苗。譚德塞說:我們要防止疫苗民族主義。」

但歐美所有有錢的國家全不管,為了國民健康,為了國家安全,各自展開搶疫苗大賽。最先是以色列以特別高的價格向還在研發的藥廠預訂,中東產油國也很有錢,立馬加入;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等也訂了數倍於人口數量的疫苗。

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公佈的資訊顯示,截至2021年2月,美國政府已從輝瑞製藥公司和莫德納公司囤積了6億劑疫苗,足以滿足3億人的接種需求。3月,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增購1億劑嬌生公司研發的新冠疫苗,美國的強生疫苗囤積量達到2億劑。

全世界,不管自己有沒有研發疫苗都在搶,因為沒有人敢保證自己研發的疫苗一定成功,所以要買保險。只有台灣,依然寄希望於國產疫苗。連林全預訂購買的3000萬劑BNT疫苗都不要。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都不敢拿自己的國民如此賭命,因為賠上的是自己的政治生命,只有台灣。只有台灣例外。

由於疫苗的爭搶,各國開始實施疫苗出口管制。歐盟方面,由於英國牛津疫苗的生產商阿斯利康公司疫苗供貨不足,未能履行它對歐盟的承諾。歐盟表示,保護和維護歐盟公民的安全是他們面臨的首要任務和挑戰,因此他們別無選擇,對在歐盟內生產的疫苗實行出口管控措施。

美國依照「國防生產法案」,限制疫苗原材料出口,所以印度雖然疫情嚴重,卻因拿不到美國的疫苗原料,生產不出足夠的疫苗,自己有代工製藥廠,卻沒有疫苗。同時美國也限制疫苗出口,其它國家拿不到。

換言之,如果歐盟諸國鎖定疫苗不許出口,美國也不許出口,那些疫苗公司又早早被訂購一空,其它國家當然買不到疫苗,怎麼辦?只有高價搶。

這種壟斷醫療「戰略資源」的現象,是這一場疫苗戰爭中,最鮮明的特色。說白了,疫苗被視為「戰略物資」不許出口,提早訂購,誰能奈何?世衛組織的呼籲,也只是道德的訴求而已。疫苗依然掌握在歐美各國的大藥廠、國家權力手中。

如此一來,當然就變成只有歐美才有疫苗打。這也意味著,疫苗既然與國家復甦有關,誰掌握它,就掌握了國家復甦的命脈。

為了國家安全,歐美強國各自展開搶疫苗大賽。圖為美國紐約。 路透社
為了國家安全,歐美強國各自展開搶疫苗大賽。圖為美國紐約。 路透社

從2021年1月一直到6月,世界衛生組織WHO不斷呼籲疫苗製造商,應該向全球疫苗取得機制COVAX,提供半數產品。但各藥商基於利益,根本不理會。

COVAX成立的宗旨是要確保公平分配疫苗,特別是分配給低所得的國家,據估計到2021年六月中,已經對全球29個國家和地區,交付了8000萬劑以上疫苗,但WHO指出,這比起目標,還少了大約2億劑疫苗。根據台灣疫情中心的說法,台灣也從COVAX預訂了102萬劑AZ疫苗。

世衛秘書長譚德塞則呼籲疫苗製造商,將注意力轉向COVAX。「許多窮國還無法為醫護人員、年長者和最容易染病的國民施打疫苗,但某些取得較多疫苗的有錢國家,已經準備為兒童施打疫苗,這種落差讓人沮喪。」他說。而台灣,就是在這波疫情中無法即刻為第一線的醫護全面施打疫苗的國家。

正是在這種疫苗的國際不平等情勢下,中國的疫苗外交有了崛起的契機。世衛組織在6月1日批准中國科興疫苗克爾來福(CoronaVac)可用於緊急使用。這是繼中國國藥疫苗被世衛納入緊急使用清單的第二支中國疫苗。這意味著科興疫苗能進入全球疫苗分享計劃COVAX,幫助緩解目前疫苗分配不均的現狀。

中國疫苗的大量出口,緩解了國際疫苗的缺乏,一些亞洲、非洲、中南美洲、東歐、中亞等國家,因為大陸疫苗而有所緩解。

「路透社報道,根據科興向世衛提交的三期臨床試驗資料,科興疫苗有效率介乎51%至84%之間。今年初,巴西、印度尼西亞和土耳其公布的臨牀試驗結果表明,該疫苗的有效率介乎50%到90%之間,引發外界對其真實有效性的質疑。

世衛正式做出將科興疫苗納入緊急使用清單決定之前,該疫苗已經在除中國以外的地區和國家使用,包括智利、巴西、印度尼西亞、墨西哥、泰國和土耳其等。其中巴西的一個小鎮的所有成年人接種科興疫苗後,該鎮新冠死亡率降低95%。」(BBC中文網2021.06.02.)

印尼一名中學生接種科興疫苗。 法新社
印尼一名中學生接種科興疫苗。 法新社

在國際疫苗分配的不平等、不公平情勢下,中國政府有意識的公開反對「疫苗民族主義」。2021年6月5日,中國大陸外長王毅與印尼總統特使、對華合作負責人盧胡特在貴陽宣布『春苗行動』在印尼全面啟動。所謂「春苗行動」是指中國政府捐贈數十萬疫苗給該國政府,但要求將當地中國人列入優先施打名單。它已在幾十個國家展開。

王毅還在此時表示,中方堅決抵制疫苗民族主義,反對製造免疫鴻溝。中國已宣布支持新冠疫苗知識產權豁免,推動企業向發展中國家進行技術轉讓,支持開展聯合生產,擴大疫苗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中國政府有意和美國政府在疫苗上「一別苗頭」的意味非常濃厚。BBC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疫苗的崛起和歐美有意壟斷有關。「…中俄兩國正在填補的全球疫苗空缺,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美國缺席造成的。

在中國,新冠疫情早於很多國家得到基本控制,民眾並非急迫需要接種疫苗,這為疫苗出口提供了便利。從技術上講,中國疫苗本身也有優勢。中國科興疫苗能在常規冰箱溫度下保存,意味著較貧困的發展中國家有條件使用。但西方生產的莫德納疫苗必須存放在攝氏零下20度,而輝瑞疫苗則須在攝氏零下70度。」(BBC.2021.05.24.)

在一個有意限制出口,一個有意進行「疫苗外交」的對比下,中國變成全世界最大的疫苗出口國。根據2021年6月19日騰訊報導:「中國已經向全世界40多個國家出口疫苗,拿到中國疫苗的國家更是達到80多個,總出口數量已經超過3.5億劑。」

從疫苗出口控制,到窮國小國買不到疫苗,全球性的疫苗不公不義現象,引起公憤。而美國為了和中國對抗,特別在G7峰會上宣佈,要捐出五億劑疫苗,再加上英國答應的一億劑,以及歐盟各國的共同捐助的,總共要捐出十億疫苗。不過,幾天後就被美國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打臉了。

2021年6 月19日至22日,由美國民主黨籍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與前希臘財政部長瓦魯法基斯所成立的國際左翼聯盟「進步國際(Progressive International)」主持了一場由各國政府領導人與衛生官員要共同召開的「疫苗國際主義高峰會」(Summit for Vaccine Internationalism)。這個會議目的非常單純:「發展為普羅大眾生產與分配疫苗的全盤計劃——提出技術共享、援引專利豁免,以及投資於快速生產的具體承諾。」

由Rogelio Mayta (玻利維亞外交部長),KK Shailaja (前印度喀拉拉邦衛生局長),Anyang’ Nyong’ o (肯亞基蘇木郡郡長)共同發表的聲明《疫苗民族主義正惡化全球疫情,我們需要國際主義作為解方》中指出:「七大工業國組織(G7)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履行此一承諾。相反地,世界各主要經濟體的中央銀行動用了約九兆美元來回應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經濟衝擊,迅速而果決地保護他們投資人的利益。

相對於此,讓全球人民普遍接種的花費只需要230億美元,相當於前述九兆美元的0.25%。要是美國、歐盟與英國政府強迫國內藥廠向全世界分享其製造技術,花費可以再大幅度地降低。這項要求在美國得到絕大多數人的支持,畢竟美國的納稅人早已支付了開發莫德納疫苗的全部費用。

美國政府仍未表達採行這項要求的意願。甚至,G7原先在康沃爾峰會上向世界承諾將提供的十億劑疫苗,如今也向下調整為8,700萬劑,其中全新製造的劑數也僅有6,130萬劑。G7的盤算不只吝嗇,還很愚蠢:國際商會(ICC)估計,倘若無法為各國提供疫苗,將為全球帶來9.2兆美元的損失。終極來說,這項失敗的承諾同時也是自殺式的:放任病毒蔓延越久,越有可能發生變異,變異株也越有可能兇猛地傳回那些已推出接種計畫的富裕國家。

此文所道出疫苗矛盾,有沒有很像台灣?寧可花一兆多元台幣預算搞救濟和振興經濟,卻沒有買疫苗。而疫苗只要三百億不到。

此文也非常清楚說明問題的所在,因為救經濟的獲利者,仍是大企業和資產玩家。此文更點破了美國在G7峰會上承諾的十億劑,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迅速降為8700萬劑。換言之,支援弱國,以幫助世界重啟的願望,依然遙遙無期。這些口口聲聲人道、人權、生命價值的峰會領袖,是不是回到現實就被藥廠給否決,拿不出疫苗了呢?

準此以觀,我們看見了一個新興的國際現象:〈疫苗民族主義〉VS〈疫苗國際主義〉。疫苗民族主義的代表是美國、歐洲諸國,背後當然有藥廠、國家戰略、美歐結盟、壓制中國崛起、壓制俄羅斯等戰略。而中國則打著疫苗國際主義,在亞、非、拉丁美洲、中東大搞疫苗外交。

在人道主義、救人活命、避免病毒株變種漫延、恢復世界秩序等原則上,疫苗國際主義是具有道德正當性的。然而,一如桑德斯說的:「解決方案是減弱這些政府對大藥廠以及藥廠總部所在母國的依賴」。但這些歐美大藥廠會同意嗎?歐美政府抵得住這種壓力嗎?

疫苗戰爭之後,如果世界重啟,要如何重啟,則必然又是一場「國際戰爭」。

事實上,疫苗護照已經開戰了。歐盟的疫苗護照要各國自行訂定。但原則上當然以歐盟認可的疫苗:AZ、莫德納、BNT、嬌生等為主。雖然WHO認可了中國疫苗,但各國要不要認可中國疫苗成為疫苗護照,卻有待各國自己訂。

有沒有可能變成歐洲與美國一起抵制中國疫苗,所以護照不予以承認。看來也很難。因歐洲各國需要中國游客,消費人群。此波疫情,歐洲旅遊、服務業損失慘重,歐洲主要靠觀光產業,把最先恢復生產的中國觀光客排除在外,那是跟自己過不去。

從病毒起源,到疫苗生產,疫苗分配,到各國搶戰略物資。整個疫苗產業,就是一場國際戰爭。中國大陸以龐大的國家資源,數種疫苗齊發,還打得如此辛苦,台灣的疫苗用特權、違反科學倫理,即使打得過台灣衛生福利部的程序,打得進國際市場,成為被國際承認的疫苗嗎?

在「疫苗民族主義」與「疫苗國際主義」之間,台灣只是弱小的角色,理當要站在疫苗國際主義這一邊,但在美國壓力下,敢嗎?但依靠美國,卻只能等待疫苗的捐贈施捨,怎麼辦?

要靠台灣的疫苗嗎?高端還只是二期通過,三期如何還不知道。如果不好好通過三期,根本無法得到國際的認證。坦白說,當初美、歐之所以可以取得緊急授權,是由於急迫性,如今已經有國際疫苗,台灣已無「彎道超車」的必要,何來急迫性?

我們當然知道,蔡英文政府之所以不讓包括慈濟等幾大慈善團體所申請的疫苗儘速進來,有意的拖延,就是要製造台灣的疫苗急迫感。以護航高端、聯亞疫苗可以緊急授權。前副總統陳建仁在臉書PO圖說,台灣致死率列10國第一,疫苗接種率則墊底,當務之急,竟然是要學「各國都積極推動疫苗的自主研發量產,並在第二期臨床試驗確認有效性和安全性後,為了考慮緊急時效性,都在第三期臨床試驗進行中,就給予緊急使用授權,以期盡快提升疫苗涵蓋率,與病毒的變異進行時間競賽。」這等於是幫台灣疫苗關說。

由台積電、鴻海永齡、慈濟共同捐贈的1,500萬劑BNT疫苗,經過辛苦交涉,終於陸續抵台。報系資料照(記者鄭超文/攝影)
由台積電、鴻海永齡、慈濟共同捐贈的1,500萬劑BNT疫苗,經過辛苦交涉,終於陸續抵台。報系資料照(記者鄭超文/攝影)

從前述的國際疫苗戰爭,我們就可以知道,台灣的自產疫苗現在已經太遲了。沒有合法、合乎疫苗標準程序的走完全程,國際是不可能給你認證的。想想看,在國際弱小國家強烈需要下,WHO才給了中國兩種疫苗核可,更何況現在?疫苗的核可,已經是一種國際權力關係,台灣照著疫苗學的程序走完,都不一定得到認證,更何況還要緊急授權?今天利用蔡英文的權力特別授權,又有什麼用?

坦白說,在歐美「疫苗民族主義」的情勢下,台灣仍需要發展自己的疫苗。未來,新冠病毒會不斷變種,疫苗會不斷進化,所以疫苗的需要會不斷有新的需求,這種疫苗的技術,遲早要掌握在自己手裡。所以必須踏踏實實,一步一步走,完成所有程序,不管是高端、聯亞、國光等等,未來數年內還是有需要的。

但眼前,既然還不成熟,就必須全力協助慈善團體,以「和病毒賽跑」的急迫感,儘速進口疫苗,早日找回台灣的安全與健康,絕不能拿台灣人的生命,去當做這些疫苗公司的白老鼠。甚至藉故拖延疫苗進口,犧牲台灣人民的生命,只為了給這些疫苗公司一個可以緊急授權的理由。這樣的政府,太冷血,太自私,太殘忍了!

回到文章開頭,我們引用瓦爾.赫拉利的「兩個抉擇」。其一是「極權主義監視與公民賦權之間的選擇」。從疫苗護照、市場掃描、二維碼等政策來看,無論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國家,已沒有人在懷疑有什麼極權監視的正當性問題,反而都認為安全至上,監視人群流動,以抓出那些可疑的、未打疫苗的人,是一種必要。當生存與安全壓倒一切,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清楚。

然而,當人們的生存權得到確保之後,公民賦權能不能回歸呢?疫後的世界,能回到從前嗎?依照目前局勢看,回不去了。

第二個問題:「民族主義孤立和全球團結之間的選擇」。很顯然,全球團結,是一個必要。但有可能嗎?在歐美各大藥廠的利益包圍下,在大藥廠壟斷疫苗供應獲取巨大利益的條件下,可能嗎?在美、中、俄、歐盟各自結盟,各有盤算的戰略競爭下,連疫苗這種「救命物資」都機關算盡,全球團結簡直是夢想。

然而,事實已經很清楚,除非全球普遍施打疫苗,否則任何一個地方的疫情流行,產生變種病毒(印度、巴西皆是),都可能成為新一波的世界危機。再多幾十兆的美元,都抵擋不了新的病毒,救不了世界經濟,更不可能使生活回到過去。

這個病毒讓我們把這個世界看得很更清楚,誰也不可能獨好,唯有互相扶持「共生」,才能「共好」。一如儒家所講的「仁者,已欲立而之人,已欲達而達人」,唯有與世界共生,我們才能共好起來。一如約翰、藍儂唱的「想像所有的人,生活在同一個世界……」。

這一場瘟疫能不能打醒世人,在「民族主義孤立與全球團結之間」,做出明智的抉擇呢?(作者為作家)

新冠疫苗 疫苗護照

延伸閱讀

楊渡/被破口的三道底限

楊渡/站在路邊的下一代

入境美國將出示疫苗證明 美CDC:認可所有WHO授權疫苗

美新冠死亡人數達67萬5446人 超越1918年西班牙流感

相關新聞

楊渡/疫情下的兩個抉擇

2020年4月中《人類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英國《金融時報》寫過一篇專欄,談疫情後的世界如何演變。他提了兩個重要的論題:一,極權主義監視與公民賦權之間的選擇,二,民族主義孤立和全球團結之間的選擇。此外,從國際戰略、經濟、公衛、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專家都已清醒的指出,疫後的世界,回不去了。至於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似乎還很難預測。

馬凱/告別30年的輝煌年代

卅年前,在觀察全球經濟走勢時,忽然發覺,一個巨大的變化正要狂襲全球,扭轉未來數十年的經濟走向,而名之為「工業反革命」。其...

方祖涵/番茄醬禁令

知名英國歌手紅髮艾德熱愛番茄醬,尤其是美國百年老牌亨氏番茄醬。他說自己不管到哪裡都隨身帶上一瓶,「沒有人好到番茄醬配不上...

范疇/法治下的和解──新台灣的唯一出路

無論北京最終是否對台灣動武,激化台灣內部矛盾都是必要的一步。中共通過統戰激化台灣社會,這不是新聞,而台灣自動獻身跳入激化...

趙春山/是兩岸共同「改變現狀」的時候了!

「商人無祖國」,這句話本是用來形容生意人的「唯利是圖」;今天台商只想「在商言商」,但卻面臨選擇「祖國」的窘境。遠東集團董...

劉維公/後真相權術

「民主陷入危機」。這是「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