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udn鳴人堂
社論
重磅快評
記者悄悄話
民意論壇
聯合報名人堂
聯合好評
聯晚私房新聞

公視特約導演遭港警拘捕 家屬證實已平安獲釋

京華城18年賠掉130億 沈慶京:開幕那天就知道完蛋了

經濟日報社論/諾貝爾經濟學獎教了台灣什麼?

2019-10-21 23:42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今年諾貝爾獎陸續公布,經濟學獎頒給了經濟發展領域的三位美國學者:麻省理工學院的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和杜芙若(Esther Duflo)夫婦,以及哈佛大學的克雷默(Michael Kremer),表彰他們致力探求消除貧窮的有效途徑。

諾貝爾獎委員會說,這三位學者在肯亞和印度的田野實驗研究,重新塑造並主導了「發展經濟學」,對消除貧窮的工作產生重大影響,對改善全球7億赤貧人口的生活具有巨大潛力。他們發現在消滅貧窮上,必須對試圖解決的問題進行更細的切割,再挑選能針對問題處理的作為,方能獲得顯著效果。此一研究看起來相當簡單,但過去並未受到正視;研究成果為印度500萬學童提供了更精確有效的教育內涵,並對多國兒童預防性醫療提供了有效的模式。

在全球所得分配惡化,中產階級減少的此時此刻,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致力消除貧窮的發展經濟學家,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它在告訴各國政府,現階段要更重視消除貧窮的工作,而且要用對的方法來做事,不是撒錢就可以獲得成效,必須對症下藥方能有效。這種見解看似簡單易懂,卻是醍醐灌頂,因為許多政府懶得用心研究如何「有效」解決問題,認為只要增加預算和公共投資就可成事,這即使不是大錯,至少也事倍功半。

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頒授,令人想起一個經常在大陸新聞中出現的名詞-「精準扶貧」,意指應針對不同環境和個別貧戶狀況,運用有效程序對扶貧對象精準識別、扶助、管理,以確實助其脫貧。這是習近平2013年底於湖南進行鄉村考察時提出的,他要求「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分類指導、精準扶貧」,希望改變粗放式的扶貧工作,要顧及受助者的實際狀況,來避免資金誤用、濫用,確保扶貧績效。

2015年底,中共中央提出「十項精準扶貧方略」,2017年秋設定2020年達到「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境界。中國貧窮人口從2012年底9,899萬人,到2018年底減少了8,239萬人,連續六年完成年減貧千萬的任務,遠超過全球減貧水準。設定2020年讓「貧窮縣」完全消失的目標雖具挑戰性,但達成的機會頗高。中國「精準扶貧」概念和三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人的研究發現具有高度關聯性,若三位學者到中國大陸進行研究,應對其研究大有裨益,對世界脫貧做出更大貢獻。

台灣對脫貧工作的努力,迄今似乎並未特別強調「精準扶貧」概念,脫貧的成效似乎也並不出色。十年來低收入人口的戶數和人數,從2008年底的9.3萬戶、22.4萬人,逐年成長到2013年的14.9萬戶、36.2萬人,再緩慢下降到2018年的14.4萬戶、31.2萬人,並非一路下降。貧窮是一種動態概念,台灣「低收入」戶的定義也會變動,但無論如何,我們的脫貧數據看來的確成效有限,可能和我們相對較重視社會福利、提供補助,較少對貧戶提供有效的脫貧扶助有關。當然,若經濟成長率偏低,像近年來的台灣,則貧民難以獲得有助脫貧的工作,扶貧績效當然也就不可能突出。

然而,在全球所得分配不均都在擴大的情況下,所有國際發展機構(如世界銀行),甚至區域合作組織(如APEC),都在強調「包容性成長」(inclusive growth),也就是發展政策要設法讓成長的果實平均地帶動所有族群都能獲益,嘉惠所有的族群成員。由台灣低收入戶和人數近年都未能顯著下降的狀況觀之,極可能是政府未能重視這個問題的後果。今天,面對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頒授,以及大陸在扶貧工作上取得巨大成果的狀況,我們都該深入反省與探討,讓台灣的消滅貧窮,不是停留在社會福利的提供補助而已。

脫貧諾貝爾獎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