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反送中抗爭
兩岸要聞
大陸傳真
翻牆來尋奇
陸港經貿

非洲豬瘟疫情疑擴大 菲律賓入境19日起全面檢查行李

他冤獄25年 女友分手、兄弟翻臉「沒法再信人」

2019-01-08 16:13世界日報 中國新聞組╱上海8日電

獲最高國家賠償劉忠林。 世界日報記者葉玉鏡/攝影
獲最高國家賠償劉忠林。 世界日報記者葉玉鏡/攝影
分享

冤獄25年的劉忠林,儘管獲人民幣460萬元國家賠償,但他的煩惱不減反增,他稱「沒法再相信別人」。無罪後,他曾有過一個女友,卻質疑她為「騙錢」而來,不久便分手了;同時,久未聯繫的哥哥開口向他借50萬元,劉斷然拒絕,兄弟決裂。劉忠林買了一間新房,他嘆說:「房子就是棺材,死了就埋在這裡。」

澎湃新聞報導,無罪之後,劉忠林跟隨表姐一家落腳吉林遼源市東豐縣,他的生活並沒能回歸正常,新的苦惱隨之而來。

2018年5月底,劉忠林向吉林高院提交國家賠償申請。此後,進入漫長等待期。

同年10月中旬,劉忠林向吉林高院申請借款50萬買了新房,這筆錢會從國家賠償款中直接扣除。與他相處近半年的女朋友卻因款項使用矛盾與他分了手—女友希望用這筆錢結婚,辦完婚禮再領證,但劉忠林擔心被騙作罷。因女友多次談論國家賠償,讓劉忠林下定決心「寧可不成家,也不能被騙了」。

幾乎以新房為中心,劉忠林的生活單一而封閉:宅在家裡看鬼片,累了就在沙發上睡覺,醒了用電飯煲煮點粥,炒兩個菜,或者吃上一頓的剩飯。他曾在吉林一家超市打工三個月,後因處理國家賠償和買房等事辭職。

深夜裡,新房一盞燈也沒開,黑暗裡的劉忠林感到失落:「要沒(被冤枉)這事兒,我孩子也應該挺大的了,現在,弄得我挺寂寞的。」他半躺在沙發上,兩隻眼睛盯著天花板,「房子就是棺材,我就是等著死,死了就埋在這個房子裡。」

劉忠林透露,他有一個哥哥,是唯一的血親。案發那年,辦案人員問劉忠林請不請律師,劉忠林說「讓我哥請」,後來開庭的時劉忠林聽說,他們找不到哥哥,「這律師就沒人給我請。」開始服刑後,哥哥曾幫他申訴,但過沒多久,哥哥賣掉了劉忠林的房子和田地,去了深圳。

出獄後,兄弟倆電話聯繫的次數僅停留在個位數。劉忠林記得清楚,無罪第二天,哥哥就給他打了個電話,要劉忠林還錢。

在此之後,哥哥回到了東豐,並向劉忠林借50萬元,說要裝潢自己的房子。劉忠林認定,「(哥哥)回來就是為了找我借錢」。

國家賠償還沒到手,劉忠林已經覺得「夠鬧了」,他幾乎對所有人的動機都產生懷疑,「誰也別打這錢的主意」。

劉忠林表示這筆錢(國家賠償)無法彌補他的損失,「我最好的時間都被剝奪了。現在沒有家,沒有後代,仍是一場空。」

獲最高國家賠償劉忠林。 世界日報記者蘇妍鳳/攝影
獲最高國家賠償劉忠林。 世界日報記者蘇妍鳳/攝影
分享
劉忠林買了一間新房,他嘆說:「房子就是棺材,死了就埋在這裡。」 世界日報記者蘇妍...
劉忠林買了一間新房,他嘆說:「房子就是棺材,死了就埋在這裡。」 世界日報記者蘇妍鳳/攝影
分享

棺材婚禮人民幣

熱門文章

川普對香港問題硬不起來 原因找到了

2019-08-17 21:24

香港若遭鎮壓 德媒:台灣親北京候選人將落敗

2019-08-17 19:21

港警快速清場一度舉槍 示威者四散

2019-08-17 20:31

黃之鋒:為何我們如此孤立無援

2019-08-17 20:32

影/反送中戰火延燒澳洲 中港群眾叫陣爆衝突

2019-08-17 17:48

民陣發起「818維園見」 香港今「流水式」集會

2019-08-18 00:03

黃之鋒:我不主張香港獨立 但抗爭會繼續

2019-08-18 12:40

中國數百留學生 澳洲圍「港獨」

2019-08-17 16:39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