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兩岸要聞
大陸傳真
翻牆來尋奇
陸港經貿

川普給金正恩的信錯誤連篇 網友改得滿江紅

網紅大杜鵑 橫跨亞非的奇幻之旅

2018-05-17 13:32世界日報 北京青年報╱張雅報導

近日,一隻名叫Flappy的大杜鵑憑著從亞洲到非洲上萬公里的「追逐夏天」之旅,在社交媒體上獲封「最勇敢的旅行者」,成了「網紅」。

走紅 最勇敢旅行者

連日來,一隻名叫Flappy的大杜鵑成了社交媒體上的「網紅」,而讓這隻鳥「走」上網紅路的,是一名網友在5月14日所發的網帖。帖子稱,北京觀鳥會過去幾年一直跟蹤在非洲和北京之間往返的幾隻大杜鵑,其中一隻名為Flappy的大杜鵑於2016年在北京翠湖濕地公園被裝上追蹤器。

研究者們在追蹤牠飛行軌跡的過程中發現,每年秋天Flappy就會從亞洲的東北部,飛越亞洲大陸和阿拉伯海,最終抵達非洲東南部過冬,到了春天再飛回亞洲東北部繁衍後代。而現在,Flappy已經結束了牠在非洲的越冬生活,正在馬不停蹄地朝著日漸溫暖的北京飛去。

更加令人驚奇的是,這段跨越兩大洲的旅程,Flappy竟然幾乎沒有休息。監測路線顯示,2018年5月7日前,牠還在索馬利亞,5月11日,牠從阿曼出發,一直飛到巴基斯坦,而後又飛到印度東北部。

Flappy的經歷引發眾多網友關注,有網友稱牠是「最勇敢的旅行者」,並對這個項目當初發起的目的產生興趣;也有很多人追問這隻杜鵑如何實現跨海飛行,在海上飛行時累了怎麼解決,路途中是否會遇到寒流。一時間,關於Flappy的各種討論,成為網上的熱門話題。

現狀 監控5隻剩1隻

雖然現在Flappy成為了那隻「最勇敢」的大杜鵑,但實際上早在2016年,她還有四隻一同起程的小夥伴。

2016年5月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英國鳥類學基金會以及中國觀鳥會合作發起了「北京大杜鵑」鳥類環保志願項目,透過給大杜鵑佩戴衛星發射器,來研究中國大杜鵑種群的遷徙情況。

項目的發起者之一、來自英國的Terry Townshend說,2016年5月中下旬,項目開始在漢石橋濕地自然保護區、野鴨湖濕地公園、翠湖濕地公園三地尋找適合安裝追蹤器的大杜鵑。「我們用了一種特質的柔軟的網,然後用一個大功率音箱播放大杜鵑求偶的鳴叫聲,吸引大杜鵑進網。」

最終項目確定了五隻大杜鵑作為追蹤的對象,分別是Flappy、Skybomb、Hope、夢之娟和子規。

「不過,現在還能追蹤到的只有Flappy了。」Terry遺憾地表示,目前他們也並不能確定其他四隻大杜鵑發生了什麼。「有可能是追蹤器脫落了,也有可能是死了,大杜鵑的壽命本身並不長。」

驚奇 飛3日夜不停歇

今年這次跨越大洲的飛行,並不是Flappy的第一次長途遷徙。據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提供的追蹤記錄顯示,2016年5月,Flappy從北京飛到蒙古國繁衍生息,然後一路向南到達非洲東南部國家莫三比克越冬。2017年4月結束過冬的Flappy又從非洲出發,一路向東北進發,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回到了蒙古國北部的泰加森林。

Terry表示,Flappy 2016年至2017年的遷徙總共飛行了2萬6000公里,其中還橫跨了阿拉伯海,創下了6天內飛行超過6500公里的紀錄。

而在2017年至2018年的遷徙中,Flappy選擇了更長的一條海上航線。「大杜鵑在跨海遷徙的時候可以不眠不休地飛行兩三個日夜,在跨海飛行過程中牠們也不會進食。」Terry說。

「今天Flappy已經到達了緬甸!」5月14日下午,Terry又一次查看了Flappy的位置後,興奮地說。而僅僅19個小時之前,Flappy還在印度北部的比哈爾。短短19個小時,Flappy從印度穿越孟加拉國到達緬甸,完成了她帶上追蹤器後的第60次和第61次跨越國境。

「一般來說,Flappy每小時能飛30英里到60英里,最快的時候能到每小時80英里,(飛行速度)主要取決於風速和風向。」Terry說。

「北京大杜鵑」項目的參與者之一、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工作人員史洋表示,Flappy這次可能還是會從雲南入境,然後繼續向北飛到北京。而在Terry看來,Flappy的最終目的地,可能還是去年牠逗留了一個夏天的繁殖地蒙古國。就像成語「鳩占鵲巢」一樣,她可能在當地其他鳥的巢穴裡下幾個蛋,然後再次啟程南下。

揭秘 飛越萬里為了吃

如今Flappy的跨洲遷徙震撼了廣大中國網友,而實際上當研究人員第一次接收到Flappy從非洲傳來的信號時,也「驚掉了下巴」。Terry表示,在「北京大杜鵑」項目之前,還沒有人知道這些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大杜鵑離開北京到底去哪過冬了。

在Terry看來,Flappy是一個傑出的「飛行家」的同時,也不過是一隻普通的大杜鵑。「支撐著牠們飛越幾萬公里的主要原因是食物。」Terry表示,大杜鵑的主要食物是毛毛蟲,這種毛毛蟲生活在溫暖潮濕的地方。夏天的北京能為大杜鵑提供充足的食物來源,但是到了秋冬,大杜鵑就不得不開始一路南下,直到抵達在冬天毛毛蟲也很多的非洲。「在我們人類看來非洲實在是太遠了,但是對大杜鵑來說,那是個完美的覓食之地。」

Flappy令人驚歎的長途飛行在鳥類中也許並不算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Terry表示,大杜鵑在幾個月大的時候就已經可以做這樣的長途飛行了,而且飛行的路線完全來自鳥類的本能。「我們相信一定還有其他的鳥類比Flappy飛得更遠」。

史洋表示,對於大杜鵑遷徙數據的採及,彌補了中國研究的空白。「現在獲取的這一部分基礎數據有利於後續的相關研究」。

而對一直致力於環境保護工作的Terry而言,Flappy的故事讓更多的人看到「勇敢的」大杜鵑是如何跨越半個地球來到我們身邊,也讓更多的人意識到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保護牠們所需要的棲身之所。(中國新聞組整理)

杜鵑北京非洲

熱門文章

台布斷交 陸點名下一個國家:史瓦帝尼

2018-05-27 10:23

「家教甚嚴」拒親密接觸… 同居3年才知男友是女的

2018-05-27 16:19

北京瞭望/蔡政府報復手段 形同自殘

2018-05-26 23:58

王岐山:陸美貿易戰 陸已做最壞準備

2018-05-26 23:45

嚴審陸人來台 江宜樺批:這是恐怖主義的作法

2018-05-27 16:37

重慶現「天價小麵」 一碗台幣6248元訂位還全滿

2018-05-27 17:25

央視自曝鱒魚充鮭魚 大陸網友嘩然

2018-05-27 10:59

習近平固守主場 陸外交分工現雛形

2018-05-27 14:23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