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賞燈會‧鬧元宵
台灣百寶鄉
大台北
桃竹苗
中彰投
雲嘉南
高屏離島
基宜花東

大溪百年首位女木匠師 黃裕凰走出自己的路

2019-02-06 14:52中央社 桃園6日電

桃園市70年次女生黃裕凰,20多年前繼承家業在桃園市經營神桌製作,透過女性細膩特質,在木製神桌上保留榫接技藝,成功打響名號,不但是大溪百年來首位女木匠師,更木製神桌創造一條活路。

桃園市大溪區,是台灣聞名的木藝之都,這個向來被視為是男人工作的傳統工藝,卻出現了百年來,首位女木匠師「黃裕凰」。

7年級的黃裕凰說,自己從小就不愛讀書,國中畢業後,在父親的半強迫下,開始了晚上念夜校,白天在自家店裡與木工廠打雜的生活,但好勝的自己什麼都不懂,也答不出客人問題,才會主動接觸了解,耳濡目染下,也開始撿些師父的工作來做。

黃裕凰表示,一開始,師父們只讓自己掃地打雜,但不服輸的她總覺得「怎麼只有你們男生才可以」,記得一次想要協助打磨重約3、40斤的神桌腳,「妳不行啦,扛不起來的」,師父們貼心的叮嚀提醒,聽在好勝的自己耳裡很不是滋味,她說,那是自己第一次扛起神桌腳獨立作業,也跌破師父的眼鏡。

「其實當學徒時最辛苦了」,黃裕凰回想那時的生活,父親常用手指頭關節敲人頭,完全沒基礎,理解力又較差的自己,常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學習,父親的責罵聲連左鄰右舍都看不下去,「當時總以為爸媽不疼我」,才會讓女兒做這粗重的工作。

黃裕凰表示,傳統的木匠學習沒有正規課程,只能靠「好眼色」偷師,自己摸索,不懂再去問老木匠師們,當時的父親每天都在外奔波招攬生意,但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驗收自己的學習成果,因為「想要成為好的木匠師,只能靠自己多練習」。

「剛做的時候真的很丟臉,根本不敢跟同學承認自己是木匠師」,黃裕凰坦白的說出當時的感受,總佯稱自己只是在家具店幫忙,「那時不唸書的女生,不是走餐飲就是美容美髮業,哪有人像我做男生的工作,很丟臉」,畢竟只是青少年,一點都不心甘情願,這樣的心情直到成為木匠師後才釋懷。

黃裕凰表示,還記得小時候父親遭雇用的木匠師為難,甚至刻意罷工,那時爸爸只能白天忙完外頭業務,晚上回家繼續做神桌,年紀小小的自己總想著,自己能幫爸爸什麼忙。承接家業的決定背後,除了父親的半強迫,其實更多的是身為大女兒的貼心。

「做我們這行的,沒有幾個手腳皮肉是完好的」,黃裕凰展開了滿是傷痕的雙手說,一次在工作時,不慎削下側手掌的一塊肉須植皮,但那時剛懷孕40天,醫師說植皮需全身麻醉,小孩恐怕不保,初為人母的自己說什麼也不願意,因此只在手掌及下半身進行麻醉,醫生在縫皮時自己「清清楚楚」,不放棄木藝也要兼顧家人的個性,在此時表露無遺。

歷經20年的努力,黃裕凰早就獨當一面繼承神桌製作的家業,不承認彼此個性相似的父女,一起工作就註定有吵不完的架。

黃裕凰說,老一輩的人總認為神桌腳要大隻,才會派頭好看,但年輕人追求流暢度及線條細緻,兩人從材質、做工都能吵,但終究是一家人,越吵感情越好。

黃裕凰表示,大溪木藝老店一家家凋零,二代願意接班的不多,全盛時期300多家的木藝店,現在還有親手製作神桌的不到50家,這樣的現況也讓自己覺得肩負傳承使命,在保留上一代的榫接技藝之外,也要結合現代人喜愛的細膩線條,為神桌木藝找活路。

罷工懷孕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