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登革熱疫情發燒
秋行軍蟲害侵台
生活新聞
星座運勢
家庭兩性
動物星球
職場觀測
流行消費
時尚美妝

路透:修訂逃犯條例喪失民心 移民台灣港人大增

【閱讀生活】朴是炫 /親愛的,你的開關還好嗎?

2019-04-20 06:00聯合報 朴是炫

圖/陳佳蕙
圖/陳佳蕙
分享

星期一早上,就在我把孩子送去學校後回來的路上,手機響了,是先生打來的。我突然想起昨晚我們大吵的事。

因為孩子跟爸爸去參加周末小旅行,直到星期天下午我才見到孩子。下午茶是炸醬麵和草莓,吃完後我們還一起玩蛇吞掉惡棍的遊戲。來來回回幾次之後,因為頭痛依舊,最後玩累了的我跟孩子說:「媽媽先去躺一會兒。」

我在睡夢中隱隱約約聽到遠方傳來說話聲,睜開眼睛看到孩子正在跟爸爸視訊,應該是孩子接了先生打過來的電話。

「媽媽在做什麼呢?」我突然被先生點名,原本還有點懶散的身體一下子緊張起來。我的喉嚨好乾,聲音低沉地回答他:「正躺著。」「妳說在做什麼?」「躺在床上。」「吃飯了嗎?」

我看了一下時間,是晚上六點半。「吃了炸醬麵和草莓。」「炸醬麵?」「對呀,孩子說想吃。」

短暫的沉默。我好像知道了沉默的意義。因此,瞬間突然感到煩躁起來。「那只是點心,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吃飯。」先生省略了這句話。

我知道先生應該是生氣了,可是我也很惱火。這時候,先生對孩子說:「小花鹿,你不喜歡媽媽吧?也不喜歡媽媽家吧?要不要回爸爸家?」

先生莫名其妙的話,讓我混亂的腦袋一下子清醒過來,但讓我更無語的是孩子的回答:「好。」

我還來不及反擊,就被臥底的槍射倒了,頓時背叛感湧上心頭。這對父子的對話依然沒有停止,他們繼續打擊我:「對吧,媽媽很討厭吧?回來爸爸這邊吧?」「嗯。」「爸爸現在就過去帶你回來。」

「什麼過來帶?」我尖銳的喊叫聲漸漸切開了沉重的黑暗。「為什麼只有你做的才是對的,我做的難道每次都是錯的嗎?」我突然想起三天前的事情,瞬間火冒三丈。

三天前是星期四。因為先生要帶孩子去周末旅行,回來是星期天,他叫我星期天再過去帶孩子。「你們星期六才出發,我星期五還是可以去帶小孩,等星期六早上再把孩子送回去就好。」聽到我這樣說,先生回答:「去妳那邊再回來的話,孩子會很累。孩子的精神也是需要被照顧的,所以就待在我這裡吧!」

這又是什麼離譜的話?為什麼我們總在相似的問題中繞圈圈。先生太清楚我的「開關」了。

每個人都有一個開關,只要一碰觸到,就會讓對方勃然大怒。這個開關跟管理情感的腦袋相連接,一被打開,理性的大腦就會馬上麻痺。刺激這個開關的話,它馬上就會有所反應。有時候我們會故意去按下對方的開關,有時候是無意的,但卻沒有取消的按鈕。開關被打開後,對方就會爆怒。大致上的機制是「受傷—防備—攻擊」。

一個月前的某個星期五,湊巧在休婚期間碰到了結婚紀念日。「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這句話我猶豫了好幾次,不知道該不該說。而那天先生直到我的車子離開為止,一直站在原地,我想說的話也沒有說出口。那天晚上,我跟先生視訊時說:「今天,是我們結婚紀念日吧?我原本想買智慧型手表給你,但實在太貴了。」先生聽到,「呵」的笑了一聲。聽起來像是無奈嘆息的笑聲中混合著哭聲,不知道為什麼我流下了眼淚。於是,我們很快就結束了通話,結婚紀念日也就這樣過去了。之前有耶誕節、跨年,接著還有新年。

明明有好幾次能約吃飯的理由,但我們最終都沒有那樣做。原因應該是害怕被按下開關,或害怕按下對方的開關吧!

但是昨天晚上還是被按下了開關。

就在我們雙方用惡言中傷彼此時,先生突然掛了電話。我看著邊擦著眼淚鼻水邊哭泣的孩子,自己也邊哭著問他:「你真的討厭媽媽?真的想去爸爸那裡嗎?」孩子喘了口氣,僅僅回答:「嗯。」

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走進了廚房。到底是為什麼呢?我對於自己,一個三十四歲的大人,被四歲兒子背叛的模樣感到混亂,不知道這是不是身為媽媽應該有的情緒。我平靜的日常生活就在三十分鐘前被先生打亂了,內心湧上各種不好的想法,只想乾脆離婚算了。我們決定休婚前,在關係最糟、可能離婚時,有人這樣跟我說:「不要擔心。現在的離婚率是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說之後小花鹿班上有一半的同學爸媽是離婚的。」我當時回他:「不管離婚率是多少,我們對於孩子來說是百分百的。」

哭聲突然不見了。我打開門一看,孩子已經趴在地板上睡著了。我把孩子抱到床上時,孩子突然醒了,我們兩人靜靜地在床上躺了一會兒後,我問孩子:「你真的討厭媽媽嗎?」「不,我喜歡媽媽。」「那你剛剛為什麼那樣說?」「我不喜歡生氣的媽媽。」

我跟孩子說一起外出吹吹風吧!坐上副駕駛座的孩子突然問我:「媽媽,爸爸為什麼那樣?為什麼呢?」我曾在育兒書中看過這樣一句話:「不論是什麼情況,都不要說爸爸的壞話。」雖然不太明白這句話的用意,但這時候我違背了這個原則。

「是呀,爸爸為什麼那樣呢,很怪吧?」說完之後,我的怒氣消失了。

經歷了昨天的事之後,看著手機上顯示先生的來電時,我猶豫了許久,決定不管先生說什麼,都要盡可能保持鎮定。

「……哦。」「嗯……小花鹿去幼稚園了嗎?」「嗯,去了……」「……昨天小花鹿哭很久嗎?」「……當然哭很久……我也一直在哭……」「啊……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知道我不應該那樣說……」

昨晚,我想像了各種情境和對話,原本想跟先生再大吵一架,最後我決定統統放下。

「周末就把孩子放心交給我吧!再怎麼說,我也是孩子的媽媽。」「知道了,真的很抱歉……」

我的開關開始一閃一閃。

「我不是帶小花鹿跟朋友一起去旅行嗎?其他孩子都有媽媽在旁邊照顧,只有小花鹿沒有,我感到很痛心……所以把這些煩躁的情緒發洩在妳身上了……」

一閃一閃的開關燈熄滅了。OFF。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開關。某些話或行為碰觸到這個開關時,就會使一個人勃然大怒。因為這個開關跟管理情感的腦袋相連接,一旦碰觸就會使理性的腦麻痹。

有時候是像我先生那樣故意去按下那個開關,有時候是像我孩子那樣無意中按下,而且還沒有取消的功能。被按下的瞬間,情緒的蓋子被掀開後,就會馬上爆發。這個順序大致上是「受傷—防備—攻擊」,這也是無法控制的。可悲的是最知道這個開關的人,正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摘自采實文化《休婚》

離婚結婚草莓頭痛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