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鬼月時節大小事
生活新聞
星座運勢
家庭兩性
動物星球
職場觀測
流行消費
時尚美妝

今年新生兒恐跌破18萬人 夫妻不想生原因出爐

被柯P說在醫院陪病很大牌 黃國昌致歉:內疚、難過

想辦低調婚禮 婆婆數落:人生中最快樂一天成羞辱

2019-02-20 10:20聯合新聞網 文/寶瓶文化

圖片來源/stocksnap
圖片來源/stocksnap
分享
具有控制型特質的公婆或岳父母,會利用各種方式來測試自己對你的影響力,看看是否能將你的決策塑造成他們想要的模樣,其中最常見的初期測試場合就是你和伴侶的婚禮。

身材高瘦、有著一頭紅髮的莎拉(三十一歲,醫療助理)之所以來找我諮商,用她的話來說,是因為「我受不了了,我要妳告訴我這段婚姻還有沒有救」。

根據莎拉的描述,當時她和擔任會計師的先生戴文意識到他們的婚禮計畫跟戴文媽媽克萊兒想的不一樣,自此之後,她和克萊兒就陷入一種權力鬥爭的關係:

「我和戴文的工作時間都很長。當時他父母正在處理離婚的事,兩人關係很僵,彼此看不順眼,至於我爸媽則住在歐洲。因為戴文跟我想要一個簡單、低調又安靜的私人婚禮,所以在討論到要邀請哪些賓客的時候,我們立刻決定只要請家人和幾個親近的朋友就好,但克萊兒卻把我們的決定當成是對她個人的侮辱。她住在科羅拉多州,跟我們是遠距離,所以就用電話瘋狂轟炸我和戴文。

事實上,她對戴文比對我嚴苛多了,而戴文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付她,這點真的讓我覺得很灰心。克萊兒會對他說些像是『你怎麼能把本來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天變成一種羞辱?簡直是賞我一巴掌嘛!我要怎麼跟其他親戚說啊?你覺得我們很丟臉嗎?你這樣根本是想毀掉這一切,讓大家都不開心』,然後開始數落他,說他還是跟以前一樣一直把事情搞砸,他一定會後悔一輩子。

對了,她甚至還過分到請牧師打來,要牧師轉告戴文,他讓媽媽好傷心,孩子有個『真正』的婚禮對她來說有多重要。喔,當然啦,牧師還不忘提醒我們克萊兒很大方,願意負擔一切費用。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根本是在搞破壞啊?」

克萊兒是很典型的控制狂,她只關心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替其他人著想。看到準婆婆居然願意耗費這麼多心力來達成目的,莎拉覺得既困惑又苦惱,這種反應完全可以理解。另外,這些早期衝突與分歧也在莎拉心底埋下了擔憂的種子;她發現克萊兒的攻擊對戴文造成很大的影響,因此越來越擔心她的枕邊人究竟有沒有辦法好好保護她。

「這對戴文來說真的很難熬。他非常焦慮,我看得出來他開始懷疑自己了。他會說些像是『妳確定沒辦大型派對我們真的不會後悔?』之類的話,好像完全忘記他之前說過自己不想要奢華盛大的場面。我知道克萊兒那時正處於人生低潮,而我則在她最依賴戴文的時候出現在他們的生活裡。戴文和我非常親密,看到他承受了那麼多負能量和情緒垃圾,我真的很難過。只要電話一響,他就會馬上跳起來,人也變得畏畏縮縮,因為他知道自己又要面對母親的怒火……我猜他應該還是很怕媽媽生氣吧。

這種緊張和壓力對我們的關係造成很大的影響,甚至有好幾次戴文都結結巴巴地說,乾脆就給他媽媽『她想要的那種婚禮』。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守住立場,提醒他,克萊兒已經有過屬於她自己的婚禮了,現在這個是我們的婚禮。可是戴文就是沒辦法告訴她『我們一定要這麼做,這是為了我和莎拉兩個人』。」

當時克萊兒正經歷難熬的失婚期,心裡難免會有驚慌與失衡的感受。如果能讓戴文再次妥協,同意辦場盛大的婚禮,她就能暫時延緩生活中的改變,逃避兒子對母親需求減少的事實,同時覺得自己依然是孩子生活中的一分子。克萊兒確實有權對戴文和莎拉的婚禮計畫感到失望,並直接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是她無權發動沒完沒了的遊說和言語攻擊,試圖削弱他們的意志,強占屬於他們的婚禮。

至於莎拉,她認為戴文應該要有能力在他媽媽面前堅守自己的立場。問題在於克萊兒和戴文之間,早就形成了一種完美的「控制者與降服者」關係。克萊兒相信戴文會像從前一樣讓步,同時盡量逃避,不會直接面對她的攻擊;莎拉認為戴文可以切斷過去長時間的訓練與親子模式,輕易向媽媽宣戰。然而殘酷真相是,莎拉對戴文的期待完全不切實際。

最後,戴文和莎拉按照原定計畫辦了一場他們想要的婚禮,但是戴文非常自責,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懊悔不已。別忘了:如果你的公婆或岳父母屬於控制型姻親,你的伴侶就必須付出極大的情緒代價來實現對你的忠誠。

(作者/ 蘇珊・佛沃、唐娜・費瑟 譯者/郭庭瑄 本文出自寶瓶文化《有毒姻親》,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