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北院整建不閉館
空汙攻陷西半部
生活新聞
星座運勢
家庭兩性
動物星球
職場觀測
流行消費
時尚美妝

生活趣聞/媳婦的殺雞初體驗

2018-09-05 06:00聯合報 林靜瑜

圖/黃鼻子
圖/黃鼻子
分享

婚後一年多,擔任副手見習了幾回殺雞過程後,婆婆催我自己試試,從捉雞到宰殺。

急於表現的我,不假思索地點點頭,誇下海口:「沒問題啦!攏看幾擺啊,應該出師了!」她看我一派輕鬆,頗不放心,半信半疑地問:「咁有影?若無法度也無要緊,我來刣就好。」

放養的雞群聚集後院低頭啄食飼料時,婆婆指了指那隻褐毛母雞說:「就這隻好了。」可憐的母雞不知命在旦夕,兀自與一旁的公雞搶食。

等到夜幕低垂,先生和我躡手躡腳跨進雞舍,抬頭找到目標所在,我立即「啪」地一聲打開手電筒,趁著雞腦一片空白時,外子迅速用雙手牢牢抓住牠,關進準備好的雞籠等候天亮「行刑」。

在腦海裡演練幾遍以往看過的殺雞流程,自認早已駕輕就熟。鍋裡燒好水,把雞腳用塑膠繩捆在一起,任憑雞爪和雞喙不停在我手背畫上紅痕數道,也不曾皺一下眉頭。

巷道水溝邊,放好預備盛接血水的碗公,雙腳分別踩住雞腳和翅膀,拔掉接近雞頭處的頸毛,念著:「做雞做鳥無了時,趕緊出世去做好額人的囝兒。」

在心裡狂念「阿彌陀佛」的瞬間,拿菜刀往雞脖子一抹,頓時血流如注,胡亂以刀面蓋住噴濺的雞血,將之引入碗公,匆忙將雞丟進鉛桶後,再走到廚房取出熱水,準備澆燙雞身後拔毛。

出門一看卻大驚失色,才一眨眼工夫,原已「從容就義」的母雞,竟消失得無影無蹤!一想到自己入門以來,第一次獨當一面的殺雞表演,居然如此狼狽地搞丟了雞,頓時哭笑不得。

「煮熟的鴨子,飛了,那殺好的雞呢?」「不見了!」這樁鄰里笑談,說的就是我的切身之痛,有人一口咬定是我沒把雞殺死,才讓牠趁隙逃脫。也有人認為是被虎視眈眈的野狗叼走,不能怪罪於我。

到底真相如何早已無從得知,不過我倒有深切體悟,放下屠刀(不忘給自己台階下),牛皮吹破,爾後殺雞宰鴨再無我的一席之地。

婆婆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