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國民黨文宣介紹不分區 謝龍介竟僅只有一句

噴槍女童疑案!慢速播放關鍵畫面 法官勘驗驚「天啊」

悅讀書房/台灣海洋垃圾濃湯知多少?吳明益告訴你

2019-09-21 12:10聯合報 記者何定照╱即時報導

聯合晚報每月一次的閱讀專版「悅讀書房」今天見刊,本期「每月精選」推薦吳明益、張卉君、陳冠榮等人所撰《黑潮島航》 (網路與書出版)。

這本記錄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繼15年前「福爾摩沙遶島」對台灣海域的再次總體檢報告,陣容因有以自然書寫著稱的作家吳明益,顯得文學性十足,也更深刻動人。不但是台灣難得結合環境保護與文學的成果,也是文學家少見同時以行動與書寫落實社會關懷的展現。

全書以獨特的航行日誌形式,記錄團隊以16天環繞台灣海域的所見所思。在對生態、文化、台灣的省思外,最驚心動魄的,是書末對台灣沿海海水表層塑膠微粒的採樣瓶圖集。一瓶瓶富含微粒的海水,暴露人們遠眺讚嘆卻不知內裡的海洋災難。

以下摘自吳明益所撰「我們遇到的一段垃圾濃湯」等篇章:

13點42分,接近後勁溪出海口前,我們發現海上的漂流物變多了。幾隻鳳頭燕鷗站在漂浮的保麗龍上(正是蚵架的保麗龍),偶爾低飛到海上垃圾的聚集處尋找食物。由於可見的垃圾漂流物實在太多,檢測人員決定在這裡採樣。塑膠袋、手套、泡麵、繩索、寶特瓶、保利達B空瓶不斷在我們面前漂流而過,形成一條細細的海中垃圾流。

我在寫作《複眼人》的時候,正是海上垃圾的議題開始發酵的初期,在缺乏深入研究的狀況,有些科學家推測海上會有垃圾形成的漂流島嶼,這也成為我小說的構想來源。不過經過這些年,科學家知道這些垃圾渦流更像是一鍋「濃湯」,裡面漂浮著無數被海浪擊碎、陽光照射後劣化,產生質變的塑膠微粒。這些微粒進了海洋生物的肚子裡,如何理解它們造成的影響,是這一代科學家的重要課題。

而我們看到的正是因為沿岸流或其他因素形成的聚集現象,在這一次Manta trawl(編註:像蝠魟的拖網)的施放後,撈起了一整袋的實體垃圾,和極為濃稠的微粒。

矛盾的是,我們目睹這局部的海上垃圾之流竟有那麼一絲絲的興奮之感。我為那興奮之感覺得愧疚,隨著船身的搖晃前行,我不斷在心底質問著自己,直到終於找到回應自己的方式才感到釋然。

這或許就像醫療人員終於目睹病灶線索的興奮吧?那興奮並非是「病灶確實存在」的幸災樂禍,而是一種短暫自我對話的激情而已。因為終會有下一波的問題海嘯淹沒你。(該怎麼做?能做什麼?往哪裡去?)

就像每回我完成一篇小說,總會有短暫的興奮,而後終究又會出現一種深沉的茫然。因為你知道路還很長,拿著一把鏟子是到不了地心的。

但你又會想起像瑪樂那般樂觀主義式的自我鼓舞,我們得相信大海(她是一頭多麼美麗的性感猛獸),我們得相信北大武。我們得相信自己明天還有做同樣事的能力與氣力。

(略)

海洋酸化的主要原因就是過度排放的二氧化碳以及人類釋放到海洋中的汙染物,汙染不僅造成我們吃下身體累積各種毒素的魚,更應該注意的是「海洋的饑荒」。

「黑潮」的團隊當然知道,數十個測點的抽樣,汙染區樣本的採集,並不足以給出足夠解讀的數據。但像今天在南星填海造陸計畫外海,與高屏溪出海口之間採集到的,那小小的一罐樣本,卻象徵著難以言喻的不祥氣息,那或許是島民自己釋放出去的anito(達悟語惡靈之意)。或許是心理作用,之後「小多」雖然繼續朝向曾文溪航行著,我卻有短暫的時間感受不到風。

我想起英國詩人柯立芝的詩作〈老水手之歌〉,詩中的老水手殺死了一隻眼中藏著精靈,背上帶著冷風的美麗白鳥,他後悔地吟唱道:

我做了件可憎之事,

會給人帶來災難

證據確鑿,是我殺死了那隻

吹動微風的鳥。

啊,可恥的人。他們說,竟然殺死了

那隻吹動微風的鳥

黑潮島航。圖/網路與書提供
黑潮島航。圖/網路與書提供
分享

吳明益微風塑膠微粒

相關新聞

【自說自畫】HOM/十年里程數

2019-09-21 06:00

【春青名人堂】小美/追貓記事

2019-09-21 06:00

中玄/樹下聽鳥聲

2019-09-21 06:00

【話題徵文:攝影時代】新真/照我本相

2019-09-21 06:00

【閱讀生活】陳志恆/別再對孩子說:「沒那麼嚴重啦!」

2019-09-21 06:00

【閱讀‧小說】黃春明/老不修!——序《跟著寶貝兒走》(聯合文學出版)

2019-09-21 00:16

【聯副文訊】華山紅館書院 羅智成系列演講

2019-09-21 00:15

【書評‧心理】彭樹君/人生實踐之道

2019-09-21 00:12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