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心結?競總成立蘇貞昌、賴清德幫站台 陳時中冷熱反應明顯

聊齋誌異:追求終極之美

©圖蟲創意
©圖蟲創意

【撰文/郝譽翔/ 旅讀、Doris/ 旅讀、黃彥綾/ 旅讀、黃莠苓/ 旅讀、部分文字摘錄自網路與書──郝譽翔《經典3.0夢幻之美──聊齋之美》】

我們讀聊齋,不只是在讀它那充滿了想像力的精采故事,更是在讀中國文化中美的精髓,並且要以此無限之美,點染我們自己有限的生命。──郝譽翔《經典3.0夢幻之美──聊齋之美》

藉奇詭,叩問蒼穹

中國文人自古以來就多有寫作筆記叢談的傳統,但是大多數都把它當成是閒暇之餘的消遣,以為新奇有趣,譬如同樣也是清朝的著名文人紀曉嵐,就有《閱微草堂筆記》一書,而大文豪袁枚也寫過《子不語》,記錄了許多奇聞軼事,以供眾人欣賞和流傳。

乍看之下,上述這些作品似乎和《聊齋》相當近似,故事來源不是作者從親友之間聽說而來,就是轉寫自中國傳統的志怪小說,然而《聊齋》又何以能夠從諸多的作品之中脫穎而出,成為經典代代流傳呢?就在蒲松齡寫作的態度大不相同,《聊齋》對他而言絕非消遣之作,而是富有深刻的寓意,更是一個亂世文人寄託懷抱的「孤憤之書」,而它的精神源頭,更可以往上追溯到屈原的〈離騷〉、〈九歌〉和〈天問〉。

屈原遭到楚懷王放逐,浪游在汨羅江畔,鬱鬱不得志,於是才有了〈離騷〉諸作,他下至黃泉,遨翔八荒九陔,叩問天神,探訪幽冥,卻四處尋覓知音卻不可得,至於〈九歌〉和〈天問〉,不也同樣都是詩人在朝向另外一個非現實世界的質疑和叩問?屈原以此來打破時空的限制,以無限,來求得自己有限之身的解脫。故蒲松齡談鬼搜神,也不只是設意好奇而已,更是一種精神上孤獨的終極美學,才有了集大成的《聊齋誌異》,也才能夠超越中國志怪小說中樸素的原始思維,而達到了人文的高度──自我的解放,甚至是被污濁人世所遮蔽了的「美」。

孤獨的終極美學

蒲松齡以《聊齋》為苦悶的現實人生,打開了一個充滿了超現實華麗想像的美的世界,也轉化了現實中必然存在的醜陋與惡,而這也是《聊齋》中的女鬼或狐狸,往往比人還要良善美麗的緣故了。所以蒲松齡喜歡寫美女或是麗人,還常以她們的名字作為篇名,譬如〈嬌娜〉、〈小謝〉、〈嬰寧〉、〈珊瑚〉、〈翩翩〉、〈菱角〉等都是,彷彿人影綽約,暗香浮動於紙端。

《聊齋》不僅人物美,動物美,景致美,就連語言也是精緻無比。蒲松齡刻意使用駢文寫作,譬如〈嬰寧〉一篇,寫王子服因為思念嬰寧,決定自己前往山中探訪佳人,一路走來只見:

亂山合沓,空翠爽肌,寂無人行,止有鳥道,遙望谷底,叢花亂樹中,隱隱有小里落,下山入村,見舍宇無多,皆茅屋,而意甚修雅,北向一家,門前皆柳絲,牆內桃杏尤繁,間以修竹,野鳥格磔其中。

寫山景以「亂山合沓」,寫空氣以「翠爽肌」,文字如此簡潔,嬰寧的住處又是如此「修雅」,儼然形成一個絕美的詩的世界。所以若用恐怖鬼話的角度去讀《聊齋》,必定會大失所望的,但若說蒲松齡把鬼狐寫得像人一樣親切,那倒也未必,這些鬼狐所散發出來的絕美,又哪裡是庸俗的人類可以相比的呢?

所以《聊齋》帶給當代讀者最大的啟示,無非書中所呈現出來美學世界,正是延續了晚明從《牡丹亭》、《桃花扇》乃至於《陶庵夢憶》等傑作,而集中國文化燦爛顛峰之大成。這些作品無一不是由「美」入「情」,然後由「情」見到了人心的可貴,卻也同時見證了人類的渺小、無奈、悲哀和執念。

(跟著《聊齋去旅行》/《旅讀》第 126期)
(跟著《聊齋去旅行》/《旅讀》第 126期)

【完整內容請見《or旅讀》2021.No.126;訂閱or旅讀電子版

延伸閱讀

影/碩專班畢業寫論文? 世新校長點「抄襲」根本困境

陳明通證實:先修正林智堅論文 後交余正煌參考

林智堅稱台大Email遭刪 校友沈政男打臉:歹勢我的還在

林智堅信箱內容被刪除遭質疑 台大:信件自負保管責任

相關新聞

在世界,尋找麥哲倫

「除非你有勇氣抵達看不到岸的彼端,否則你永遠無法跨越大洋。」──哥倫布一五二二年九月六日,麥哲倫船隊在繞行地球一周後返回西班牙,完成人類歷史上首次的環球航行。適逢壯舉五百週年,且隨麥哲倫展開一場波瀾壯闊的旅程。

一片葉子串起寧波與京都

早在唐代,寧波港便是對日重要通商口岸,聚集日本僧人、生意人和文化業者等,由此輸出了香料、器物以及唐朝詩文⋯⋯有意思的是,日語當中的銀杏發音本於漢語「鴨腳」一詞,恰與宋詩一樣,皆源於古代吳地方言。

搭火車,橫穿西伯利亞

世界最長的西伯利亞鐵路,以其九千多公里,長達七天、跨越八個時區的漫漫長途,提供了一種抽離現實的視野。在旅程中,時間彷彿已經是種裝飾,空間也成了一種背景。時間與空間的蒼涼呈現,反映出自身存在的渺小。旅程之後,我終於讀懂了杜斯妥也夫斯基⋯⋯

我家巷口最好吃:從西式到本土

據經濟部統計,臺灣連鎖早餐店家數量超過一萬間,品牌也有數十種以上,平均下來各鄉鎮有近三百間早餐店,幾乎能與連鎖超商平起平坐,儼然成為臺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慕舍酒店:奢華早晨之必要

主菜還沒上桌,兩人座的餐桌已經快被食物餐盤佔滿,麵包籃、果醬架、火腿起司碟、優格水果盅、現榨果汁、氣泡酒⋯⋯為了騰出空間,我意圖把盛著蛋器的餐盤撤走,經理連忙制止。因為渥達尼斯磨坊對這張餐桌上的一切都有堅持,無論食物或食器,桌上連束花都沒擺,就是要讓來人全神享用眼前的食物。

哥吃的不是早餐,是臺派浪漫

一頓早餐,可以是實質上的尋求溫飽,也可以是性靈上的展示生活態度。各種本土的、異國的、量產的、媽媽手做的⋯⋯早餐在這片土地上以豐富多樣的形式存在著,有故事,也有溫度,是臺灣最可愛的飲食現象之一。它是我們的日常,卻很值得驕傲。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